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翊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发布时间:2012-7-6 14:59:39
选择字号:
博士生捐精猝死事件:死者父亲的非常规法律维权
 
家庭
 
郑刚曾经是郑家“光宗耀祖”的希望。
 
郑金龙退休前曾经是湖北省鄂州供销社采购员,这个曾经很吃香的工作至今提起来他都引以为自豪:“提成很高,我没领过工资,钱都是账上转。”郑金龙个子不高,只有1.68米,妻子在家务农,有两个儿子。
 
郑刚从小学习优异,初中和高中学习成绩都是班级前三名。用郑金龙的话说,“全家拼命保小儿子”。
 
大儿子郑静大专毕业后,到深圳打工,在一家台资企业做机械绘图。从那时候起,他就帮助父亲承担起了培养郑刚的责任。“我出郑刚的学费,郑静出生活费。为了供郑刚读书,郑静没有什么经济积蓄,连续三次推迟婚期。”即使如此,兄弟俩感情依然很好。
 
2001年7月12日,郑刚从三峡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老河口第一人民医院脑外科上班,第二年考取了主治医师执照,2007年成为神经外科主治医师。2008年考取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外科学硕士自费研究生。
 
按照郑金龙的讲述,郑刚和吴玲相识于老河口第一人民医院,当时吴玲是医院儿科护士,性格内向,吴玲的母亲是护士长,为人泼辣。吴玲和郑刚结婚前,郑金龙的妻子因病在老河口医院住院做手术第一次见到吴玲,“为人还可以”是郑刚母亲对吴玲的第一印象。
 
即使在郑刚参加工作后,这个家庭的重心依然向他一个人倾斜。郑金龙说,郑刚在老河口第一人民医院工作转正前每月收入360元,转正后收入翻倍,两年调一次工资,但即使如此,在他去武汉读研前,每个月工资为1400多元。吴玲的收入更低,郑刚死之前,她每个月工资只有600元。2003年9月,郑刚要买房结婚,郑金龙从兄弟那里以5%的高息借了2万元,从大儿子3万元装修房款里扣下2万元给了郑刚。郑静在老河口买的房子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老房子,原本的精装打算也因为被抽走2万元只能改为简装。
 
郑刚读的是自费研究生,每年学费2万元,生活费1万元,吴玲从2010年开始以委托培养的方式进入同济医科大学读本科,生活费自付,按照委培协议,3年3万元的学费需要等毕业后她回到老河口第一人民医院工作,才能予以报销。郑金龙说,这些钱都是家里在出。如果郑刚要读博士,他会将所有的退休金以及在深圳打工赚的钱都留给郑刚。因为这种过度倾斜,郑金龙对郑静心怀歉疚,认为这也是后来郑静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过,陈利霞说,那是郑静的气话:“有人说郑刚爸爸坚持维权也有道理,郑静不参与,也是想淡忘这个事。对于父亲四处借钱打官司,他生气地说过,‘你要这样搞,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曾经有一个说法,认为郑刚是出于经济考虑去捐精,因为整个捐精过程完成后可以得到3000元左右的回报。陈利霞对此并不认同,她告诉记者:“他如果经济上有需要,我跟他哥哥都会帮他。”有一个细节或许有助于理解郑刚的捐精行为,郑金龙说,郑刚结婚一年后,吴玲一直没有生育,起初他以为是因为郑刚忙于工作和学业,直到2007年7月份才知道吴玲因为有子宫肌瘤不能生育。“2009年动了手术,说能生了。但直到郑刚去世,他们一直没有孩子。”
 
郑金龙手里有郑刚出具的总金额15.1万元的借条,郑刚买房、装修、结婚、读书每一笔借款都打了借条。郑金龙向记者解释说,他曾经听医院的人说,吴玲的母亲很厉害,“要防她一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举动,“所有借据吴玲一半,我一半,单方的东西没有法律效力”。
 
对于吴玲“息事宁人”的态度,郑金龙很不满。“我跟她说,你休学一年,官司我来打。尸检如果属于正常死亡,我不要学校一分钱。学校怕打官司,动用了各种关系,包括找吴玲协商。郑刚出事那天,我们全家人从深圳连夜赶回武汉,但直到第二天才见到吴玲。去火葬场,包括送骨灰回老家的时候,吴玲都以‘没有生孩子,不兴这个’为由,没有去。”
 
2012年6月19日,郑金龙状告华中科技大学,向该校索赔各种费用共计400多万元。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对于郑金龙索赔400多万元的诉讼请求,被告方代理律师万利强只有简短的两句话,一是郑刚系自愿捐精,与校方毫无关系;二是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而郑金龙因为无钱请律师,自己出庭举证,但因为不熟悉法律,一直忙于翻来覆去寻找各种对应证据。审判员与原告和被告协商后,宣布择日重新开庭。
 
“下次开庭的时候,我要追加4个被告,同济医学院、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和同济医学院生殖医学中心。打二审的话,赔偿金额增加到1000万元。如果对方同意不开庭,只要200万元。”最后,郑金龙还强调了一句:“一分不少!”
 
存量告急的精子库
 
自从2012年5月14日搬迁至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后,湖北省人类精子库虽然还是由体检室、采精室、层流实验室、精子储存室和资料室等部室组成,但现在精子库比以前扩大了近一倍,有700平方米的面积,而且采精室由原来4个增加到现在的6个。环境也比以往好许多。如果不是从门楣处看到“湖北省人类精子库”几个字样,还以为到了一个高档写字楼的办公地点。往里走,才发现一条长长的走道两旁写着有采精室字样的房间。
 
在休息室,捐精志愿者在等待的同时,可以坐在舒服的沙发上看报纸、上网、看电视。“精子不是想捐就能捐的。”湖北省人类精子库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捐精志愿者需要经过严格的筛选,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捐献者。
 
“除了要求大专以上学历,身高1.65米以上,无色盲、色弱等遗传疾病外,还要通过艾滋病、性病等20多项微生物检查,并且这还是最基本的条件。如果在4次初筛中有3次不合格,就会判定该捐精志愿者不合格而被放弃。为了确保后代优秀,卫生部制定的精子健康指标要比正常人的指标高3倍。”
 
“通过筛查合格的捐精志愿者最少要来10次采精室。”工作人员介绍说,由于捐献量必须达到15毫升,而一般人每次射精量大约只有2毫升,所以差不多要来采精室10次才能完成指标,每次捐献需间隔3~7天,完成整个捐精过程短则需要3个月,长的可能需要半年。所以捐精志愿者一定要注意避免过度劳累,要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不要吸烟酗酒,使自己处于最佳状态,从而缩短捐精时间。
 
也正因此,据2011年统计,来精子库捐精志愿者共1672人,只有233人合格,还不到14%。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需求人类精子库帮助的不孕夫妇在生育人群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每10对夫妇中有一对会不孕,而男性不孕症占不孕症的30%~40%,这之中又约有5%~20%的男性是“无精子症”,“按这样的比例,湖北省每年需要有近2500人进行初筛,才能保证需求,筛查的严格加上捐精志愿者人数的不足,湖北省人类精子库的精子存量一直告急”。
 
但即使如此,国家卫生部对于捐精次数有严格规定。“国家卫生部规定一个人一生只能捐献一次,一名捐献者的精子最多只能提供给5名需求者,其余的会在伦理委员会监督下销毁,同时对使用精子的单位有严格规定,只能向有资质的生殖医疗机构提供精子,并对每位捐精人精子的使用情况建档跟踪,这样做就是为了避免出现血亲通婚的可能。”这位工作人员介绍说,我们国家对精子库的审核相当严格,一个省只能有一家精子库。
 
“就目前情况看,捐献者以大学生和研究生为主,大概占了90%以上,而上班族只有不到10%。”这位工作人员透露。
 
据了解,国内的精子库都建立在大型综合性或者是专科医院内,都有很好的技术支持。而且这些精子库必须要经过卫生部有关专家现场考察、评估、检查,合格后才能获得批准并正常工作。人类精子库批准证书每两年校验一次,校验合格的,可以继续开展人类精子库工作;校验不合格的,收回人类精子库批准证书。到目前为止,全国也只有15个精子库,而全国精子库信息互通,这也使得不可能有重复捐献情况出现。
 
按照这名工作人员的讲述,国家卫生部严厉禁止精子库商业化行为。“到目前为止,只有重庆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附属医院精子库于2003年6月被卫生部责令停止对外供精并进行整改。2003年11月、2006年2月,经卫生部复查仍未达到整改标准,已停止其接受供精者供精、精液冷冻储存及向外提供冷冻精液等工作,目前仍在停业整顿中。”
 
湖北省人类精子库隶属于武汉同济生殖医学专科医院,于2009年12月接受了卫生厅组织的卫生部专家组的评审并批准试运行。这是国内第12家批准运行和试运行的机构,它是以治疗不育症、预防遗传病和提供生殖保险等为目的,利用超低温冷冻技术,采集、检测、保存和提供健康精子的机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热带雨林2050年将成碳源 “鼹鼠”挖洞   宣告失败
2020年全球气温与历史最高水平持平 “宝藏”基因助力玉米籽粒快速脱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