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见习记者 张文静/编译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3-10-4 18:47:04
选择字号:
海洋研究打开美国古巴合作之门
 
在古巴北部美丽的La Redonda湖畔,生长着一大片茂密的红树林。这片红树林,有可能在未来帮助打开美国与古巴这对宿敌的科学合作之门。
 
科学合作现转机
 
正午时分,La Redonda湖畔浓密的红树林遮蔽了刺眼的阳光。不远处,有一艘停靠在湖边的快艇,一行六人从艇上走了下来。他们不是观光客,而是一批生态学家。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收集红树林生态系统的基线数据,并探寻当地大口黑鲈鱼消失的秘密。
 
这种鱼类曾广泛存在于这片红树林围绕的湖水中,但在过去几年间却逐渐消失了。不断升高的水温或其他气候因素都可能成为导致其消失的原因,但研究者称目前还没有排除任何可能的因素。
 
Adán Zúiga Ríos是这个研究项目的负责人,他想知道在150公里外拥有几乎完全相同的红树林的美国佛罗里达州南部是否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生态系统没有国界。”作为当地海岸生态系统研究中心(CIEC)的主任,Ríos在意识里一直这样认为。但在现实中,他却无法与美国的科学家共同合作来收集在佛罗里达州相对应的数据。
 
“任何其他两个国家”的合作都不会像古巴和美国这样艰难,Ríos感叹道。长达51年的贸易禁运使得两国的合作即使有可能,执行起来也会相当复杂。
 
但现在,转机似乎出现了。
 
今年早些时候,古巴取消了“白卡”——一种想要出国就必须拿到的出境签证。同时,阻碍两国专业人员,特别是医生和科学家,到访对方国家的另一个障碍似乎也有松动的迹象,自然资源保护论者、美国环保协会(EDF)古巴项目主任Daniel Whittle说。
 
7月,Whittle在古巴主办了一个渔业研讨会。在研讨会上,他从美国和古巴两国的官员口中听到了使他感到振奋的消息。他说,虽然还没有提出正式的倡议,但两国政府似乎都在为两国人员面对面的交流提供更多机会。这些交流不止是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举行的那些礼节性的活动。
 
对红树林的研究只是两国有可能开展的合作领域的其中一个。对于美国和古巴这两个邻国而言,它们在环境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们能够从对方身上学习到的东西还有很多。”200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前主席Peter Agre说。近几年来他曾三次奔波于美国和古巴之间以推动两国的交流。
 
两国也同样有一些需要学会避免的东西。“共享环境意味着共担风险。”Whittle表示。他管理的组织自2001年起就已经开始与古巴的CIEC等机构在海洋保护方面进行合作。
 
当前,近海石油勘探和商业捕鱼行为是两个威胁到海洋安全的活动。奥巴马政府已经在某些领域的科学交流开放上迈出了一小步,比如石油。“这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Whittle认为,尽管“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合作之路崎岖不平
 
美国和古巴两国科学家之间的联系可以追溯到19世纪,但大多数的交流在1961年戛然而止。当时,肯尼迪政府切断了与古巴的联系,而后又在古巴社会主义领导人Fidel Castro掌权后对古巴强制执行了贸易禁运。
 
两国的科学交流在20世纪70年代有所松动。当时,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史密森学会与古巴科学院签署协议以重建两国有限度的交往。
 
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克林顿政府执政时期,科学家们发起了其他的合作,包括由纽约植物园领导的帮助古巴识别易受伤害的植物种类的项目,这个项目至今还在继续当中。
 
但是,现在存在的障碍仍然足以令人望而却步。“一些基本的资料很难取得。”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市的海岸联盟的创会理事James A. Powell称。他的团队被哈瓦那大学海洋调查中心(CIM)邀请来共同参与一项针对海牛的研究。
 
Powell称,自2003年起,他们就发现了此前未被发现过的海牛群体在古巴和佛罗里达州之间的迁移活动。研究者们利用大量的照片数据库来对个体动物进行追踪,并通过船只撞击留下的特殊伤痕来进行识别。Powell还记得,1978年他在佛罗里达州亲自拍摄到的那只海牛,2007年在古巴的一个海滩上再次被观测到。
 
Powell表示,古巴的研究人员已经从海牛的活体和尸体上收集到了DNA。这些DNA表明,佛罗里达州最主要的海牛种类与在古巴发现的安替列群岛海牛的相关性也许比之前想象的还要紧密。
 
而且,该研究的一个重要的成果就是确立了海牛的死因。其中,CIM的研究显示,很多古巴海牛溺死在捕鱼的渔网中。
 
古巴政府已经采取措施限制海牛活动区域的捕鱼行为,海牛的数量由此开始回升。如果美国和古巴两国之间没有相关禁令,Powell说:“也许我们还可以在这个强有力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更为广泛的保护项目。”
 
Powell所说的禁令,其相关规定由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负责制定。禁令允许美国的科学家在古巴开展自己的研究工作,但对于古巴人的工作则不予支持。美国研究人员在古巴不能捐赠设备,也不能购买任何永久性物品,无论是船只还是办公室。
 
“我所有的设备,包括双筒望远镜,都必须到美国政府进行登记并获得许可后才能带到古巴。”Powell说道。
 
这些规定使得科研活动变得束手束脚,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海洋基金会的生物学家Fernando Bretos说。
 
自1999年起,他就在古巴从事海龟研究。为了追踪海龟的洄游路径,Bretos必须将小型卫星追踪器带到古巴。但仅这一项的批准,就让他等了几个月。后来,Bretos又发现,由于没有“信息共享”的许可,他不能教古巴科学家如何将追踪器安装在海龟身上。由于担心许可的批准工作又要耽误一年的时间,Bretos只能决定自己来安装。
 
希望与忧虑并存
 
面临隐患的不仅仅是科学。
 
自2011年起,古巴开始开放经济。有专家担忧,迅速增长的捕鱼商业会对一些物种到美国海域的迁移造成影响,如石斑鱼、鲷鱼和大海鲢。环境污染和沿海开发也会对整个佛罗里达群岛区域内的濒危动物,如海牛、鲨鱼和海龟,造成不利影响。
 
更大的威胁来自古巴对海底石油的勘探计划。目前,由于在中北部海岸只有一个钻探设备在作业,古巴的石油开采量还比较少。但也有忧虑的声音称,石油储量是巨大的,一旦发生井喷则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
 
“深水地平线事件就是一个转折。”提到2010年墨西哥湾的漏油事件,Whittle说,它让每个人开始意识到海洋是一个共享的生态系统。
 
2012年,美国国务院和古巴外交部开始讨论可以尽快签署一份协议,对有可能发生的漏油事件的相关程序和条款作出规定。
 
科学家们希望美国和古巴两国关系的改善能够进一步扩展。今年2月,一批科学家在给奥巴马总统写的一封信中提到:“与古巴合作开展环境研究项目的过程仍然令人望而生畏。”他们希望奥巴马总统能继续对在古巴进行研究工作时涉及的设备和活动批准过程进行改革,同时放松对资金的限制。
 
尽管目前还没有官方回复,但这封建议信的一些签名者已经见到了白宫和国务院的工作人员,并对建议信中的内容进行了讨论。科学家们乐观地相信,在奥巴马总统第二个任期内,美国和古巴两国的科学合作有望进一步开放。
 
但是,古巴也有其自身的限制,科学家们称之为“过多的官僚习气和过少的资金投入”。所有研究项目必须接受政府机构的审查,这个冗长的过程经常需要等待数年。而好不容易使研究项目开始进行了,项目的持续性却又得不到保证。
 
好在与政府机构不同的是,古巴的科学家们正在积极地贡献着知识和热情。
 
在Agre的古巴之行中,“那么多热情的、想要在科学领域有所作为的年轻人”使他动容。他补充道:“政治从来就不是问题。我们一旦开始讨论起科学,互相之间的联系马上就建立起来了。”
 
Agre和其他的科学家们都希望,这种联系能够越来越常态化。■
 
(本文部分内容编译自《科学》杂志)
 
《科学新闻》 (科学新闻2013年第09期 科学·深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