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贡晓丽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5-7 9:39:14
选择字号:
将宫颈癌挡在筛查门外

 
■本报见习记者 贡晓丽
 

邢玲玲 北京武警总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擅长:优生优育、更年期诊治、不孕症、肿瘤切除、子宫肌瘤切除、先天性无阴道、腹腔镜下微创、阴道成形术、阴式子宫全切术。
 
“第十一届全国子宫颈癌前期病变暨子宫肿瘤高峰论坛召开以来,参加学术研讨的妇产科医生都表示收获很多。”北京武警总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邢玲玲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说,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变革,特别是近年来伴随科学技术的更新,经济的快速发展,临床医学也得到了飞快发展,很多治疗理念和治疗原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会议的理念是希望把宫颈癌的预防理念和诊治宫颈癌的现代规范观念分享给广大的妇产科医生。”
 
理念应普及
 
早在1996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就正式宣布:人乳头瘤病毒(HPV)的感染与宫颈癌的发生密切相关。德国的哈拉尔德·楚尔·豪森教授正是由于“发现了导致子宫颈癌的人乳头状瘤病毒”而获得2006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两项主要突破把宫颈癌的筛查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经过细胞学诊断方面较长时间的积累,到现在为止,预防宫颈癌筛查方法已比较成熟。”肯定发展的同时,邢玲玲认为宫颈癌筛查在实际实施中仍未得到广大妇女的重视。
 
作为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宫颈癌在妇女肿瘤中的发生率仅次于乳腺癌,位居第二。其死亡率也居高不下,每年我国约有3万名妇女因宫颈癌去世。在发达国家,宫颈癌发生率明显下降,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对宫颈癌前病变的早期诊断和治疗。
 
而发展中国家人民的生活水平低,边远地区医务人员及普通老百姓的预防保健意识不强,宫颈癌筛查未能普及;再加上宫颈癌早期没有症状或症状不明显,当患者自己发现时有80%的患者已是中晚期癌了,其治愈力会明显下降。
 
在邢玲玲看来,如何提高基层及边远地区宫颈癌筛查及广大妇女对宫颈癌的预防意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实际上,各级医院不论水平高低都会有宫颈癌患者就诊,不可能把患者都集中到水平较高的大医院进行筛查及治疗。因此,在边远及基层卫生部门应大力宣传宫颈癌的预防知识,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应提高广大妇女宫颈癌的预防意识。
 
在西北地区少数县市级医院液基细胞学检测(TCT)与HPV的筛查,都未能开展。“LEEP刀都没有人会操作。”邢玲玲说道,“子宫颈癌的预防理念和诊治宫颈癌的现代规范观念需要尽快传输给广大的妇产科医生及广大妇女。”
 
筛查须推广
 
宫颈癌虽然有很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但它又是全身肿瘤中最容易作出早期诊断的一种。
 
由于宫颈特殊的解剖位置,妇科医生能非常容易地观察到它的变化。只要通过一些比较简单的检查,通常无任何疼痛,即可作出诊断。最常用的筛查方法包括细胞学检查和HPV-DNA检查。
 
“细胞学检查具有取材简单,无创伤性、便于重复检查等优点,用一种特制的小刷子在宫颈管取分泌物,然后在显微镜下进行详细的检查,毛刷主要是取宫颈的柱状上皮和鳞状上皮交界的地方,取细胞位置不准确会直接影响检测结果。”邢玲玲介绍说。
 
与传统的巴氏涂片法相比,TCT细胞学检查提高了宫颈癌前病变诊断率,同时还要查HPV。宫颈病变是由人乳头状病毒(HPV)感染所致的一种传染性疾病。有性生活史的女性70%或80%在其一生中至少发生过一次HPV感染,其中有70%的患者感染后靠机体天然免疫力,在感染后的1~2年自然清除,20%持续存在,只有少数妇女最终发生宫颈上皮内瘤变,它反映着宫颈癌发生发展的连续过程,从生物学行为来说,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包括HPV感染和CIN1级。其中约70%的几率自然消退,20%持续存在,只有10%向更高级别进展,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包括CIN2、CIN3,向宫颈癌发展的几率为30%~50%。
 
由于至今为止,绝大多数的宫颈癌患者均可发现其感染HPV,目前认为HPV感染是宫颈癌的主要病因之一。因此通过检测HPV,可以预防宫颈癌前病变。
 
TCT加HPV的检查,能预防宫颈癌前病变。“很多患者是因为进行其他检查而只查TCT,其中有的患者直接拒绝HPV检查,认为没有必要。”邢玲玲十分惋惜地说道。
 
实际上,早期宫颈癌常无明显症状,与慢性宫颈炎无明显区别,如不做细胞学与HPV检查,极易被忽略以致漏诊。
 
治疗不宜过度
 
据介绍,2010年欧洲生殖道感染和肿瘤研究组织(EUROGIN)分析了1995~2009年全球100万份样本,显示全球正常细胞学妇女HPV感染率为11.7%,非洲21.1%、美洲11.5%、欧洲14.2%、亚洲9.4%。平均8~24个月的HPV感染可发生宫颈上皮内瘤变(CIN1、CIN2或CIN3),再平均8~12年可发生浸润癌。只有持续的HPV感染才会发生CIN或宫颈癌。
 
只有宫颈上皮的HPV持续性感染才可能诱发宫颈病变,HPV感染在30岁以下性活跃的年轻妇女中并非少见,能达到4%~15%,“但多数感染通常是‘一过性’的或称‘一过性HPV携带状态’,多数可以清除,平均时间为8个月。”邢玲玲说。
 
CIN1在医院门诊就可以做药物或物理治疗,“CIN1一般不用过于干预,而CIN2、CIN3则需要进行宫颈的锥切。”邢玲玲介绍说,锥切之后,为确保切缘没有癌变、侵润,患者仍须继续随访。
 
“我们希望卫生部门及妇产科医务工作者将正确的知识宣传给病人,即使接受了正规的宫颈锥切手术,患者也并非一劳永逸。”邢玲玲解释道,“HPV转阴是一个过程,需要每3~6个月随访一次。”
 
据了解,派特灵应用HPV感染防治技术起源于中国科学院的实验室成果,是中科院科技成果产业化的典范之一,目前已经进入实用化阶段。“派特灵给医生和患者都增加了一种选择方法。”邢玲玲总结道。
 
《中国科学报》 (2014-05-07 第6版 医道)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