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7/6 8:28:03
选择字号:
打造科研重器 助力“率先”攻关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南方考察大科学装置

 

■本报记者 倪思洁

6月26日,贵阳的天空不时飘下些小雨。早晨7点半,一辆从贵阳市出发的汽车,行走在被青山绿水包裹着的山路上,颠簸地驶向一个名叫“大窝凼”的山沟。

“大窝凼”原本是个不知名的喀斯特洼地,如今,它被誉为“世界的天眼”,因为世界最大的射电天文望远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落户于此。

3个半小时后,汽车到达目的地。中科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从车上走下来,兴致勃勃地冒雨登上FAST反射面圈梁。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到这个山窝。

考察完FAST后的第三天,白春礼又来到了散裂中子源(CSNS)的工程建设现场。与FAST类似,坐落于广东省东莞市的另一项大科学装置——散裂中子源工程也位于远离市区的地方。

“大科学装置是开拓前沿创新的重要武器,也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体现。大科学装置的建设,需要集成科技创新、工程管理创新和体制文化创新等多种要素。”白春礼曾如是阐释大科学装置的重要性。

工程与科学目标需协调

从2011年3月25日开工至今,FAST的建设经过了近1600个日夜。按计划,明年9月25日将是FAST大功告成之日。

“FAST是一个具有我们自己知识产权的大科学工程,工程建设过程中,从材料、设计到环境都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也没有很多经验可循,这个工程走到今天,一方面体现了‘追赶、领先、跨越’的FAST精神;另一方面,锻炼了一支包括工程管理和工程技术在内的队伍。”在与FAST的科研人员交流时,白春礼说。

工程系统的建设和科学目标的实现之间往往是存在矛盾的。

“现实问题”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工程经费。“目前,CSNS的工程经费预算仍有较大缺口,亟待解决。”中科院院士、CSNS工程指挥部总指挥陈和生说,由于经费受限,目前可建设20条谱仪的一期工程靶站里仅建设了3条谱仪。

“如果你想要一个天文望远镜,你在没项目的时候是最‘快乐’的,因为你怎么‘想’都可以,但是一旦开始建造这个天文望远镜,一些现实的因素就可能迫使你减去一部分科学目标。”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射电部首席科学家李菂感慨,即使克服了大量的困难,还是有很多指标不一定能完全满足科学家的需要。

李菂认为,在大科学装置的建设过程中,工程系统和科学目标的协调促进和妥协尤显重要。

前期科研打下先期基础

对于盛产诺贝尔奖级成果的大科学装置来说,早一天竣工并投入科研,就意味着有可能早一步发现世界级重大科研成果。

但罗马终究不是一天建成的。正因如此,科研工作者们提早摆好“预备”的姿势,为发令枪声响起后的极速冲刺作好前期科学准备。

李菂介绍,FAST项目已经启动了三项早期科学项目,包括中性氢吸收线研究,近邻星系脉冲星搜索,羟基超脉泽搜索、分子全带宽谱线搜索。

不仅如此,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副台长郑晓年介绍,为使FAST在调试及运行初期能尽早产生科研成果,他们还依托着“973”项目的支持,鼓励项目组成员通过公开竞争申请使用国际一流射电望远镜。这些做法都保证了项目组研究课题的先进性,为项目培养了射电观测人才,同时也锻炼了研究队伍,促进这一大科学装置能更早地开展科学研究。

“FAST用自己的优势、特点做早期科学部署,探索国外设备不能达到的盲区,这个经验非常值得推广。”白春礼说。

在为工程建设和未来发展打基础方面,CSNS项目也没闲着。陈和生介绍,CSNS项目在建设过程中与英国散裂中子源、日本散裂中子源等国际大科学装置,中国工程物理研究所、香港城市大学、中山大学等广东省内外科研机构,中科院云计算中心、东莞理工大学等东莞市内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

维系科研创新的主力军

缺乏充分的人才和思想准备,就意味着有可能错失世界重大发现。

目前,无论是FAST还是CSNS,都面临着怎样组建稳定、优异人才团队的问题。

“FAST项目面临着评价机制和项目科学目标冲突的问题,如何稳定现有的小规模创新队伍,是我们目前比较担心的。”李菂说。

这样的问题,CSNS也同样需要面对。为了完成CSNS工程建设,高能所成立了东莞分部,现在现场参加工程安装调试的科研人员接近400人,其中100多人是高能所和物理所的科研骨干,他们需要远离北京,克服家庭子女带来的困难,常年在工程现场工作。

“我们要鼓励科研人员能够稳定地努力工作。”针对科研评价的问题,白春礼在听了FAST科研人员的“吐槽”后表示,大科学工程人员的评价要以提供服务质量、用户使用情况、设备完好性、重大产出成果为主,不以论文发表为唯一标准,尤其是对参与大科学中心建设的科研人员不能按照搞基础研究的标准来评价。

而关于人才激励机制,“目前科学院的‘新百人计划’已经开始实施,‘率先行动’计划也正在着力开展四类机构分类改革试点,对大科学中心的人员费用和科研评价都有所考虑。”白春礼说。

《中国科学报》 (2015-07-06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7/6 10:02:31 xiaolaojiao
敢问作者标题能读得通么?
狗屁作者。。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据赋能农业智慧大脑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