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洁 贾代腾飞 来源:长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3-4-18 10:35:37
选择字号:
对话复旦投毒案双方家属 黄父:对嫌疑人没偏见

昨日(4月17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黄洋的寝室门口增加了保安,学生要凭卡进入 特派记者 贾代腾飞 摄
 
复旦投毒案受害者黄洋的去世,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独子骤然离世,黄洋的父亲黄国强更是悲痛难掩。
 
想起儿子的点点滴滴,他痛心地告诉记者:儿子病情迅速恶化,深陷昏迷都来不及跟自己说句话。
 
当得知儿子身体不适住院,他立刻从家乡四川荣县赶往重庆再转到了上海。4月3日,当时只知道儿子黄洋的肝脏受到了损伤,检查一直在做,可一直也没找到原因。不过,肝病对这个家庭来说并不陌生。黄洋的母亲就曾因肝病做过大手术。而治病的钱,就是儿子用奖学金和在外勤工俭学的收入来支付的。
 
对话>>>

受害人父亲:儿子去世前没能说上话
 
昨日上午,经黄洋父母同意,中山医院为黄洋做了尸检。黄洋的父母明确表示,希望配合警方调查,还儿子一个公道。尸检结果将成为重要的案件证据。
 
黄国强告诉记者,目前仍未接到院方通知结果,也没有警方关于案件的进展情况。据悉,目前黄洋家属已请好了律师。
 
此外,黄家的几位亲属也赶到了上海与黄洋父母会合。复旦大学已安排黄洋家属一行7人住宿,包括黄洋父亲黄国强、母亲杨国华,以及三姨、三姨父、四姨父和表姐。
 
记者:您儿子黄洋的检查和调查是否有了结果,可否确定中毒原因?
 
黄父:还没有接到儿子的调查结果,还不知道确切原因,正在等院方的结果。
 
记者:据您所知,警方的调查有进展么?
 
黄父:也不知道警方的情况,也还在等。
 
记者:黄洋去世前最后跟您说了些什么?
 
黄父:他一直都在昏迷,都没有跟我说过话。
 
记者:您来上海看望儿子,他当时的情况怎么样?
 
黄父:我4月3日过来的,儿子已经不能说话。当时一直在做检查,也查不出怎么回事,只知道肝受到损伤,一直在保肝。
 
记者:后来治疗情况怎么样?
 
黄父:7日他就陷入昏迷,昏迷就没有醒来,病情很快恶化。
 
记者:是在9日查到了中毒物质?
 
黄父:当时说是有毒物质造成了肝损伤。
 
记者:您曾经见过林姓同学吗?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
 
黄父:我来的那天去他们寝室借住过一晚,儿子当时在医院。我当时见着了姓林的同学。寝室就是我和他两人住。他问我“找谁?”,我说是黄洋的父亲,我先主动打招呼的。当晚住在寝室,没有聊其他的情况。
 
记者:现在警方已将姓林的同学列为嫌疑犯,您怎么看?
 
黄父:我当时看不出什么,我感觉他没什么异常。要等警方先有判断才行,没有证据不能去判断。我不了解这个同学,对他没有情绪、偏见。
 
记者: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处理,有什么安排?
 
黄父:黄洋已经死了,要等调查结果。学校对我们这边都有接待安排,看事情的发展再作处理。
 
嫌疑人姐姐:弟弟善良 不可能害人
 
特派记者 贾代腾飞
 
目前,投毒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昨日,记者打听到投毒嫌疑人汕头老家姐姐的电话,起初在电话中,她拒绝承认自己是林某的姐姐,两次以打错了为由,挂断了电话。
 
记者随后尝试用短信与之沟通,在发了六条短信后,接到了她的回复。她在短信中说:作为一个市民,也看过新闻了。希望媒体据实报道,凭良心办事。她对那位死者感到惋惜,盼望能早日水落石出,但也别冤枉好人。
 
20分钟后,她发来了第二条短信:据我了解,他(弟弟)是一位善良的人,心地非常好,有同情心。他不可能害人的,如果有人想害他,会遭天谴。
 
目前,犯罪嫌疑人林某已经被警方控制,但据记者了解,遇害人黄洋生前寝室共住有3人,还有一位神秘的第三人暂时失去联系。微博上大量网友也在搜寻任何蛛丝马迹,想要“扒”出这位第三人。
 
昨晨6时49分,微博实名认证为资深媒体人的范烨发出一条微博称:复旦投毒案可疑人物“诛姜成”被挖出,猜测是林某本人。“诛姜成”曾在百度问答中多次针对“二甲基亚硝胺”提问。该微博截至记者发稿时,已经转发了2万多次。
 
同时有网友指出,姜成就是黄洋寝室的第三人,林某投毒原本意在杀姜成,没想到黄洋误饮致死。
 
但据记者核实,第三人并不姓姜,而是姓葛。
 
记者通过网络社交工具查询到了这名葛姓同学的一些资料。
 
资料显示,葛同学是上海人,本科就读于中山大学,与犯罪嫌疑人林某同校。2010年考入复旦大学医学院读硕士。
 
在葛同学上传的一个名为“研究生”的相册里,记者没有发现受害人黄洋和嫌疑人林某的照片。
 背景>>>
 
媒体还原复旦投毒案疑犯
 
性格有点复杂 多次探望受害人
 

嫌疑人林某微博认证头像

27岁的实习医生林某成为这起投毒案的嫌疑人,目前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案发时,嫌疑人林某已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超声科实习。嫌疑人林某1986年出生于汕头,本科毕业于中山大学医学院,研究生考上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进入中山医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成绩优异,学生会副主席,获得国家奖学金,发了8篇论文,其中5篇为第一作者。
 
优等生忽然之间成为给同学下毒的犯罪嫌疑人,这让林某的同学、朋友和同事都难以理解。
 
学医:热爱还是“遵命”?
 
林某并非从一开始就热爱医学,学医是父亲的希望,林某听从家长的意见而学医。
 
林某曾在文章中自述,进入医学院学习一本没有特别深刻的体会,只是觉得从医是一个铁饭碗。不过,林某到广东当地的医院见习后,却转变了最初的想法。
 
当时,林某在急诊科实习,有一天担架送来一名昏迷患者,其妻子在旁边焦急万分。直到诊断的医生说了句“没事的”,其家属才放下心来。林某那时体会到医生是一棵可靠的大树,“医学是神圣的!”
 
经过见习,林某称:“我感受到了医学的神圣!”
 
性格:开朗还是古怪?
 
与林某一起组织过活动的段同学回忆,林某碰到熟人都会主动打招呼,对师兄师弟也比较客气。不少见过林某的校友,对其的描述仍大多是“阳光、热情”。
 
不过,记者从林某的高中同学了解到,高中时期林某比较腼腆。
 
林的高中同学小吴表示,中学时期林某性格比较安静,不过待人真诚,挺聪明,是一个和善的人。“那时候竞选班干部,林很想参加又害羞,硬着头皮站在台前读宣讲稿时不敢抬头,声音很轻”。
 
小吴给林某介绍了一个女孩,但两人没谈成。女孩认为林某性格有点怪,会在网上聊天时忽然下线。
 
小吴坦言,林某的脾气确实有点古怪,有时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活在自我的世界中。
 
考博:与导师出现不快
 
记者查阅林某的新浪微博发现,从今年3月至4月期间,林某似乎处于工作压力较大的状态。
 
今年3月9日正值其学校博士考试,林某却没有参加。林某曾在微博中表示,他与导师出现了不愉快。(据东方早报)
 
复旦学子自发为遇害同学默哀捐款
 
悬挂千纸鹤 愿学长一路走好
 
特派记者 胡洁
 

千纸鹤寄语悼念逝者 特派记者 贾代腾飞 摄

“黄洋师兄,一路走好!”、“天堂将再有一位天使”、“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愿生命待你好……”
 
昨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西院的操场围栏上,悬挂着上千只千纸鹤。千纸鹤随风摇曳,复旦学子们希望将各自的悼念寄语送给在投毒案中遇难的同学黄洋。
 
缺席的考博复试
 
就在黄洋住院的7日这一天,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发布了2013年博士研究生复试名单。记者看到,在这份392名同学入围的名单上,黄洋的序号为105。按照学校安排,他应于当天上午和下午分别参加临床专业院系耳鼻咽喉科学专业的笔试和面试。此前,已有消息称,黄洋的初始成绩已排在该专业的第一名。病重的他未能参加复试。
 
在黄洋宿舍医学院20号研究生宿舍楼门前,记者遇到同住在一栋楼泌尿专业的林同学。他说,直到13日看到有警察将一位蒙面的同学带走,才知道寝室出了大事。
 
千纸鹤寄哀思
 
黄洋的遭遇牵动了复旦学子的心。昨日上午,有同学告诉记者,利用课间的时间,学校各院系的同学都在用白纸折千纸鹤,写上悼念的话语挂在医学院枫林校区操场的围栏上,表达哀思。
 
记者看到,千纸鹤上写满了各种话语。有同学画了一个蜡烛表达心意,也有同学写上“愿人心涤除险恶”,还有同学作了一首首小诗表达对学长的祝福,而更多的则是同学们表达着对逝去生命的惋惜之情。
 
不少路过的同学纷纷驻足默哀。一位女同学表示,其中有一只纸鹤是她折的。“学长离开太可惜,希望他一路走好!”
 
傍晚,同学们组织了募捐。有来自四川的同学告诉记者,她为老乡捐了500元,希望能尽上自己的绵薄之力。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失重或让宇航员血液倒流 中国科学家首次提出铁蛋白药物载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