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平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4-8-26 12:54:43
选择字号:
打击ISIS 美国会不会与叙利亚合作

 

在犹豫了3年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现在处于这样一种境地:他可能需要被迫作出进军叙利亚的决策。“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美国可以考虑掉转枪口,与叙利亚政府合作,共同打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亦称ISIS)。这是美国媒体所作的分析。但是,作出这样的决策仍面临诸多困难,而且即便美国愿意这样,在叙利亚开展军事行动比在伊拉克也要艰难得多。

不进入叙利亚就难以消灭ISIS

上周ISIS公布斩首美国记者的视频,点燃了美国对肆虐在伊拉克北部广大地区的这一恐怖组织的愤怒之情。当前,美国已将该组织视为对国家安全的严重威胁,发誓要消灭之,并将杀害美国公民的凶手捉拿归案。

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8月21日表示,ISIS不仅是一个恐怖组织,它还结合了意识形态,且拥有老练的军事战略和战术能力。ISIS的威胁超出了美国此前面对的任何组织,美国必须冷静地面对这一威胁,并做好一切准备。美国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共和党议员林赛·格雷厄姆24日表示,美国现在应该做好应付最坏局面的准备,ISIS已经不再是一个不入流的恐怖组织,它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恐怖势力;但它并不是唯一的,因为它正和其他“圣战”组织一起展开“竞争”,以夺取“袭击美国”这块恐怖组织世界中的“金牌”。

美军自8月初以来开展的空袭行动,均是在伊拉克北部地区进行的。有消息称,自奥巴马下令空袭后,ISIS的头目巴格达迪已经逃至叙利亚。显然,仅仅在伊拉克作战已无法实现美国的目标。有迹象显示,在叙利亚开展追剿行动,已经进入美国决策圈的考虑范围。美军参联会主席邓普西21日表示,ISIS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中东地区的状况,形成一个肯定会通过各种途径威胁美国的安全环境”。邓普西强调:“能在不对ISIS在叙利亚的分支出手的情况下就打败该组织吗?答案是否定的。”22日,美国总统安全事务副助理罗兹对媒体表示,ISIS斩首美国记者是“针对美国的恐怖行动”,“如果恐怖组织以美国人为目标,那么美国就将以他们为目标,边境线将无法限制美国的行动”。

进军叙利亚面临难题

但是,进军叙利亚清剿ISIS也不是容易的事。

首先是情报搜集的不足。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近几个星期以来,美军一直在靠近叙利亚边境的伊拉克境内执行侦察监视飞行任务,以搜集有关ISIS的情报。但这种侦察飞行需要避免因侵犯叙利亚领空而被叙利亚攻击的风险。中央情报局也正通过招募人员等方式,加强在叙利亚的情报力量。但是,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议员亚当·希夫表示,这些措施都只能让美国对“叙利亚正在发生什么”保持有限的了解。有分析指出,美国营救詹姆斯·福利行动的失败,也反映了其在叙利亚的情报能力有限。ISIS的头目巴格达迪外号“鬼影”,美国曾悬赏1000万美元追查其藏身之处,但至今一无所获。一名美国高级情报官员表示,要将当前美国在伊拉克的空袭行动扩大到叙利亚,必须建立相应的情报支持架构,而这个过程可能需好几个月。

其次是合法性问题。美国宪法规定,战争权力由行政当局和立法机构分享,国会有宣战、招募军队和拨付军费的权力,而总统是武装部队统帅,有权回击针对美国本土的进攻。如果局势没有严重到美国本土面临真实或急迫的危险而必须加以制止的程度,总统采取任何有可能导致战争的军事行动,均需国会批准。而且,根据1973年《战争权力法》,即使情况危急,总统采取了“先斩后奏”的方式先行派兵,也需在48小时之内通知国会,并在其后60天内再次向国会通报行动进展。如果军事行动未获国会批准,则必须撤军。

奥巴马8月7日下令对ISIS进行空袭,随后就通报了国会,称美国公民的安全受到紧迫危险,且空袭是一次“有限军事行动”。此举意在宣示授权美军发动空袭的合法性,但也显示奥巴马并未就空袭一事争取国会授权。类似行动在2011年曾引起过许多国会议员的不满。当年3月,为推翻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奥巴马宣布授权美军对利比亚采取“有限军事行动”,但此后美军的空中打击行动一直持续到10月,美国国会议员指责奥巴马政府绕过国会采取行动,违反了宪法以及《战争权力法》。但奥巴马政府称,法律所规定的60天期限不适用于利比亚的状况,因为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是由北约主导的,美国采取的是“目的有限、手段有限、敌对状况升级可能性有限”的军事行动,并未面临那种需要在60天内自动撤出的敌对状态。当前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显然是“孤军奋战”,除了伊拉克国内的政府军和库尔德部族武装力量外,包括英国等“铁杆”盟友在内的国际社会,目前都只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为主,空袭是美军的“独角戏”。

美国目前对在伊拉克的空袭行动的评估是“成功有效”,奥巴马也多次表示,美军的空袭“没有结束的时间表”,但白宫显然不能不面对此次行动的合法性问题。一名白宫高级官员表示,在评估是否采取和继续进行军事行动时,法律问题始终是一个重要因素,任何可能在叙利亚开展的军事行动也是如此。

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来自横亘在美军面前的叙利亚边境线。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美国一直站在叙利亚政府的对立面,奥巴马虽然不断强调美国不会以军事手段介入叙利亚冲突,但美国政府始终通过制裁和支持反对派武装等手段,力图推翻阿萨德政权。要在一个敌对的主权国家境内安全、公开地开展军事行动,只有两个选择:或者推翻这个敌对政权,或者与这一政权合作。

美国会不会与叙利亚合作

叙利亚是阿拉伯世界中首屈一指的军事强国,拥有一定规模的导弹部队,包括数百枚飞毛腿导弹以及防空导弹等。目前,一些美国人士已经开始担忧:叙利亚防空力量对正在执行侦察监视任务的美军无人机有潜在威胁。

希夫议员表示,相比于派战斗机进入叙利亚,以无人机在叙利亚开展侦察监视及打击行动的风险要少得多,但仍然存在无人机被击落、ISIS武装人员逃窜至叙利亚腹地以致无人机无力追击等风险。军事专家表示,美军可派“全球鹰”等超过叙利亚防空武器射程的战略无人机进入叙利亚,以避免被击落。但是,“全球鹰”战略无人机不装备导弹,无法担负攻击任务,且此类战略无人侦察机难以对四处流窜的恐怖组织头目进行持续的贴近监视。

美国有线新闻网知名主持人、《后美国时代》的作者法利德·扎卡里亚24日表示,在面临ISIS这一前所未有的恐怖威胁面前,美国应该注意到如下忠告: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显然,他的意思是说,美国可以考虑与叙利亚合作。还有分析指出了与叙利亚合作的另一条途径:当前ISIS已惹众怒,而联合国针对恐怖主义的相关决议向来就有,美国可以推动落实这些决议,联合国际社会对ISIS进行打击。

如果美叙合作,这将是美国对叙利亚态度的一次大逆转,中东地区的力量组合和地缘政治格局,将会面临一次新的洗牌,ISIL面临的压力将大幅增加。

不过,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议员亚当·希夫悲观地表示,无论美国采取何种行动,都难以确保重挫ISIL;容易得出的结论是,此举将把美国拖入一场可怕的战争。

本报华盛顿8月25日电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植物如何看见“光”? 半数诺贝尔科学奖尽归五大领域
遗失岩芯揭示巨石阵起源 中科院海洋所命名5个深海生物新物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