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行勇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3-7 9:02:26
选择字号:
姚远的科学传播之路

 姚远
■本报记者 张行勇
 
“如今,廉颇老矣,夕阳西下,自认并不后悔这一职业选择,如有来生,下一辈子还做编辑。”这是西北大学编审、博导姚远在不久前的西北大学学报百年庆典座谈会上的感言片语。
 
从1980年入学报从事科技编辑工作至今,姚远可谓资深编辑。“编辑要拿起两支笔,以红笔为人作嫁,入道从业;以蓝笔修炼内功,自强自立。”这是他在中国科技期刊编辑界提出的口号,而他自己也正是参照此言走过了34年的科学编辑传播之路。
 
姚远的编辑人生,概括为两点:一是耗青春干小事,主编了一份学报,走出了一条艰苦创业之路;二是亲身实践,提出了一个口号,形成一个编辑成才和编辑部建设的模式。
 
以红笔为人作嫁
 
1980年,年尚25岁的姚远,放弃担任陕西省学联主席的机会,从学生工作岗位调入西北大学学报编辑部,做了一名普通的科学编辑。
 
在最初的两三年里,条件艰苦,姚远独自一人承担了《西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的征稿、初审、请专家复审、编辑、校对、印刷和发行等重担。
 
当时,铅排综合性自然科学学报难度很大,文种多,符号复杂,印数亦不过2000多份,故西安有规模的印刷厂谁也不愿印刷。姚远只好找到远郊秦岭山脚下的一家军校印刷厂,每期学报的印制至少要跑三四趟。每遇学报发稿、校对,他总是清晨五六点赶远郊班车,在厂里与工人师傅一起找铅字、改版、搬运、校红,晚上匆忙赶回西安,误了班车就只好拦卡车。
 
繁重的工作占去了姚远的所有精力,甚至旅行结婚回来一下车就冰天雪地地去给教授们登门分发校样。有一次,他连续工作48小时,以致晕倒在地而磕掉门牙,口内缝了七八针。
 
就这样,姚远硬是凭着一股对学报事业的热情和责任感,一步一个脚印。他先后历任学报理科编辑室主任、学报编辑部主任、常务副主编、主编。他将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时光献给了《西北大学学报》出版事业,编辑部也从独自一人到先后调入和带出10余名编辑,并提出了“立足世界科技发展前沿,展示西部科技文化风采,兼顾理论探索与应用开发,崇尚学术争鸣与创新求实”的办刊宗旨,将一份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大学学报办成了全国优秀科技期刊、教育部优秀学报一等奖和首届全国高校精品科技期刊。
 
多年来,姚远先后接触和指导作者9000余名,编辑或主编学报200余期,发稿9100余篇,总字数7200余万字。发表了李政道、丁肇中、丘成桐、王选、吴文俊等20余名院士,以及傅种孙、李赋都、何炳郁等一批著名科学家的论文。
 
以蓝笔安身自立
 
姚远常言:拿好红笔,必须有拿蓝笔作为底气,否则就像一只不盛东西的袋子,只能匍匐于地,难以直立,也难以挺起胸,站得直,肚里没货,眼里没水,又何谈做好编辑!所谓“打铁先要本身硬”就是这个道理。
 
姚远以蓝笔安身自立的最重要成果是倾尽心血,先后在《编辑学报》《中国出版》《中国科技期刊研究》等刊发表了220余篇学术论文,完成了《中国大学科技期刊史》《中国近代科技期刊源流》两部合计150余万字的专著。
 
其代表作《中国大学科技期刊史》开创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对清末和民国间的2100余种科技期刊特别是500余种大学科技期刊作了历史性论证,被誉为“我国第一部科技期刊史”。这既是科学技术史研究的一个新方向,又是新闻传播学研究的一个新方向,在国内外学界引起反响。英国剑桥李约瑟研究所、日本东京大学与我国台湾合办的《中国科学史通讯》发表书评誉其为填补空白之作和开辟了科技史研究的新方向。
 
目前,姚远仍然兼任西北大学编辑出版与传播科学研究所所长、西北大学数学与科学史研究中心及新闻传播学院硕士、博士研究生导师等。
 
“不盛东西的袋子是站不直的。”这句古希腊的名言成了姚远对师从自己的研究生、博士见面时必讲的一句话。他向记者进一步解读,“人生必须有意义地生活,因为人的生命极为短暂。一个人必须终生不断地学习,用知识充实自己,否则在社会上就难以站直了!就像不装粮食的、干瘪的袋子一样匍匐在地,趴在墙旮旯角,在生活中毫无用场,非但无用,甚至还可能污染环境”。
 
年近六十的姚远,以34年的大学学报编辑人生经历注解着这句名言。
 
《中国科学报》 (2014-03-07 第11版 学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英国欲成立国际研究基金 古巴宪法承认气候变化威胁
“向阳红10”船赴太平洋考察 新研究提示人类未来有望拥有超级视觉能力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