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冬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2-19 8:15:48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报:“圈海”能否化解渔业危机
——大型海洋保护区遭遇监管瓶颈

 
新的海洋保护区成为商业渔船的禁区。图为密克罗尼西亚群岛附近的鲔鱼围网渔船。
 
图片来源: CHRISTOPHER PALA
 
捕渔船队可以到达遥远的大洋深处,而这些区域曾经是大批鱼类的避难地……它们急需大型人造保护海域。
 
■本报见习记者 张冬冬
 
像往常一样,Alyson Kauffman聚精会神地阅读着计算机从全球搜集来的海洋学数据,包括浮游生物浓度和水温的地图。接着,作为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郊区的一个卫星公司GeoEye的分析员,她将报告发送给客户,这些客户都是海上渔船的船长。每份报告都将可能是珍贵物种——如鲔鱼和剑鱼——聚集地的区域标识出来。“我们的工作是让渔船捕鱼更有效率。”她这样说。
 
然而,这样的鱼群聚集区域越来越多地成为高科技捕鱼队伍的禁区。在过去的6年中,美国、澳大利亚和英国设置了大型的海洋保护区,在190多万平方公里——大小相当于墨西哥的国土面积——的海域内禁止捕鱼。而且随着各国正在认真考虑在未来几年内将另外360万平方公里的栖息地设置为禁渔区,更多“百万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将会出现。较早的保护区大多关注小区域的珊瑚或沿海鱼类资源,而这些新的大型保护区专为保护公海生态系统所设立,包括那些通常在较广阔区域生存的鱼类或其他动物。
 
这一发展趋势让那些为世界海洋过度捕捞而担忧的科学家兴高采烈。这些保护区“真的可以改变游戏规则”,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渔业科学家Daniel Pauly称。他表示,现在捕捞船队有技术可以深入到遥远的深海区域,而这些区域曾经“是大批鱼类的避难地……这些鱼类很紧急地需要大型人造的保护海域”。
 
然而,这些巨大的保护区也给科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研究人员努力设计并投资研究,以便监视大范围海域上的变化,并判定这些保护区是否可以切实帮助海洋生物的繁衍。管理者试图解决怎样在遥远海域禁渔的问题。同时,一些环保人士担心,如果允许各国在没有对保护区进行切实保护的情况下只进行名义上的保护,设计“百万平方公里的保护区”的行为会变成一个猜谜游戏。
 
三足鼎立
 
至今为止,3个大型保护区吸引了最多的注意力。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指定西北夏威夷群岛附近大约36.2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作为美国国家海洋纪念碑,禁止一切捕捞行为。2010年,英国在印度洋的查戈斯群岛附近划定了一个更大的保护区。去年,澳大利亚禁止在珊瑚海的大部分区域捕鱼,面积为989842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最大的禁渔区。
 
在这3个保护区中,只有查戈斯群岛保护区曾被过度捕捞——主要是捕捞鲔鱼。大多数的资源被耗尽,自然资源保护论者希望保护区可以帮助修复生态系统。但是商业渔船——它们极力反对设立保护区——对此持怀疑态度。总部在西班牙马德里的鲔鱼船队协会OPAGAC的Julio Moron认为,敏捷的鲔鱼可以游得很远,因此即使存在一个“百万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它对“公海生态系统的影响也是微不足道的”。
 
主流的海洋生物学家态度则更为乐观。在太平洋附近的研究发现,那里的鲔鱼并不一定会游很远的距离,因此一些科学家相信查戈斯的鲔鱼会在近1000公里宽的保护区内一直生活。
 
“鲔鱼通常不会迁徙。”英国伦敦动物学会的遗传学家Heather Kolderwey说,“它们会存在于海底山、岛屿、上升流和适合捕食区域——查戈斯群岛提供了所有这些。”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史密森学会的高级科学家Bruce Collette预测查戈斯群岛的资源会“达到几十年内地球上最密集区域的程度”。英国考文垂华威大学的海洋生态学家Charles Sheppard补充说,鲔鱼不会是保护区的唯一受益者,“禁止捕捞鲔鱼也阻止了鲨鱼、旗鱼、海鸟和海龟的损失”,鲔鱼捕捞者曾经无意捕杀过这些物种。
 
监管面临挑战
 
然而,要证明保护区确实帮助了鲔鱼和其他物种是很困难的。在禁渔区设立之前,研究人员凭借数据收集来估计种群数量。目前,由于保护区禁止渔船捕捞,研究人员正在寻找替代方案。
 
例如,在去年底横跨查戈斯保护区的巡游中,研究人员使用一些电子眼,在不杀死鱼类的前提下测量生物的数量。澳大利亚西澳大学的定量生态学家Jessica Meeuwig在海洋中悬浮放置了1个安装有两个摄像头的十字形装置,并使用1袋鱼饵吸引鱼类。摄像头记录3个小时,使研究人员可以“判定哪些物种存在以及它们的相对丰度和大小如何”,她说。通过回到站点后的反复分析,研究人员最终可以了解这些种群的数量是否真的在增长。
 
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Andrew Brierley采取互补的方法,使用最先进的回声测深器来调查Meeuwig的摄像头附近的鱼类和其他动物。他说,这些声纳数据“会告诉我们图像数据对那片海域来说是否有代表性”。
 
同时,保护区的管理者试图通过巡游海域来了解在广阔海域里禁止捕捞的效果如何。还有另一个选择,华盛顿皮尤环境组织资助的研究使用卫星图像和数据来监视偷猎者。“卫星遥感并不便宜,但比派出一架飞机来巡视海域要便宜得多。”深化这一想法的非营利组织SkyTruth的负责人John Amos这样表示。他相信,像GeoEye这样帮助渔船定位鱼群的公司已经拥有技术可以产生定位非法渔船的图像。(GeoEye官方表示已准备好提供必要帮助。)
 
发展中的大型保护区
 
执法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皮尤全球海洋遗产项目负责人Jay Nelson表示,另外有5个禁渔保护区将会设立,他在促成这一行动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他们试图保护英国皮特凯恩群岛和百慕大群岛、新西兰克马德克群岛以及智利复活节岛。“我们需要在工业捕鱼船队锁定目标之前设立保护良好的大型海洋保护区。”Nelson说,“10年后就太晚了。”
 
公众和媒体为避免误解,需要详细翻查新的大型海洋保护区的条例。比如,太平洋岛国基巴里斯的总统Anote Tong在2008年设立了40.8万平方公里的凤凰群岛保护区后,赢得了很多环保奖项。他曾反复强调这是“一个完全受保护的海洋公园……禁止捕鱼及其他剥夺资源的行为”。然而实际上,只有位于太平洋中部的3%的区域实现禁渔,该区域是世界上最后一个鲔鱼聚集区。在保护区的其他地方,外国渔船正在以被区域渔业科学家警告为过度的速度捕鱼。然而这对于新西兰希拉里研究所国际领袖奖和美国Peter Benchley海洋奖的管理者来说也许是新闻——他们称去年在授予Tong奖项时,以为整个保护区都完全处于禁渔状态。在非营利组织保护国际基金会的协助下,目前的计划是将凤凰群岛保护区的禁渔面积在2014年达到25%。“由于其战略位置,如果它能成为完全的禁渔区,将对鲔鱼保护至关重要。”Pauly说。
 
随着近期“百万平方公里的保护区”政策的制定,一些小的规定也在实施。去年夏天,库克群岛宣布,它将设立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公园,将覆盖100万平方公里的南太平洋海域。新喀里多尼亚岛附近将会建立140万平方公里的保护区。
 
自然资源保护论者很高兴各国都有比较宏伟的想法。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渔业经济学家Ashley Strub表示,禁渔的百万平方公里保护区的设立符合成本效益。她的研究发现,与大型保护区相比,小型保护区每平方公里会多花费100倍的资金。然而大型保护区不能取代小型保护区。“沿海和小岛的物种资源与公海有区别,”她说,“两者需要兼顾。”
 
《中国科学报》 (2013-02-19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