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巧玲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6-18 8:40:45
选择字号:
两院院士潘家铮: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本报记者 张巧玲
 
多次空缺的光华工程科技奖成就奖终于花落有人。我国著名的水工结构和水电建设专家、三峡工程论证和建设的当事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家铮,因功勋卓著,被授予第九届光华工程科技奖成就奖。
 
然而,潘家铮最终因病未能出席6月13日在北京举行的颁奖大会。
 
6月1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前往医院将获奖证书送到了潘家铮手中。
 
“您对新中国的水电设计、建设、研究作出了重大贡献。”刘延东说,“您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获得这个奖当之无愧。”
 
此时此刻,85岁的潘家铮正努力与病魔奋战,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能早日康复,继续投身中国的水电事业。
 
水电不了缘
 
潘家铮小学未毕业就遭遇抗战烽火,曾被关在楼上读古书,在逃难路上当小叫花。潘家铮并不机灵,甚至被父亲斥为“呆虫”,但他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读书使他早慧,深切地感知亡国之悲;使他情感炽热,性格沉静。
 
抗战结束后,自学不辍的潘家铮考上浙江大学。1950年,潘家铮从土木工程系毕业,成为新中国第一代水电人。
 
新中国成立之初,祖国的落后,尤其是水电业的落后让他毕生难忘。当时,海南岛有一座5149千瓦的水电站,是日军占领时为掠夺海南铁矿仓促修建起来的。当中国政府遣返电站的两名日本工程师时,他们“留恋”地望了电站一眼说:我们走了,电站也完了!
 
这句话深深刺痛着年轻的潘家铮。他发誓此生一定要“开发水电,为民造福”。
 
从设计、施工200千瓦的小水电做起,潘家铮还进修数学和力学知识,逐步形成独特的设计思想。7年之后,他出任新安江水电站副总工程师,具体领导工程设计与施工。水电站在短短三年内建成投产。1959年周恩来总理还为电站题词:“为我国第一座自己设计和自制设备的大型水力发电站的胜利建设而欢呼!”
 
然而,水电建设之路不是一帆风顺的。1964年,潘家铮参与三线建设,参加四川雅砻江锦屏二级电站设计。媒体曾报道了这段故事:一个带路的牧羊男孩问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他兴冲冲地说:我们是来修大电站的,等明年下游的炮声一响,你就来当工人吧!男孩听了很激动。谁知这一等就是40年,锦屏电站上马后潘家铮道出心事:“条件这么好的工程不能上马,我死不瞑目!”
 
“文革”期间,潘家铮屡被揪斗,还要忍受幼女去逝的悲痛。然而,心中的水电梦想却未曾消失。望着空落落的书架,潘家铮悲叹:“可怜壮志死前休!”
 
1970年,潘家铮重返雅砻江。由于工作成绩突出,1978年潘家铮调到北京任职,直至1985年出任水利电力部总工程师。
 
潘家铮一生都从事水电设计、建设、科研和管理工作,他参与的水电工程不计其数。如先后参加和主持黄坛口、流溪河、东方、新安江、富春江、乌溪江、镜屏、磨房沟等大中型水电站的设计工作,参与乌江渡、龚嘴、葛洲坝、凤滩、陈村等工程的审查研究工作,指导龙羊峡、东江、岩滩、二滩、龙滩、三峡等大型水电工程的设计工作。
 
一直到80多岁,他依然工作在我国水电事业的前线上。2006年4月,他前往小湾水电站考察,特意让人给他在工地现场拍照留念。
 
潘家铮痛心地说:“多年来,我注重实地考察,身体力行。但随着年龄增长,病魔缠身,现在只能住院接受治疗,心里很不甘心。”
 
悠悠三峡情
 
在潘家铮的一生中,三峡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参与了三峡工程的论证、建设的全过程,至今仍是国务院三峡建委三峡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顾问。
 
1985年,潘家铮担任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副组长及技术总负责人。对于是否建设三峡,社会各界争论多年。1990年7月6日,在论证热潮几番起落之后,潘家铮代表论证领导小组得出了“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有利”的结论,并得到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肯定。
 
1992年,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数年的论争足以让神经最坚强的人感到疲倦,报告通过的当晚潘家铮没有庆祝,只是回家蒙头美美地睡了一觉。他深知,自己处于“风暴眼”,开工之后,更要用负责的态度以事实去说服世人。
 
2006年5月20日14时,三峡大坝最后一方混凝土浇筑完毕。任国务院三峡三期枢纽工程验收专家组组长、验收组副组长的潘家铮提前来到坝顶。如果此时潘家铮是登山者,他脚下就是珠穆朗玛峰。
 
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对三峡工程提出各种质疑。面对这些质疑,潘家铮说过这样一段话:“对三峡工程贡献最大的人是那些反对者。正是反对者们的反复追问、疑问甚至是质问,逼着我们把每个问题都弄得更清楚,才使方案一次比一次更理想、更完整。”
 
潘家铮记得,国家在1985年前就基本批准了三峡的低坝方案,蓄水水位只有150米,发电量较小,防洪效益较差,万吨轮船也无法到达重庆,实现所谓的“黄金航道”。幸亏当时有那么多人反对,没有草率开工。于是,又经过反复辩论和重新论证,通过了新的“175米方案”,新方案要比过去合理得多。
 
一次,一位持反对意见的同志提供了一张航拍照片,说坝址上方有线形影像,是条大断层,令潘家铮等人大为吃惊。后来,经过实地考察,发现根本没有这条断层,照片上出现的影像乃是表面地形所致,潘家铮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问题搞清楚了,心里更踏实了。”
 
潘家铮说:“我希望人们能吸取足够多的教训,养成从一开始就能听得进不同意见的肚量——真心而不是表面地听取,认真加以分析研究,化分歧为合力,这对做好工作避免失误将起到极大作用。对持反面意见的人,这个说法也是一样适用的。”
 
其实,潘家铮本人也常常提出不同意见。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曾由加拿大的水电咨询公司在世界银行指导下进行。加方专家主张减少防洪库容,在遭遇特大洪水时让库区人民临时逃洪,事后补偿。这样可减轻移民压力,且实际遭遇特大洪水的频率并不高,经济上是有利的。中方最初也有这个备选方案,但论证后认为,根据国情民意不宜采用。对此,加方专家很难理解。
 
潘家铮解释说:“你们的分析很科学精确,但我们要综合研究。就好比用中药治病,得全面考虑,增减药量。”
 
无论是对反对者的宽容,还是不避问题的自我总结,都是潘家铮出自对于三峡和中国水利事业的热爱之情。
 
潘家铮说:“要建成一座工程,必须有愿意为之献身的人。如果三峡工程需要有人献身,我将毫不犹豫地首先报名。我愿意将自己的身躯永远铸在三峡大坝之中。”
 
心系国家电网
 
“吃螃蟹也得有人吃,什么事为什么非得外国人做了,然后我们再做?”这是潘家铮回应那些对于中国发展特高压输电“外国都搞不定,我们更没戏”的言论时说的一句话。
 
特高压输电具有输送容量大、距离远、效率高和损耗低等优越性,作为国家电网公司高级顾问,潘家铮一直牵挂中国特高压输电事业的发展。
 
潘家铮说,发展特高压对于能源中心和经济中心分布不均衡的中国来说有必要,更有需要,是解决中国能源配置问题的根本途径。而且,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一定能搞成。
 
2006年11月21日,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建设专家委员会在京成立。专家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对工程建设中的关键技术问题、重大技术方案等提供咨询意见。当时已年近80的潘家铮成为专家委员会成员。
 
2009年1月6日,1000kV晋东南—南阳—荆门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正式投运。当年1月22日,国家电网公司举行特高压工程专家座谈会,就特高压工程建设和特高压电网发展进行了深入研讨和交流。
 
潘家铮作了重要发言:“特高压试验性工程已顺利投产,安全运行。这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今后就要开设两纵两横的主干线的建设。我相信不需要太长的时间,我国就将出现全世界从来没有过的特高压骨干网架。我国的输变电技能将荣登国际领先水平,令人欢欣鼓舞。”
 
令潘家铮欣慰的是,目前,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在特高压理论创新、技术攻关、工程实践等方面已经取得重大突破,建成投运了1000千伏交流和±800千伏直流特高压示范工程,并一直安全平稳运行;形成了功能完善、世界领先的试验研究体系;全面掌握了大电网运行控制技术。特高压在中国,已是一项安全、经济、高效、成熟的输电技术。
 
一生文学梦
 
有人说,潘家铮如果不是一位科学家,必定会成为一位文学家。
 
潘家铮11岁起开始创作旧诗词,先后发表《新安江竹枝词》、《读报志感》、《蓼莪吟》、《锦屏诗稿》等诗作,还写成一部《积木山房诗话》。
 
“利用零碎时间,见缝插针。”潘家铮说。
 
对他来说,出差的途中,或早晨刚刚醒来的时候,这些零星的时间足以构思一个作品的结构,或考虑一个技术问题。“我这人也没什么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不看演出,不看体育比赛,使我有较多的时间看书。”
 
也许正是因为长期沉浸于传统文化、与古书为伴,潘家铮有了一种古典而宁静的品格。
 
在大西南支援三线建设时,他以苦为乐:“萍踪莫问几时还,巨任加肩岂等闲。休嫌地窄难容膝,要使襟宽可纳山。”
 
身在牛棚,他感时忧国:“太息中原豪杰尽,苍生消息近如何?”
 
作为技术总负责人,他为三峡工程奔走周旋20余年,如临如履,老臣谋国。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他对后来者爱护有加,答疑解惑。
 
“君子和而不同”,他与三峡工程反对者李锐诗词唱和:“冰雪胸怀铁石肠,奇毫异墨著文章。平生不洒英雄泪,化作新诗字字香。”
 
科学家的视野让他见人所未见,士大夫的风骨使他言人所不能言。
 
潘家铮曾借用南宋爱国诗人陆游著名的《示儿》诗说:“新世纪初,我已年届古稀,三峡工程虽已胜利在握,金沙江、雅砻江等大水电群尚无启动消息,深怕自己等不到这一天。”在三峡公司的一次年初工作会上,潘家铮改写陆游的诗并当众宣读:“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西电未输东,金沙宝藏开工日,公祭无忘告逝翁。”
 
潘家铮也特别喜欢科普创作,喜欢写科幻小说。在参与设计建设三峡工程等重大水电工程的繁忙工作之余,他让自己的思绪畅游在科学幻想的世界里,创作了大批深受读者喜爱的科幻小说。
 
他先后出版了科幻小说《一千年前的谋杀案》、《偷脑的贼》等作品。他说这些作品可以普及科学知识,激发孩子们的想象力。《潘家铮院士科幻作品集》是潘家铮将多年来的科幻创作精品和未发表过的数篇新作,共30篇一起结集出版。
 
刘延东在看望潘家铮时,还说道:“我一定要好好拜读您的科幻小说。”
 
学术名片:
 
潘家铮,浙江绍兴人。水工结构和水电建设专家。1950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土木工程系。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1984年评为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专家,1989年被授予国家设计大师称号;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同时被推选为副院长。曾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大坝委员会主席,中国岩石力学和工程学会理事长,获得何梁何利科技进步奖、光华工程科技奖和国际岩土工程学会特殊杰出贡献奖等。全国政协第八、九届委员。现任国家电网公司高级顾问,国务院三峡建委三峡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顾问,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室专家委员会顾问等职。
 
《中国科学报》 (2012-06-18 B2 人物)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