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玲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8-6 8:56:50
选择字号:
揭秘美国国家科学院:影响美国的强大力量
 
在美国,有一个关于思想库的形象描述:“美国思想库的研究报告,决定着美国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一生。”
 
■本报记者 王玲
 
186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NAS)诞生于南北战争的硝烟中。而它的萌芽则要追溯到18世纪至19世纪一些科学家自发形成的民间团体,最直接的根源当属成立于1850年的“科学丐帮”。
 
1851年,丐帮发起者之一美国联邦政府海岸勘测局局长亚力山大·达拉斯·巴赫在一次公开讲演中首次提出了“国家科学院”的雏形,呼吁联邦政府成立促进科学发展的组织,并“为政府提供科学技术方面的咨询,并在科学事务中指导公共行为”。
 
爆发于1861年的美国内战催化了国家科学院的成立。由于当时很多人向政府贡献自己新发明的武器设计,而这些发明的科学性和可行性都需要经过专家的评审,于是,“丐帮”成员,著名科学家亨利建议海军部成立一个咨询机构,审查这些发明并且试验新的武器。1863年2月,海军批准了亨利的计划,建立“永久委员会”。
 
与此同时,“国家科学院”的提案也不失时机地被重申。这项提案由马萨诸塞州联邦参议员亨利·威尔逊于2月20日提交国会。3月3日,也就是国会休会前的一天,这个提案没有经过任何辩论就顺利通过参众两院,并由林肯总统当天签署生效。国家科学院在法律上成立了。
 
美国总统签署的科学院成立法案只有三个非常简短的条款:第一,确定了NAS的50名创始成员;第二,规定NAS的会员名额为50,新成员的产生需要在空额出现之后进行,NAS拥有自己的规章条例,选举新成员的权力;第三,NAS每年应该召开一次大会,并且在政府的任何部门需要的时候,就指定的科技人文等方面的议题进行“调查,检验,实验”并作出报告。
 
事实上,没有广泛征求意见,匆匆成立的NAS在成立法案中甚至弄错了两个创始人的名字。同时期一些非常著名的科学家并没有位列其中,反而是一些对科学贡献甚微,甚至一点贡献都没有的人入选,招致了不少科学家的反感,NAS被讽刺为“速成学院”,“相互标榜学会”。
 
最初的工作
 
虽然是战争加速了NAS的成立,但NAS接到的政府的“第一个单子”却是来自财政部长Salmon P. Chase的咨询要求。Salmon要求NAS研究“在综合考虑国内、国际贸易的情况下, (货币)重量、尺寸及硬币的一致性”。为此, NAS成立了一个“重量、尺寸和硬币委员会”来负责此项任务, 并于1864年1月7日提交了研究报告。报告建议对其他国家的货币及尺寸系统进行一次彻底调查,并把这一调查交给NAS。有趣的是,委员会在报告中建议美国应该采用重量和尺寸的公制系统。这次研究初步形成了NAS的“项目委员会”制度, 即国家研究院接受政府机构委托的课题, 成立专门委员会开展调研,最后形成研究报告提交给委托方。这一基本模式一直沿袭至今。
 
1863年5月8日,海军军官也是当时NAS创始成员之一的Charles H. Davis上将要求NAS就“如何克服海水对新铁壳轮船船底的腐蚀及其他损坏作用”进行研究,NAS也就此成立了专门的委员会。然而直到次年的1月份,NAS发布简短报告表示不能给出确切的解决方案,而且向国会申请进一步研究的拨款。不幸的是,NAS没有等来钱,这项研究最终无疾而终。虽然这次咨询结果不尽如人意,但NAS认为错不在咨询委员会本身,而是当时的技术没有达到解决问题的水平。事实上,在此项咨询结束的50年后,海军部仍然在寻求各种保护能力优异的轮船涂料。
 
NAS在海军部的另一个咨询任务上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交予NAS研究轮船船底克服海水腐蚀研究任务的同一天,Davis同时要求NAS“研究并报告铁质轮船上的磁偏差(磁性载体导致的磁罗盘指向偏移,会导致航向偏移并带来潜在安全威胁)”。作为回应,NAS立即成立了“铁质轮船磁偏差委员会”,也叫“罗盘委员会”。1864年1月,NAS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并发布了73页的详细研究报告,推荐海军部在轮船的特定部位放置条形磁铁以抵消载体(铁质轮船)影响。从1864年的3月到9月,联合舰队的27艘轮船都安装了校正磁铁。
 
罗盘委员会也声名鹊起,这次咨询不仅是一个成功的范例,而且开创了NAS发布纸版的翔实研究报告的先河,从此,NAS的咨询报告也大都遵循这一原则。
 
战争中诞生的NAS在内战结束后依然不辱使命,继续为政府提供咨询服务,而且内容五花八门:比如阵亡士兵的墓碑用镀锌的铸铁块是否合适;如何检验评价蒸馏酒;如何确立计量公制标准;如何区别牛毛和羊毛制品;辅币如何防水;如何恢复《独立宣言》等等。
 
现在看来,这些研究课题多少有些微不足道,但确实反映了美国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
 
此外,NAS还推动了美国地质调查局和美国国家森林管理局的设立。
 
演变中的NAS
 
尽管NAS在政府咨询中有不错表现,但由于最初成立时考虑欠周,且被动等待政府的咨询任务,NAS的发展一度陷入低谷。
 
为了改变局面,NAS开始谋求改变。当务之急就是取消50名成员限制,把更多的优秀科学家纳入其中。1870年,国会修改了法案,随即NAS在1872年增选了25名新成员,1873年增选了10名,在以后的5年间,共增选了27名院士。院士的增多,减少了科学家之间的矛盾,增强了NAS的咨询力量。
 
同时,NAS内部一些活跃分子开始重新思考NAS的前途,拓宽其为政府咨询服务的范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NAS再次受到重视。大量军事战备咨询抛向NAS,以至于当时只有150名成员的建制难以应付。
 
1916年,在美国总统威尔逊建议下,NAS成立了国家研究理事会(NRC),“目的是整合现有的政府、教育界、工业界以及其他研究组织的力量以达到鼓励研究自然现象,推广科学研究成果在工业界的使用以及应用科学方法增强国防实力等各种促进国家安全和国民福利的目标”。
 
意识到NRC在制定国家政策方面的重要性,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威尔逊签署法案,使NRC成为永久性组织。此后,NRC承接了科学院的“国家科学顾问”功能,并更加积极地为政府提供独立、专业的服务和咨询。
 
根据最初成立法案的自治原则,NAS在1964年和1970年相继成立了国家工程院(NAE)和医学研究所(IOM)。和国家科学院类似,工程院和医学研究所院士都是经过同行推荐的领域杰出科学家。
 
NRC也演变成为NAS和NAE为政府、公众以及科技界提供咨询的执行机构,虽然IOM并非NRC的正式组成机构,但其咨询原则及研究流程与NRC相同。至此,由NAS、NAE和IOM共同构成了美国国家研究院。
 
在国家研究院成立以来的140余年中,一方面其研究咨询成果成为国会立法和政府机构决策的重要参考依据,另一方面也使自己成为美国规模最大、水平最高、影响最大的国家级科学思想库。
 
而且正如法案中提到国家研究院的目标之一即“促进国民福利”所言,它的咨询建议影响着每一个美国人的日常生活。
 
其中一个著名的案例是IOM对于美国药品安全体系的彻底调查。
 
2003年9月,知名制药公司默克研究发现,长期使用消炎镇痛药Vioxx会成倍增加使用者患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后,主动从市场上召回该种药物。更早一些的研究表明,该药也会增加使用者心脑血管的患病风险,但作为国家药物监管责任部门的FDA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仅仅2002年轻描淡写地在药物标签上加了“警告”语。
 
在随后的国会听证会上,一位FDA的药物审查员表示美国大概有5.5万人丧命于此药物,因此国会迅速要求IOM就FDA的药物审查程序展开深入调查。
 
IOM于2006年9月发布了影响深远的《药品安全的未来:改善及保护公众健康》报告。这篇长达332页的报告提出了联邦政府在保证食品安全方面应该采取的25个具体步骤,涵盖从药品通过审批直至上市、使用的全过程。
 
报告呼吁政府增加FDA的资金和人员投入;采取新的药品标识要求和广告宣传限制及强制的临床试验结果(公开)登记以便公众获得关于药品的安全信息。
 
国会对报告的反应很快,马上通过立法增加对FDA的资助,从2008年到2012年增加幅度超过50%,大部分的资金流向药品安全评价部门。另外,这一立法也在增强FDA对于上市药物审查能力方面给予资金支持,以保证更高程度的药物安全性;增加了FDA对于药品商标的监管权限而且FDA也遵循立法要求建立了药物临床试验登记制度。
 
如今国家研究院已经成为美国政府不可或缺的科学思想库,成为影响美国民众生活方方面面的强大力量。
 
《中国科学报》 (2012-08-06 B3 观点)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用高品质水稻满足多样化需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