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行勇 杨远远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5/3/13 16:16:29
选择字号:
追记朴铁峰研究员:青春生命浇灌黄土高原之绿

 

2015年二月六日,农历甲午蛇年的腊月十八,陕北南泥湾镇的人们忙于置办各种年货,年节的热乎气氛似乎将黄土高原沟峁凹墚上的霜雪熔化殆尽。

很多外乡人正踏行在回家的路上……

但是,一位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还有20天就迎来人生34岁生日的森林生态学博士,连同他的人生梦想永远停留在这长满杨树、辽东栎、侧柏、洋槐、沙棘、小檗等乔木、灌木的陕北黄土高原。

朴铁峰,朝鲜族,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保所助理研究员,在只身赴陕北南泥湾地区进行森林植被恢复研究项目的野外土样采集中,不幸意外遇难。

“他热爱森林生态专业,梦想为黄土高原之绿做出贡献”

“可惜!太可惜了!即将做出显著成果的年龄,踏实、厚道、执着又少言的性格是一个做科研的青年才俊。”水保所森林生态系统研究团队负责人、研究员、博士导师杜盛悲伤的讲。虽然朴铁峰离开团队已一个月,但是杜盛他们还是不愿相信这事真的发生了。

朴铁峰,1981年2月生人,2001年8月考入东北林业大学森林保护专业,200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6年3月考入韩国江原大学,硕博连读森林管理专业,2012年12月完成韩国林业科学院博士后研究工作。

朴铁峰本来可以获得较高的生活待遇且在大城市的一所高校工作,但是他认定自己所学专业及之长更适合水保所杜盛研究团队开展的黄土高原森林植被恢复研究方向,期望用所学专业知识与研究方法对黄土高原半干旱区域天然林和人工林的生态系统特别是退耕还林(草)10年多以来的森林生态系统进行深入研究,为恢复这一地区自然生态提供理论支撑以贡献自己的成果。

李国庆是朴铁峰的生前同事,他说,在共事的两年里,朴铁峰做研究工作是勤于思考项目理论上难点问题,做试验是一丝不苟。

“如在森林野外样地调查,需要拉直线测量,遇到沟或壑地段的灌木丛,有些地点是没人走过的,怎么办?铁峰绝对严格按照试验设计要求,一定是要拉直线取样,自己不顾危险地完成好”。“铁峰出事的前三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现在却永远见不到他了。同为‘80后’,他给我们树立了敬业爱岗的榜样。”李国庆眼中泛着泪花,沉痛地告诉记者。

黄土高原森林研究的野外工作条件艰苦,碰到脏活累活,朴铁峰从不推诿,以身作则。课题组的不少同事至今对朴铁峰的一言一行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水保所所长刘国彬研究员告诉记者,朴铁峰来到水保所短短两年中,积极参加课题组各项工作。他工作热情高,注重科研实践,在SCI刊物发表高质量研究论文两篇,特别是独立主持中科院“西部之光”人才支持等项目后,渴望尽快做出些有显示度的科研成绩。

“他是一个工作狂人,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做森林生态研究项目就是无法按节假日、一天工作八小时的概念来生活、工作,因要观察掌握森林植被每天的自然生长与水分、日照、温度等的关系变化。因此朴铁峰加入杜盛团队后也变成一个不分节假日、上下班时间的工作狂。加之他获得’西部之光’项目支持后,奠定起承担更高水平项目的基础,又是一个人生事业目标要求较高的归国博士,想急切做出成绩!于是,在大学放假期间,自己只身一人跑到研究团队曾经进行过野外考察的森林里选点、取样。

他遇难的地点是山林深处,远离山林外公路约一小时多的徒步距离。

“朴铁峰在日常生活中是个特别热心肠的人,生活节俭,与人为善,办事待人值得信赖,和他在一起感觉有再大的困难都不怕。”朴铁峰的大学同窗,现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学生处工作的毛连泽说。

“因为我和朴铁峰是大学同学,所以工作后,我们经常见面交流。铁峰把我当作家人一样关心,我关心他一分,他关心我十分。本来这个寒假,我们约好一起去旅行,可是……”毛连泽说起这些,眼角湿润。

一位年轻的科研工作者走了,但留下为黄土高原森林生态恢复而敬业奋斗的科学精神,将与广袤的黄土高原大地同在。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