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彭科峰 王珊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7-11 8:17:20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报:客座主编造假“罗生门”调查

 

张国杰在太原理工大学的个人主页

■本报记者 彭科峰 见习记者 王珊

对从事科研的年轻学者而言,写论文、寻找合适的期刊、投稿、发表,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而发表论文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也直接影响着学术圈对于投稿人研究成果的认可度。日前,科学网博主、海外学者喻海良发现,太原理工大学年轻学者张国杰竟然在某国际期刊一个非本专业领域的专辑中担任客座主编,且涉嫌伪造他人邮箱,并涉嫌以帮助他人发论文为由向他人索取费用。

日前,《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调查,并与当事人张国杰进行了求证。尽管该国际期刊已经取消了张国杰的客座主编身份,但整个事件中的种种谜团,仍然有诸多待解之处。

来自投稿人的举报

杨磊(化名)是一名国内的年轻学者。和很多人一样,他也有着在国际知名期刊发表论文的压力。

在上网寻找合适期刊的过程中,他对The Scientific World Journal (《世界科学学报》)有了一定的认知。这份期刊属于SCI的范围,为综合类领域的重要学术期刊。根据2012年JCR统计,该期刊引用率为1.730,影响因子在世界56种综合类期刊中位列第13位,在ISI中为1区期刊。而且,其所涵盖的专业范围和自己的论文比较吻合。于是,他向这个期刊投送了一篇学术论文。

让杨磊想不到的是,投稿后不久,有个自称为《世界科学学报》客座主编的人给他发了一封邮件。邮件上说,如果杨磊愿意付6000元钱,他就能够单独确定评审专家,并且论文也能够被发表。“决定权在我手上。”这名自称张国杰的男子说。

张国杰称,这笔额外的费用需要打往某个账户,但该账户并非期刊出版社的单位账户。

目前,在国际上,知名开源期刊对发稿人收取一定的版面费已是一种国际惯例。国内的学术期刊也会对投稿人收取一定费用。然而,很显然,这种需要打到某个账户的收费方式和以上的版面费是两种不同的形式。

杨磊根据邮件信息进行搜索,发现这位名叫张国杰的人工作于太原理工大学,博士毕业刚两年,是一名青年学者。

《中国科学报》记者查询了太原理工大学煤化工研究所的介绍,了解到张国杰系1979年生人,工学博士,硕士生导师,还是省青年学术带头人。

据网页介绍,张国杰2001年从安徽工业大学化工工艺专业毕业,2006年太原理工大学煤化工研究所化学工艺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2012年太原理工大学煤化工研究所化学工程与技术专业毕业,获工学博士。

一直以来,张国杰从事煤的洁净转化、能源转化以及甲烷、二氧化碳转化利用方向的研究,其主要研究方向包括:甲烷—二氧化碳重整转化利用催化剂制备、机理、动力学过程研究;炭材料催化剂改性研究;劣质煤的提质;与环保和能源密切相关(如温室气体的减排和高效利用等)的材料催化剂和技术研究。

巧合的是,在一个名为frontiers的网站上,也有一个张国杰的主页。主页上面有很多署名张国杰的论文介绍。而相关的照片、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也与太原理工大学的这位张国杰相对应,完全没有偏差。链接的论文显示,“guojie zhang”在Nature、Science、Nature子刊、PNAS等“牛刊”上发表了几十篇论文。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些论文均未在太原理工大学煤化工研究所张国杰的个人页面上显示。

“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身为期刊客座主编,还需要向投稿者另外收费吗?”杨磊由此产生了困惑。随后,他向科学网博主、海外学者喻海良举报,并提供了相关信息。

重重疑点

喻海良,“80后”,湖南人,曾经在东北大学任教。目前,他在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从事科研工作。

与此同时,喻海良在科学网上也是一名颇为活跃的博主。平时,他经常就科研腐败、学术不端等热点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此外,他另有一个身份恰恰是《世界科学学报》的学术编委。

接到杨磊的举报之后,喻海良开始了独立调查。查阅frontiers网站之后,他发现了更多的疑点。

经过对其主页所链接论文的检索和对原文的浏览,喻海良发现,这个主页上所链接的很多发表在《自然》《科学》等杂志上的文章,其作者“guojie zhang”和太原理工大学的张国杰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这一点,只要具备一定英文功底和学术基础的人都能看出来。”喻海良说,在《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大量论文的“guojie zhang”从事的是基因研究,目前在丹麦哥本哈根大学工作。由于该网页上有很多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国际知名学者跟这位“guojie zhang”建立了联系,因此如果张国杰有什么动态,系统会自动给这些人发送邮件。

喻海良说,由此推断,如果frontiers网站的张国杰个人主页是由其本人搭建的,则存在冒用他人论文、简历,以达到某种目的的可能性。

此外,经过检索相关英文文献,喻海良还发现,张国杰竟然还在《世界科学学报》担任过两个领域差别极大的专辑的客座主编职务。其中,第一个专辑为Advances in Performance Assessment and Damage Protection of Special Structures(《特殊结构性能评估和失效保护的进展》),其相关内容为特殊结构的寿命监测等。而第二个专辑为Advance of Chemical Engineering in Energy Conservation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化工在节能和环保领域的进展》)。

确实有很多人都在不同的学术期刊或专辑担任学术编委、主编职务。因此学术编委的责任是不需要进行解释的。不过,如果担任一个专辑的客座主编,则应该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或者至少应该对这个领域有一定的研究。

“然而,一个人如果担任完全不是自己领域的编委,这种做法肯定是不正确的。”喻海良说,一个学术编辑,至少要有本专业最基本的知识,包括行业的大致发展方向、研究进展等。

《特殊结构性能评估和失效保护的进展》与《化工在节能和环保领域的进展》是领域差别较大的两个专辑,张国杰为何能同时担任它们的客座主编?喻海良很疑惑。

此外,喻海良还发现,在担任第一个专辑的客座主编时,担任审稿的客座编辑有两人,分别显示为Michael Berry( 蒙大拿州立大学)和C. Haselton(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

喻海良说:“Michael Berry博士毕业于华盛顿大学,目前是蒙大拿州立大学副教授。他的专业与第一个专辑内容相符。他的个人主页上的邮箱为berry@ce.montana.edu,而不是期刊网页上标注的micheaberry@gmail.com。”

第二位客座编辑同样存在这样的情况。该学者目前是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副教授,其个人主页邮箱为chaselton@csuchico.edu,也不是期刊网页上预留的curthaselton@gmail.com。

通过百度、谷歌等搜索工具,喻海良均检索不到这两个邮箱的记录。

随着调查的深入,喻海良越来越觉得疑点重重。《世界科学学报》的影响因子大于1.7,这对于一个综合性期刊算是很不错的影响力了。也正因如此,他们在挑选客座主编的时候,一定会仔细核对申请材料的。

通常情况下,申请做客座主编需要提交自己的简历以及合作申请人的简历。然而,张国杰真实的研究领域与“特殊结构性能评估和失效保护”一点关系都没有,“正常情况下,期刊编辑部不可能同意这样的申请”。

“我个人认为,张国杰存在伪造合作者简历、邮箱的嫌疑。”喻海良说,张国杰是不懂特殊结构领域的,而这两位学者都是这个领域的知名学者。一个非知名大学的博士刚刚工作两年,如果不是成绩特别突出,不可能邀请到两位重量级学者参与。

基于此,喻海良认为,张国杰存在严重的学术不端行为,造假的可能性很大,即另外两名学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参与了这样的事情;而且所标注的邮箱micheaberry@gmail.com和curthaselton@gmail.com,均可能由张国杰“掌管”。

“伪造他人邮箱地址,伪造获得他人的同意,这在国际上比学术论文剽窃还严重。”喻海良表示。

当事人回应

6月底,《中国科学报》记者登录frontiers网站发现,其有关张国杰的个人介绍,所在院校、照片等的确是太原理工大学的这名年轻学者。但该主页所罗列的一些论文,其作者却是另外一个名为“guojie zhang ”的同名学者。

几天后,记者登录frontiers网站发现,张国杰的主页上论文列表中已经删去了存在争议的另外一个“guojie zhang ”的部分。

通过多方努力,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张国杰本人。对frontiers网站的简历问题,他这样表示,“关于frontiers上的账户,那个不是我自己注册的,我有自己名字的账户,而且那上面的邮箱我多少年前用过一次,早就不用了。”

他在科学网博客声明中也写道:“关于在国际期刊出版商重要平台提供假的简历‘嫌疑’,其中的问题(漏洞)大家一看即可明白,这里不再做任何解释,同时也谢谢大家的关心和爱护。”

而对于是否利用客座主编的身份为自己收费的问题,张国杰在此前公开回应喻海良的质疑时曾表示,6000元是期刊收的版面费。

但喻海良则认为这是一种“狡辩”。“据我所知,《世界科学学报》的出版费为1200美元。如果换算成人民币要7000多元。如果他付出‘劳动’,不能获得‘学术影响’,还要从自己的银行账户中为每篇文章多支出1000多元,您认为可能吗?只有一个结论,就是他利用担任客座主编的机会,为自己谋取经济利益。”

但张国杰此后在博客上发布消息称,有人冒用他的名义收取费用,希望大家不要上当。在和记者交流时,张国杰称:“我只知道是要给期刊把把关,但是他们这块所谓的从事收费我是不知道的,对方期刊是开源期刊,有个版面费我是知道的,但是否另外收费我就不知道了。”

对于自己为何担任非研究领域的期刊客座主编一事,张国杰表示:“自己是被别人利用了,开始的时候大家也想着是一件好事,能够提高点知名度。”

他认为,自己是从事能源相关领域的研究,“他们跟我说了一声,需要我把一下关,我觉得也没有啥问题。但后面我就不知道了,也没经过我同意就把我放到非自己领域的客座主编。这件事没出来前,我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确实,担任非本领域的期刊客座主编,我觉得确实是我的疏忽,现在我已经发现问题了,就赶紧请求撤销这个东西。”张国杰说。

悬疑仍然待解

尽管针对喻海良和记者的质疑,张国杰进行了逐一的回应,但仍然存在一些谜团。

对于两个客座教授的邮箱和他们在各自官方主页上的邮箱为何不一致的质疑,张国杰说:“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有邮箱的人多得是,一个人拥有几个邮箱的也多得是,要质疑就质疑吧,我不愿意多提此事,我不想多说什么。”

他还表示,这两个外国教授都不是自己联系的,“出了这个事情以后,我也和这两个教授进行了联系,往喻海良在网上提供的两个邮箱里发了邮件,但都没有收到回信。”张国杰说,他立刻就跟期刊联系,申请撤销客座主编的身份。

据记者了解,目前《世界科学学报》已经撤掉了张国杰的客座主编的征稿网页。除了张国杰自己主动要求撤销,喻海良也写信要求编辑部撤销他客座主编的身份。

Michael Berry教授也给喻海良发来了邮件。在邮件中,他明确表示,自己第一次听说这个事情,他没有参与论文征集的事情,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专辑里。

“对于我来说,和张国杰并无任何私人恩怨。我就是想捍卫学术的纯洁,要揭露那些学术不端的行为。”喻海良这样表示。

事实上,关于喻海良对张国杰的“穷追不舍”,一些学者也在科学网上对喻海良提出了质疑,认为他“要求过于严格”,而张国杰的行为只是“急功近利”。但喻海良认为,就程度而言,张国杰是通过违反学术道德去实现所谓的“急功近利”。“这是一种‘犯法’。如果一个简单的‘急功近利’就能够推卸掉他的‘违法’行为,那么这个词太好用了。”

目前,喻海良已经将张国杰涉嫌造假的情况告知太原理工大学。“我期望,在社会的关注下,事情的真相能够完全浮出水面。”喻海良说。

 

《中国科学报》 (2014-07-11 第4版 深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升级换代”后亮相 我国成功发射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
最有效疟疾疫苗将大规模测试 非洲最大食肉哺乳动物犬齿似香蕉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