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袁静伟 来源:新文化报 发布时间:2014/12/22 10:07:29
选择字号:
探访南科大:新校长不知何时到任

“九山一水”的新校园,小河何时才能流水潺潺 本报记者 袁静伟 摄

74路公交车沿着深圳市南山区的学苑大道一路向东,倒数第三站,就是南方科技大学。去年7月,南科大搬迁至此———学苑大道1088号。

因为南科大的到来,此处原本的站名“福光村口”被更改为“南方科技大学”。随之改变的,还有校园西侧那条街路,如今正式的称呼是“南科一路”。

从深圳北站走进地铁入口,一路上几乎所有的指示牌,都在塘朗这一站后特别标注了“南科大”字样。

3个月前,建校校长朱清时合同期满后离职,校长职务一直空悬至今,这让人们有了更多的猜测和争议。

12月14日20时,学苑大道1088号附近一片安静,南科大校园隐藏在一片阴影当中,看不清全貌。

“九山一水”的新校园

校园内外见不到丝毫商业氛围,不管是周末还是课后,校园内很少能听到学生打闹的声音

南科大新校园正门朝南,两栋外形像弯曲的书本、高度超过10米的建筑矗立在大门两侧。左边那栋镶嵌着南科大的校徽和2011字样,右边上边则是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题写的校名———“南方科技大学”。

透过大门望进去,雕刻着校名的一块巨石横亘,柏油马路在巨石下方拐了一个弯。几十米外,有一栋白色建筑,外墙是三角形镂空设计,这就是南科大的行政楼,侧后方是图书馆,也是外墙镂空的设计。

南科大新址占地面积194万多平方米,目前第二期建设正在进行中。其官网显示,南科大新校园内,有8座自然山体和1座人工堆积的山包,一条小河蜿蜒于建筑和山体之间,谓之“九山一水”。

跟其他高校半开放或者完全开放不同,南科大实行封闭式管理。南科大校园周边很难找到饭店或超市之类的经营场所。仅仅观察校园,南科大就有别于国内其他高校,校园内外见不到丝毫商业氛围,不管是周末还是课后,校园内很少能听到学生打闹的声音。

朱校长的“最后一课”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要由社会而不是领导来评价大学。”———学生小胡

朱清时的南科大校长任期结束于9月1日,但由于新校长没有到位,他留守至9月末。9月24日,朱清时给全校学生做了最后一次演讲,28日返回合肥老家。

这最后一次演讲是学生们自主发起的,为此朱清时做了精心的准备,演讲的主题是“如何培养创新性人才:回答钱学森之问”。

2005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看望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时,钱老曾发出感慨: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然后钱学森发出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

朱清时的“最后一课”在科研楼报告厅进行,400个座位的报告厅座无虚席,两侧楼梯上也站满了学生。

“他重点讲的是去行政化,那是他一直致力的事情。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是,要由社会而不是领导来评价大学。”该校2013级学生小胡说。

演讲结束后的学生提问将最后一课推向高潮。据媒体报道,一个2014级新生站起来说:“朱校长,您过去说,‘我们都是坐在火车里的人,突然发现火车走错方向了,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跳车’。您为什么做了一届就卸任了,您提前跳车扔下我们,我们的路要怎么走?”

怎样给朱清时“打分”

“几乎所有人都特别认可朱校长这几年的工作,如果打分的话,至少是95分以上。”———行政人员张生

南科大行政人员张生(化名)年龄超过30岁,当初选择离开工作3年多的企业加入南科大,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觉得大学里的工作环境应该更纯粹;另一方面,毕竟南科大是中国教改的旗帜,我能参与进来,‘与有荣焉’。”

张生透露,南科大的收入跟他之前相比,其实没有优势。“深圳的一些大公司,行政人员的待遇要比南科大强上不少,这恐怕也是南科大始终缺人的原因吧。”

其实南科大在建校之初,始终缺少各种人才。在该校官网上,从11月13日至12月9日,就有中文招聘信息18条,所需人才几乎能够涵盖一所学校所需的所有岗位。

说起朱清时在南科大能打多少分,张生想都没想,直接说出“100分”!“可能朱校长没能完成设想,但万事开头难,是他把南科大从一无所有带到现在这样的。”张生说,“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几乎所有人都特别认可朱校长这几年的工作,如果打分的话,至少是95分以上。”

南科大2011年入学45人(即唯一一期教改实验班),2012年188人,2013年325人,2014年608人。至此南科大在校学生的数量才超过1000人。

记者先后与20位学生交流时,超过一半的学生表示,当初选择南科大,“朱清时”三个字占了很大原因。

在很多学生口中,朱清时是他们最喜爱也最敬佩的校长,这样的想法,在越早进入学校的学生当中越普遍。

2014年入学的新生,因为跟朱清时接触的时间短,对朱校长的看法更理智,“朱校长是个理想主义者,但他毕竟不是神,南科大和中国教改的未来,他一个人根本挑不起来。”2014级新生小肖说。

不知何时到任的新校长

“其实我们不关注新校长是谁,我们关注的是以后南科大要何去何从?”———学生小张

在朱清时离任前,南科大就已经启动了全球遴选新校长的工作,但至今新校长人选和到任时间,依然没有确切的官方说法,南科大的校长一职,始终是由该校党委书记李昕兼任。

本月初,有媒体曝出新校长人选,基本确定为北京大学副校长、北大深圳研究生院院长陈十一。记者也从多位教职人员和学生口中,听到了这个名字。

“新校长到底是谁,何时上任,我们也在等上级部门的通知。”南科大负责对外宣传的工作人员蓝海表示,现在这种情况(朱清时离任,新校长没到任)下,不方便多说。

3个多月来,南科大的师生大多三缄其口。平静之下,隐藏着师生对未来的担忧。张生就对记者明确表示,新校长迟迟不到任,特别是进入12月份以来,教学和行政人员当中,有一种担忧在隐隐扩散。

一位南科大的教职人员则表示,新校长迟迟没到任,肯定是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这个环节有可能在新校长自身,也有可能是校方,还有可能是广东省或深圳市的领导。

2013级男生小张表示:“其实我们不关注新校长是谁,我们关注的是以后南科大要何去何从?”

另一位张姓女生则认为,朱校长走后,学生中间“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气氛,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区别,但又有些不一样,好像平静之下在酝酿着什么”。

2015年,南科大计划招生900人,招生范围扩大至21个省份。随着招生宣讲会在各省的召开,南科大再一次成为媒体追逐的热点。(原标题:谁是继任者 至今还是一个谜)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主体工程即将开建,这俩国之重器要放大招 科学家首次精准编辑线粒体基因
美洲原住民早于欧洲人接触波利尼西亚人 实验室将迎来机器人研究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