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伯益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12/1 8:26:37
选择字号:
秦伯益院士:不能再对“中式卷烟”听之任之

 

■秦伯益

在全球各种经济指标和社会发展指标的排行榜上,中国经常是总量很高、人均很低。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烟草行业,不仅生产总量世界第一,而且人均也是世界第一,利税也是世界第一。中国人口占世界20%,却吸掉了全世界40%的卷烟。同时中国也是烟害的“世界第一”,中国现有吸烟者3亿人,每年因烟害死亡100多万人,又是“世界第一”。

面对生产和危害两头冒尖的烟草形势,是喜,还是忧?是光荣,还是耻辱?应该继续这样追求经济利益,还是更多关心人民健康?这一严峻的现实正拷问着中国政府官员、企业家和专家学者们的良知。

多年来,控烟组织和控烟人士坚持不懈地对烟草行业一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不良作为进行批评抵制。如2012年3月23日,科技部奖励办发布当年国家科技进步奖候选项目,其中有“中式卷烟”项目。项目公布后立即引起控烟工作的专家们和社会公众的质疑。此后,推荐部门虽然提出该项目不继续参加评审,但给出的理由却是“情况比较复杂”。“中式卷烟”项目的自动退出是好事,但这只说明烟草专卖局“知难而退”,并不是“知过而改”。

我们看到,打着“中式卷烟”和“减害降焦”旗号的卷烟制品近年来的同比销售量增加了80%,而其他卷烟制品只增加了3.3% 。烟草专卖局和烟草总公司这种官商一体、政企不分的体制没有丝毫改进。在2008年召开的国际控烟缔约国大会上,中国代表团被授予“脏烟灰缸奖”,但中国的烟草宣传、卷烟包装和烟盒设计至今不履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规定。

我们还看到,其他国家以烟草销售量逐年下降为文明进步的象征,我国却以逐年增加为经营成功的标志。一方面,学校、社会上青少年吸烟人数逐年增加;另一方面,烟草公司冠名资助烟草希望小学以及“烟草助你成才”的广告并不鲜见。在位于上海的中国烟草博物馆内,毛泽东、邓小平、宋庆龄、鲁迅等伟人名人抽烟的大幅照片竟被作为中国烟草文化的宣传品。

党中央和国务院对我国控烟事业十分关心。2013年底出台了关于领导干部要带头在公共场所不吸烟的规定,目前正在就修订《广告法》中烟草相关部分的条款征求意见。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起草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已报送国务院,并向社会征求意见。这个条例规定,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遵循“政府主导、单位负责、个人自律、社会监督”的原则。对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卷烟包装、危害警示、违法处分等都作了相应的规定。特别是将预防控制未成年人吸烟单列一章。相信这一条例批准实施后,对我国的控烟事业会有极大的推动。《条例》审定通过后,希望国家有关行政部门能将此作为日常任务督促检查执行,以免烟害不时回潮。

过去烟草行业曾以伪科学材料通过了若干国家奖励和通过了各种学术称号。我国控烟组织和广大群众,包括众多院士一直对此强烈反对,并希望国家有关领导部门能听取这些正义的呼声,组织专家进行复议审核,该撤销的坚决撤销。如“中式卷烟”和“减害降焦”类卷烟等都属不道德的伪科学。科学道德的根本是实事求是,有就有,没就没;没有做“减害”研究,却说有“减害”效果,进而以此牟利并危害公众,属于严重违反科学道德的行为。这些研究也违背了国家法规,任何进入人体的物品中加用中草药都应经国家主管部门审批,经营没有批准文号的产品就是违法。

此外,所谓“中式卷烟”的研究还违背了社会伦理,科学研究的目的应该是造福人类,决不能有害于人民健康。“中式卷烟”“减害降焦”这类卷烟产品都是在变相促销卷烟。所谓“低焦油、低危害”只不过是国际上早已被识破的数十年前烟草商的故伎重演,我国在卷烟内除了加香料外,有的还加了中药,并声称可以“减害”,受到了我国中医界的无情揭露和声讨。有关部门对这类产品却至今听之任之。

控烟工作任重道远,《条例》(送审稿)的公布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内容也有相当多的亮点,我们应该为此大声叫好。但是,我们必须充分估计到,控烟和反控烟的斗争不会停止。坚持《公约》精神、坚持《宪法》规定的“保护人民健康”的原则和今后对《条例》的完善和坚持更是全国人民的殷切期待和共同努力。

(作者系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科学报》 (2014-12-01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藻类DNA中潜伏巨型病毒基因组 从单细胞窥探生命奥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