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玮 来源: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2013-7-4 15:28:06
选择字号:
研究生招考引血统论战:外校生或被认为素养差
 
备受争议的改革
 
“去年,我还是从学生口中听说学院的招生制度变了,以前也从来没有人征求过我们的意见。”6月30日,复旦国务学院的一位副教授听时代周报记者解释了半天,然后愣愣地说:“这个做法感觉匪夷所思。你说,推免是对其他考生报考权利的剥夺吗?”
 
“而且,强化‘985’、‘211’的做法不应该反思吗?再者,不同学校的绩点可以横向比较吗?考虑难度系数了吗?”对于整套机制,这位副教授不甚理解。而实际上,他提出的问题正是推免制度面临的主要质疑。对此,教育学者也说法不一。
 
比如,选拔研究生是否应当强调第一学历?
 
复旦教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葛剑雄认为,看重985、211院校的学生无可厚非,本科就能考取好学校首先说明这个学生高中阶段的基础扎实;而一般情况下,重点大学培养的学生要比非重点大学好,这也是事实。
 
“不过,高校需要考虑特殊性。以985、211院校为主要考察对象的同时,还应适当挑选其他学校的学生。有时,招生要降格以求。”葛剑雄补充说。
 
但储朝晖的看法截然相反:一个学生入读的第一所大学,除了与自身能力有关,还取决于家庭条件、社会背景等多重因素。简单从第一学历判断一个学生的素养,这是一种主观臆断,而非科学的眼光。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时代周报,目前,推免资格的确定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些名额集中于少数名校,而直接后果便是名校生受到优待,二、三本院校的学生则失去了进入精英大学深造的机会,进而制造了一种学历歧视。长此以往,本科教育更加无法摆脱名校情结了。”
 
在他看来,推免制度需要进一步改革:第一,所有学生都要平等享有推免的机会;第二,推免考察过程中,须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包括考虑是否应由社会机构组织统一的研究生学术水平测试;第三,在招生过程中,赋予导师更多自主权。”
 
而另一个核心问题,争议同样存在:高校增加推免比例,甚至100%接受推免的做法合理吗?
 
“只有那种专业标准明确、学生素养可以通过公开、透明的考核加以区分的学科才具有扩大推免招生的条件。但像思想政治这样的‘软性’专业,即便考试都很难衡量两个学生的差距。而现在,试也不考了,我认为问题很大。”储朝晖说。
 
其实,更现实的问题是,那些未被推荐的学生怎么办?他们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短期之内,我们不会取消统考。毕竟,对于二、三本院校的学生而言,这是一个上升通道。而且,统考生中也有整体素质较好、学习刻苦的学生,不能一棍子打死。”华政一位硕士点导师组组长告诉时代周报。
 
不过,这位组长对于统考生有时也很纠结,尤其当他们来自那些号称“考研一面旗帜”的学校,即某些地方院校,他们的学生从本科入学起便着手准备考研。这其中既有能力不错的科研人才,也不乏优秀的“考试机器”。
 
“有一种可能,一些名校拒绝统考是在生源较好的前提下,有意避开考研大户。”这位老师表示。
 
而从长远来看,有学者认为,以推免制代替统考制乃必然之势。葛剑雄表示,研究生教学比本科更注重教师与学生的关系。对于导师而言,生源非常重要,这并非一定指学生来自哪个大学,或者成绩如何,而是看他能否适合专业的需要。所以,自主招生、实地考察,这是研究生招生改革的方向。
 
“我们要改革现行的统考制度,不能因为一些学校进行推免后出现问题就回到统考的老路上。但在过渡时期,可以保留部分统考名额,等推免制度逐渐成熟,并获得社会认可后,统一取消考试。这可能是较为理想的做法。”熊丙奇说。
 
权力寻租担忧
 
当推免逐渐成为研究生招录的主要方式之一,与推免相关的夏令营也被置于聚光灯下。这个短期活动真的能为学校招来更好的生源吗?
 
华政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去年7月第一次举办了夏令营,规模为40人,持续5天。主要活动包括香港大学李连江教授等人所作的三场学术讲座、一次以乌坎事件为主题的学术交流,以及学术论文竞赛等。
 
目前,各高校的夏令营活动主要分为两类,有的与推免直接挂钩,有的则间接相关。华政属于后一种。“我们鼓励入营的同学在9月正式推免时报考华政,而且,推过来的免试生中,我们会优先考虑夏令营的学生。”华政硕士生导师张熹珂告诉时代周报。
 
与大多数夏令营项目一样,复旦国务学院的这个项目与推免直接相关。今年,该学院的日程计划也为5天,内容包括三场学术讲座、营员交流、分组讨论、校园参观等。而最为关键的是营员面试。
 
据了解,在小组讨论、营员面试等环节表现较好的同学最终会得到一张预录取通知,录取比例接近1:1.5。尽管正式的推免要等到9月,但剩下的只是程序问题。
 
“以前,我们招收推免生完全只是凭借十几分钟的面试,感觉就像盲人摸象。”张熹珂认为,相较之下,夏令营的方式更加科学。至少,在三四天的相处中,对学生的科研能力、团队合作能力等会形成初步的判断。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在夏令营中能够引起老师关注的往往是性格开朗、善于社交的学生,而他们的学术科研能力并不一定强于那些寡言敏行者。”
 
“我倒是觉得,我就是想招外向、开放的学生。”葛剑雄认为,“哪怕一个杰出的科学家,我们也要承认,过于内向、不善表达是他的缺点。而且,没有哪个合格的老师会肤浅到只停留于外在表面而忽视真才实学。”
 
“利用夏令营的方式选拔人才,有一个前提条件,即选拔者要具有独立、客观的判断能力。但在中国的大学里,行政权力发挥着很大的作用,而真正的学术规范没有得到较好的执行,很多老师都会受到权力、功利等因素的影响。而在这种背景下,夏令营里的选拔显得并不可靠。”储朝晖说。
 
这也是林端最不服气的地方。在她看来,夏令营是一场活动,很难引入社会机构进行监督。而整个选拔,入围营员甚至不用笔试。鉴于此,如何保证这一过程没有行政权力被滥用?
 
对于这个问题,葛剑雄比较乐观。他认为,通过夏令营招生,寻租现象反而可以减少。因为,学生与老师在活动中一起相处、接触,每个人的表现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表现最差者反而被录取,那么就清晰地暴露了寻租的问题,剩下的就是纪委与监察部门的事情。
 
而储朝晖的看法较为悲观:研究生招生不能只靠纸面考试,应当具有更全面的评价体系,但问题是,我们还没有建立专业的学术评价机制。如果要进行彻底的改变,那要从改变学校的管理体制、评价体制入手,让高校的专业人员取得真正的自主权。而暂时之策只能看导师的专业权力在可以监督的前提下能否获得更大的发挥空间。
 
“整个改革是否会让研究生生源更好?”面对时代周报的询问,复旦国务学院一位教授坦承:“院里一些老师对这个问题也有看法。究竟怎么样,或许可以做一些实际的调查。”(文中林端为化名)(原标题:名校竞推免试和夏令营选拔 研究生招考引爆血统论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化学家创造出最亮荧光材料 全球植物种类最丰富岛屿“家底”摸清了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科学家发布7年宇宙观测结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