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丁仲礼 来源: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2015/3/31 10:30:14
选择字号:
丁仲礼:“拯救地球”口号下的国际大博弈

 

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G8国家提出一个“雄心勃勃”的全球二氧化碳减排方案,旨在以此为基础,达成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但冗长的谈判并没带来多少成果,国际媒体大多用“失败”来总结该次“超级盛会”。自此以后,全球气候变化大会年年召开,每次谈判到最后一天,必定要延时“夜战”,而离达成最终协议似乎迄今还有些遥远。

由此不难推测,在“拯救地球”这样悲壮的口号之下,碳减排谈判其实充满着激烈的利益博弈。

首先应该指出,二氧化碳减排本身的逻辑基础是清晰的。工业革命以来,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了约0.8℃,它同人类利用化石燃料所释放的二氧化碳有主要关系。这个结论得到广泛认可,也成为碳减排的逻辑起点。

但需要减排是一回事,谁负责减排又是另一回事。我们看到的博弈实际上主要围绕“谁减排”展开。

这里需要简单地回顾一下历史。对全球增温的认识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因为增温有可能导致海面上升等负面影响,欧洲的几个大国就开始大力倡导碳减排,并推动了1997“京都议定书”的签署。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之所以愿意签署“京都议定书”,是因为它坚守了一条重要原则,即“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这条原则至少在当时可以理解为发达国家负责减排,发展中国家在发展阶段可不承担减排义务,并且发达国家将在技术、资金等方面支持发展中国家降低碳排放强度。

“京都议定书”签署后的十几年,发达国家尽管做了不少努力,但碳减排效果并不明显,因此他们开始主张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印这样的“排放大国”,也应纳入减排国行列。这个主张实际上是要弱化甚至放弃“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通过有约束力的国际协议,规定一国的减排目标和任务,说到底是对未来几十年碳排放空间的分配。争取更多排放空间必定成为各国的坚定目标,因为它牵涉到经济社会发展的几个重要方面。

首先牵涉到能源安全问题。美国克林顿政府是在京都议定书上签过字的,后来布什政府退出了,理由就是时任总统小布什的这句话:这将危及美国的能源安全。公允地讲,他说的没有错。在一个国家能源消费还随着经济增长而增长,主力非碳能源如核能、水力能不被公众广泛接受,其他非碳能源如风能、太阳能技术尚不成熟的现实限制下,要减少化石能源消费难度极大。近几年,人均碳排放程度已经很高的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均表现出从过去减排承诺上后退,其根本原因是能源消费转型的巨大困难。这几个发达国家尚且如此,其他发展中国家自不待论。

其次牵涉到未来发展空间问题。根据发达国家以往历史,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由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化、工业化、人均消费能力提升等因素驱动,碳排放量与GDP几乎等比例增长;在工业化和城市化完成后约20年内,碳排放依然会缓慢增长。一些发达国家从上世纪末期开始的碳排放负增长,固然同可再生能源利用和节能技术应用有关,但不可否认同其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实体经济外移、人口不再增长等有更为密切的关系。由此可见,处在工业化早中期进程的国家,如果承诺二氧化碳绝对量的减排,基本堵塞了自己未来快速发展、自主发展的可能性。

还有牵涉到历史责任问题。据统计,目前真正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只占全球总人口的1/5弱,其他经济体多处于农业社会和工业化早中期社会。毫无疑问,全球增温主要是由这些发达经济体造成,它们应该主动承担更大的历史责任。由此,发展中经济体就很自然地坚持发达经济体必须率先大幅度减排,并在资金、技术等方面援助发展中经济体。这些要求尽管理由充足,但发达经济体不愿接受。

从中可以看出,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作为两大阵营,它们之间的博弈核心其实就是要不要继续坚持京都议定书确定的“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当然,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内部,由于各国经济社会状况的不尽相同,对气候变化影响的认识和担忧各不相同,各自诉求也有不同,在国际谈判中的立场也自然不尽一致。所以,不能将“约束性”协议尚未签署仅仅归因为存在着两大阵营的博弈。

这些年来,新能源技术尽管在不断进步,但据乐观估计,新能源从主体上取代化石能源,至少还需半个世纪以上。在这之前,气候变暖问题还会或多或少困扰人类社会,围绕如何通过二氧化碳减排的不同主张还会不断在国际政治、经济、外交,甚至文化平台上碰撞、交锋。但随着这些碰撞,各方一定会日趋理性,一定会从多方博弈转变成全球合作。这样的合作将促使各种新能源技术和节能技术得到更广泛应用,市场竞争力更强大,最终真正做到零排放。因此,全球性合作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必然指归。

▲(作者是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3/31 15:15:51 Talky
看看美国:
京都协议是1997年生效的,他们坚持不理睬,已经18年了!“共同和有区别的责任”不适用于美国,那个头号碳排放分子?
值得注意的是:IPCC新报告AR5中,特别是第三部分WGIII,说CO2有累积效应,从1750年以来,全部累积的一半是1970年以后的。因此有关讨论的曲线图,便都画成1970年开始至今了。这背后是什么?肆意淡化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历史责任;突出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能源消耗大增的影响。
还有:IPCC报告中大力推广可再生能源没错,还把太阳能利用说成万能。但是美国实际上在做什么?凭着页岩气的开采和发展(本无可非议),国际油价大降,。。。冲击的正是可再生能源!
2015/3/31 15:15:26 Talky
为减缓气候变化减排温室气体,二氧化碳,中国当然应当采取行动。
但觉得我们的谈判专家们必须注意国家利益。这种国家利益在国际谈判中没有一个国家会避免,特别是“美帝”!
2014年利马会议美国第一次承诺减排,看来2015年巴黎会议有继续京都协议的希望了,这是件大好事。热烈欢迎!
对此,中国也做出了相应表示:也将承诺碳减排的绝对数字:2020年(十三五)将有一个碳排放封顶,2015年减排3.1%。
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姿态相当高了!
2015/3/31 14:55:04 Talky
Now the tragedy is that "national emotion" has also been included in IPCC AR5 report.
The Tokyo Protocol was signed on 1997, 18 years ago right? What have been done by US since? Does "common and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 apply to US? For what reasons should US wait until China becomes the No. 1 emitter? For what reason should the emission curves, in IPCC AR5 WGIII report, be plotted since 1970?
2015/3/31 13:26:25 fengzd
I personally oppose governmental officials to use"national emotion" in their effort of winning the debates.
2015/3/31 13:25:27 fengzd
I personally oppose governmental officials to use"national emooition" in their effort of winning the debates.
目前已有7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