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蒋桂佳 来源:法制晚报 发布时间:2014-6-3 17:06:38
选择字号:
日在华细菌部队铁证首曝光:165张老照片现身

 

近日,一批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的老照片现身拍卖行。这支部队于1939年被日军以“防疫给水”的名义设立在北京天坛神乐署。

据史料记载,该部队与731部队一样,培养鼠疫菌、霍乱菌、伤寒菌等恶性传染病菌,进行了大量人体实验。战后日军迅速销毁了全部资料,这支部队一直鲜为人知。

专家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这是国内首次出现这支部队的影像资料。这不仅是这支细菌部队存在的“铁证”,也对日后的研究有着重要价值。

发现 旧照现身日军天坛内留影

近日,记者在华辰拍卖行看到了这批老照片,共计165张。照片全部粘贴在一个硬纸板相册中,由于年代久远,不少照片已经发黄,但绝大部分照片品相完好,图中人物表情、服饰都非常清晰。

部分照片显示有大量带有“十字”标志的物资,可见不少日本军人和外穿白大褂、内穿军装的男子。其中一张照片以实验室为背景,人物背后摆满了实验器具,文字注解为“于北平天坛 野战防疫部”。

一名身穿日军军装、军衔为中尉的男子在这些照片中出现了七八次,有与同伴合影,也有举着试管、嘴角上扬的“摆拍”工作照,还有大量与天坛合影留念照片。

不少照片下面都有中日文夹杂的标注“北平天坛”、“天津东站送行”、“京都陆军病院出发17人纪念”、“卫生材料”等字样。

根据照片文字说明,华辰拍卖行确定照片属于日军侵华时期在天坛的活动照,根据史料记载,当时驻扎在天坛的即为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

从日本征集被称“特殊医疗部队”

“照片应该属于私人照片。”拍卖行工作人员介绍,照片从日本征集而来,应该为这位“日军中尉”的私自拍摄,战败后带回日本,一直藏在日本民间。

据介绍,照片几经易手,原日本藏家的后代也不太清楚照片的历史意义,只知道是“一支比较特殊的医疗部队,在中国天坛活动”。

华辰拍卖公司去年开始从全球征集日军侵华影像资料,藏家愿意出让,最终又回到中国。

鉴定 多个证据证实为在京细菌部队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分别约请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谢忠厚和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抗战史研究专家武月星、杨若荷教授分别对照片进行鉴定。

这三位专家均为该领域的权威专家。

在看完所有照片后,三位专家均认为,根据照片所拍摄的场景和文字说明来看,可以确定就是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的活动照片。

谢忠厚研究员介绍,照片有明显的天坛神乐署内外标志,符合日军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身份。照片中有军人、有大量的医疗活动,可以证明为“军医”,一些器械或许用于消毒。

“即使在当时,这支部队也非常神秘,并且防守森严,其他人不可能进入其中拍照。”谢忠厚研究员介绍,在侵华期间,只有“防疫给水部”占据天坛,由于任务特殊,并且本身也非常危险,其他部队不可能进入其中。

意义 三权威专家称这是日军细菌部队存在的铁证

上个世纪90年代,武月星教授曾经到日本博物馆搜寻日本侵华的画册、相片,淞沪会战、南口战役、长城抗战等都有不少影像资料,但是没有任何细菌部队的资料,日本细菌部队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武月星教授认为,这次发现的照片可以填补国内对日军驻华北部队研究的空白。

谢忠厚研究员研究日军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已近20年时间。他说,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在华北地区还有多个分支机构,山西、济南的分支机构还有少量零星实物资料,唯独北京本部没有留下任何实物、资料,这些照片的历史意义非常大。

对于照片中并没有明显的日军进行细菌实验或者人体实验的内容,谢忠厚解释,日军当时进行的实验非常机密,职位较高的军官才能看到,并且要求“阅后即焚”,日军纪律严明,这位中尉很可能不敢拍摄。

但是能有这支部队的活动照片也难能可贵,可以佐证当时的日军细菌部队存在,也为日后的研究打下最有力的基础。

石碑记载历史曾挖出过试管

从天坛西天门进入后,沿着围墙,经过数百米长的石路,就到达神乐署大门。神乐署原是专司明清两代皇家祭天大典乐舞的机构,目前主要用于展示中国古代乐器。

神乐署总平面呈东西长、南北短的长方形,为两重殿宇的三进院落,其内两个大殿前方为凝禧殿、后方为显佑殿,如今各建筑均已经修葺一新,丝毫看不出战争的痕迹。

大门东南方的围墙上长满爬山虎,在爬山虎掩映下,一块上刻“侵华日军细菌部队遗址”几个字的汉白玉石碑仍铭刻着那段历史。

石碑对日军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进行了简单介绍,并指出这支部队曾经在天坛外坛以野战供水和传染病预防为招牌,培育鼠疫细菌和跳蚤,进行细菌武器研究,还曾经用中国人进行“活体实验”。

神乐署工作人员大部分都知道这里曾经有日本人活动,但是没有见过任何实物,“没有其他东西,日本侵华时的建筑也早已经拆完了。”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介绍,在2002年—2004年天坛修缮过程中,为了恢复原貌,一些现代建筑被拆除,包括一批日占时期建筑。当时在拆除日占建筑时,曾经出土一些零星的试管,基本上可以判定为日军埋藏在这里的,但是并没有其他影像资料。

照片中的槐树如今仍郁郁葱葱

天坛管理处文物科武裁军先生确认一些老照片拍摄于天坛,甚至能够填补天坛研究史料的一些空白。

看到这些老照片,一位年长的工作人员脱口而出:“这里是显佑殿!里面是玄武大帝像。还有这里是后殿,相片里的槐树还在。”

工作人员带着记者来到“日军中尉”摆拍照片的显佑殿,虽经多次改造,但是还可以看出殿内轮廓。在显佑殿后方,照片中的槐树仍然郁郁葱葱,历经70年,槐树已经粗得两个人抱不过来。

探访

老人回忆

哨兵吓人不能靠近

在神乐署院墙外,还有一些居民区,记者寻访时,一些老人还记得日本人曾经在天坛搞细菌实验一事。

85岁的居民赵秀文是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大学药学系第一批大学生,她从小就住在附近。看过照片后,她依稀辨认出照片中一座楼房属于日本侵华时期建筑,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才拆除。

“那时候这个地方不能靠近,日本哨兵很吓人,他们是搞细菌的。”在赵秀文的印象中,当时日本人占据天坛西部的大院后,非常神秘,还设立岗哨,哨兵全副武装、戴着钢盔,不允许中国人靠近,只有10岁左右的赵秀文每次路过时都十分害怕。

当时,赵秀文并不知道日本人在搞细菌实验,新中国成立后,她听到老街坊说一些恐怖的传闻:“日本人用血粉养跳蚤,上个世纪50年代,下大雨后,还能闻到血腥味。”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生酮饮食对抗哮喘 细菌“土味”吸引动物
新基因工具有望揭开海洋微生物之谜 新研究让你“听”到新冠病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