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发红 郑红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3-5-6 9:39:04
选择字号:
联合国2013年首轮气候变化谈判无果而终
 
核心阅读
 
联合国2013年首轮气候变化谈判5月3日在德国波恩落幕。来自175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名代表参加了持续5天的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两方面内容,一是为计划于2015年拟定的新气候协议讨论框架结构,二是探讨各方在2020年之前增强在减排措施方面的行动力。谈判各方分歧明显,围绕德班平台展开新一轮气候政治博弈。
 
本论谈判围绕《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德班增强行动平台问题特设工作组”(德班平台)展开。德班平台谈判是2011年德班会议决定启动的一个新的谈判进程,目标是在2015年达成适用所有缔约方的法律工具或者各方同意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成果,并力图使其在2020年生效。2012年年底召开的多哈会议实现了国际气候谈判格局的平稳过渡,谈判中心自然转向德班平台谈判,各种矛盾和各方政治力量的博弈也集中到此。
 
“灵活做法”实为逃避责任
 
发达国家在会议中提出了一些所谓的“灵活做法”,以解决减排问题。部分发达国家提出,减排协议“应该与国内生产总值挂钩,这样发展中国家将更有减排动力”。还有发达国家提议,2015年新的气候协议应该以各国自愿承诺的减排措施为基础,而不是自上而下规定减排额度。
 
中国应对气候变化首席谈判代表苏伟表示,发达国家的这些主张反映出他们不希望延续《公约》原则,以及试图逃避历史责任的一贯立场,“发展中国家决不会接受”。苏伟说,发达国家对气候变化承担着主要责任,后果却要由面临发展经济、消除贫困、改善人民生活等挑战的发展中国家承担。发达国家必须大幅度绝对地减少排放量,发展中国家则要在可持续发展过程中尽可能少排放。这体现了“公平”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
 
发达国家将条件和义务倒置
 
由最不发达国家以及岛国组成、代表83个国家的一个国家联盟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将来会付出更大代价。”发展中国家认为,发达国家对遵守承诺没有做好榜样,始终不愿意承认对全球变暖负有历史责任。路透社的报道指出,中国坚持发达国家应该在2020年之前比1990年减排25%—40%,而奥巴马政府仅计划减排4%。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菲格雷斯说:“我们要采取更多行动、更快行动。”她指出,距离德班会议提出在2015年达成新的协议,时间已经过去1/3。按照《公约》要求,发达国家除需自身减排外,还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转让以及能力建设支持,使发展中国家能在确保发展和消除贫困优先需要的前提下采取措施,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但许多发达国家将这一规定的条件和义务倒置,要求发展中国家先达到减排目标,然后才兑现提供支持的承诺,对发展中国家的减排努力造成了阻碍。
 
应对气候变化迫在眉睫
 
就在此次气候会议召开之际,位于美国夏威夷的冒纳罗亚天文台二氧化碳监测站发布了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监测报告,其浓度达到了399.72ppm,即将越过400ppm大关。有专家预测,照此情形发展,本月内二氧化碳浓度将超过400ppm。
 
一些气候研究专家认为,二氧化碳浓度达到400ppm是一个界限值,超过该界限值后,全球气温将因此上升2摄氏度。这将是气候变化发生不可逆转改变的临界值。上世纪50年代开始记录二氧化碳浓度时,这一数值只有315ppm,此后一路上升。另一大型二氧化碳监测站位于北极地区,这里记录的二氧化碳浓度去年已经超过400ppm的临界值。
 
德国观察组织国际气候政策小组组长斯文·哈梅林说:“波恩的谈判表明,几乎没有一个国家想到,世界对于气候保护的目标应该大幅提高。过去几年,世界通过了很多气候保护法律,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现在的核心问题是,这些措施如何能够广泛发挥作用。”
 
6日至7日,第四届彼得斯堡气候变化部长级非正式对话会议将在柏林举行。哈梅林呼吁与会的35国部长结合本轮波恩谈判,为未来几年各国在政治层面的具体义务做好准备。“核心的问题包括发达国家在2020年前更高的气候保护目标,发展中国家更多的气候保护承诺,未来几年发达国家明确的财政承诺和创新的财政机制。”
 
点评
 
陈迎(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本次会议是今年首轮气候变化谈判。虽然谈判场面相对平静,但场内场外暗流涌动,各方分歧依旧,未来谈判依然任重而道远。目前谈判分两大议题平行推进,一是有关2020年后的国际气候制度安排,二是提升2020年前的减排行动力度。
 
前者的焦点是如何体现公平和“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及各自能力。公平问题尽管不是独立的谈判议题,但它贯穿始终,是国际气候制度的核心和重要基石。只有被认为是公平的国际气候协议,才能得到各方的接受并顺利实施,否则再大的“雄心”也只是一纸空文。所谓“适用所有缔约方”绝不是发达国家逃避历史责任和抹杀“共同但有区别责任”原则的理由。至于如何理解和具体定义“责任”和“能力”,如何保障发展中国家“公平获取可持续发展”的权利,将是未来谈判不可避免的焦点问题。
 
后者主要与《京都议定书》二期发达国家承诺减排目标和履行资金和技术转让义务有关。事实上,结束巴厘路线图谈判还遗留了不少悬而未决的问题,特别是后续资金落实和能力建设是发展中国家高度关注的问题。这些议题能否顺利推进对德班平台谈判成败也起到关键作用。
 
德班平台谈判进程为期4年,至今时间已过去大约1/3,但谈判仍未进入实质阶段,前景尚不明朗。未来需要在进一步凝聚各方政治意愿的基础上采取灵活务实的态度,加快谈判节奏,有效推进谈判进程。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