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卡拉 李禹潼 赵嘉妮 吴江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4-5-3 10:22:28
选择字号: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图)

  昨晚(5月2日)20时52分,活体心脏从直升机上取下后用救护车运抵安贞医院。昨晚,一颗等待移植给北京安贞医院一名12岁男孩的活体心脏,从广西桂林启运,4个多小时后顺利抵达北京。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除署名外)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图)

  20∶48 直升机在安贞医院西门北侧200米的空地降落。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图)

  20∶55 活体心脏抵达安贞医院手术室外交给医生。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图)

  22∶30 手术正在紧张进行中,著名心脏外科专家孟旭主任主刀。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图)

  17∶25 南航工作人员引导陪运医务人员走快速登机通道。网络截图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图)

  16∶00 叶劲的心脏摘取手术在桂林181医院开始进行。网络截图

广西小伙去世心脏4小时抵京救12岁男孩(图)

  20∶48 地勤指挥员向正在降落的直升机挥手表明降落地点。网络截图

  5月1日23时2分,昵称为“Cola_妈咪”的网友发出一条求助信息:“恳请2O14年5月2号,下午17:55,南航航班号CZ3287由桂林飞往北京的航班全力确保准点起飞,因为有一个捐献器官搭乘该架飞机,我的孩子急需这个器官移植救命,如果错过了最佳移植时间孩子就会……”该微博还@中国南方航空。

  此前,5月1日22时左右,一份紧急申请函被桂林181医院发送到了南航广西分公司销售部门:“因心脏供体离体时间要求在6小时以内,为保障心脏移植手术顺利进行,希望南方航空公司予以协助保证该航班正点起飞以挽救患者生命!”

  整个5月2日,公众的眼光都因“Cola_妈咪”的微博而聚焦于一场生命的接力。

  昨日(5月2日)下午4时55分,这颗心脏离开了脑死亡的21岁主人叶劲,被装入冷保温箱送往桂林机场,南航航班提前15分钟起飞,并提前35分钟降落北京首都机场。昨晚8时53分,叶劲的心脏被急救直升机送抵北京安贞医院。23时12分,主刀医生宣布,22时半,受心者,12岁江西男孩小包心脏已恢复跳动。至此,从16:55分到22:30分,叶劲的生命仅经过约5小时35分的休眠后,得以在小包身上延续。

  求心

  “没有的话,他肯定不行了”

  12岁的小包差点坚持不住了。

  患扩张性心肌病两年了,他去过北京、上海、广西、武汉和香港等很多地方求医。北京安贞医院心外科的张海波医生说,几个月前,他曾劝小包的家人,让孩子做心脏移植手术,并登记了小包的情况。小包的家人很害怕,他们一直在寻求其他方法。

  但小包的心脏实在不行了。4月28日,他因严重心衰住进了安贞医院。

  4月30日,小包的病情突然加重,出现了肾衰竭等多项危急情况,用了很多药,到最后连呼吸机也难以辅助维系他的生命了。

  安贞医院为小包实施了紧急手术,在他心脏处放入了一个支持设备,稳住了血压,肾功能、肝功能都在好转,酸中毒情况明显好转,小包清醒了。但这个心脏支持设备不能长时间使用,7天内最安全,时间再长,小包还是可能会出血、感染等。

  就在这次手术当晚,安贞医院紧急联系国家器官移植捐献管理中心以及合作医院等,紧急寻找和小包血型匹配的O型血心脏。长期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张海波知道,现在捐献器官的人太少,小包是否能等来这颗救命心脏,在当时还是一个未知数。“没有的话,他肯定不行了。”

  配心

  “这个孩子真的很幸运”

  张海波记得,5月1日晚,一则消息传到安贞医院:在广西,有一位21岁的脑肿瘤晚期患者进入脑死亡状态,家人决定捐献孩子的心脏,希望其生命得以延续,并与当地红十字会签订了器官捐献协议。小包的家人很激动,这颗心脏寄托了他们家所有的希望。

  “这个孩子真的很幸运。”张海波说。

  昨晚零时,负责为小包的心脏手术主刀的孟旭医生介绍,在捐献供体里获得好的心脏特别不容易,通常十个捐献者中只有一个人的心脏可用。

  5月1日23时2分,小包的妈妈“Cola_妈咪”在微博上恳求5月2日17时55分从桂林飞往北京的南航CZ3287航班能准时起飞。

  昨日下午,北京安贞医院派出了一名医生赶往广西桂林的解放军第181医院,对叶劲的心脏进行评估。为了捐献心脏,叶劲从广西贺州转到了这所医院。

  “心脏不错”,尽管叶劲的血压不太稳定,心脏也靠着药物在维持,但它还是通过了医生的评估。

  昨日下午16时,叶劲的家人送别孩子最后一程。病床上仪器显示,叶劲的心脏还在跳动,但他早已听不到家人的哭声。医生推着他进入了手术室,家人在一旁紧紧地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昨日下午16时55分,叶劲的心脏被取出。医生把心肌保护液从冠状动脉灌入了心脏,让心肌能量消耗降为最低。随后心脏被放入无菌袋,装入了盛放着冰块的冷保温箱。叶劲的心脏停止跳动,进入休眠状态。

  护心

  航班提前15分钟起飞了

  但是,心脏离体不能超6小时。飞机从桂林起飞至北京,全程2小时40分。这颗心脏经不起等待。

  接到5月1日晚的紧急申请函申请后,昨日7时32分,南航广西分公司向南航总部详细汇报了情况并请求总部支援。8时5分,南航运行指挥中心向民航局调度室提出航班优先保障申请,请求华东、华北、中南、东北空管部门,优先放行涉及的相关航段航班,确保航班准点出行。南航广西分公司专门准备了2架飞机作为备份。

  小包妈妈发出的微博,牵动着各方的心,并很快得到了回应。

  南航官方微博发出第一条回应:“我们牵挂孩子的生命安危!南方航空正全力保障该次航班。愿小朋友能顺利手术,渡过难关!”

  昨日17时25分,护送着叶劲心脏的急救车抵达桂林两江机场,早已等候在此的南航地服人员马上为陪运医务人员递上早已办好的登机牌,并引导他们走快速安检登记通道。仅耗时10分钟,一行人顺利登上了CZ3287航班。

  昨日近18时,CZ3287航班提前15分钟起飞。据南航介绍,为争取这一刻钟,南航北京分公司与空管单位协调,同时还与首都机场进行沟通配合,安排飞机抵达后停靠在距离停车场最近的224停机位,并开启绿色通道,由地面服务专员引领心脏运输队一行人到停车场。

  用心

  移植后如一切良好可活15年

  与此同时,北京方面也在因这颗救命的心脏集结。

  昨日18时42分,负责用急救直升机从首都机场运送心脏至安贞医院的华彬天星航空公司也启动了应急预案。“我们联系密云机场机务人员,把救援直升机推到了停机坪上,让塔台向空军、民航、包括机场申请紧急救援计划。”该公司市场运营中心负责人吕刚介绍,在昨日19时19分,紧急救援计划获批,他们开始协调安贞医院直升机场地。

  昨晚20时20分,飞机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比计划提前了35分钟。而此时,直升机已经在飞机场等候。

  昨晚20时39分,这颗心脏搭上直升机从T2航站楼起飞。此时,北京交警已在安贞医院西门以北的安贞路沿线部署了警力疏导,提前采取了临时交通管理措施。

  9分钟后,直升机在临时停机坪降落。

  20时52分,舱门打开,医护人员手提着红色保温箱,快步走下飞机钻入急救车。急救车由医院北门驶入,停在了心外楼下。红色保温箱乘坐着员工电梯抵达三楼手术室。此时,小包已在手术室里等候,一切准备就绪。主刀医生孟旭主任昨日下午5点刚刚从加拿大回京,不顾劳累投入了这场手术。

  虽未曾谋面,但在网络上,小包的家人对叶劲送去了感谢,希望叶劲走得安心。对帮助和关心他们的社会各界,也多次表达感谢。

  昨晚23时12分,主刀医生孟旭走出手术室,宣布核心的主刀手术已顺利完成。孟医生表示,尽管心脏大小不匹配是手术难点,但它22时半时已恢复跳动,小包生命体征平稳。待缝合伤口后小包将被转入ICU病房。

  据医生介绍,叶劲的心脏如果在移植给小包后未出现排斥反应,各方面恢复良好的话,可存活15年。

  爱心

  叶劲捐了眼角膜、心脏、两只肾、肝

  昨晚23时许,叶劲的哥哥叶先生对新京报记者介绍,他们家住广西贺州,但叶劲曾在广东打工多年,什么工作都做过。这次叶劲患脑肿瘤,从发病到去世仅3个月。

  在捐献遗体这个事情上,叶劲家人纠结了差不多一星期,此前叶劲的父母一直不同意捐献遗体器官。

  直到5月1日上午,叶劲进入脑死亡状态。中午,叶劲的家人想通了,签署了捐献遗体协议。这一次,家人捐出了叶劲的眼角膜、心脏、两只肾脏、肝脏。

  “这可能会救活4个人”,叶先生在电话里哽咽着说。

  叶先生说,作为对逝去弟弟的寄托,他们都非常希望手术能成功。他说,等小包手术成功并恢复后,能带全家人到北京来看他。

  与时间赛跑

  4月30日

  小包严重心衰接受开胸手术,心脏被放入支持设备。安贞医院开始为小包紧急“找心”。

  5月1日

  传来叶劲同意捐献的心脏与小包血型匹配的消息。当晚,小包的家人在微博上发出求助,希望南航航班CZ3287确保准点起飞,运送心脏。

  5月2日

  15∶50 桂林,小叶家属与小叶遗体告别。

  16∶00 小叶的心脏摘取手术开始进行。

  16∶55 手术顺利,小叶的心脏被成功取出,医务人员马上将其装入特定装置箱并立刻赶往桂林两江机场。此时,在机场等候医院消息的南航广西分公司工作人员得知手术提前成功完成的消息后,马上着手组织旅客提前登机、申请提前起飞的工作。

  17∶25 救护车来到机场,南航工作人员马上为陪运医务人员送上早已办理好的登机牌,并引导他们走快速安检及登机通道。

  18∶00 CZ3287航班提前起飞,争取了宝贵的一刻钟。

  18∶42 北京华彬天星航空公司接到任务启动应急预案,联系密云机场将救援直升机推入停机坪,并申请紧急救援计划。

  19∶19 计划获批,华彬天星航空公司协调安贞医院直升机降落场地。

  19∶38 直升机从密云机场发动。

  20∶11 直升机降落T2航站楼。

  20∶20 CZ3287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比计划提前35分钟。

  20∶39 心脏搭上直升机从T2起飞。

  20∶48 直升机在安贞医院西门北侧200米的空地降落。

  20∶52 舱门打开,解放军第181医院和安贞医院的医护人员手提红色保温箱,快速走下飞机,走入急救车内。

  20∶53 急救车由医院北门驶入,心脏“乘坐”员工电梯抵达三楼手术室。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这只小兽耳朵有大“玄机” 新型头盔 更好防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