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昊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2-5-15 16:31:01
选择字号:
钟南山院士访谈:我的控烟理想

 
钟南山院士其实更愿意公众将自己视为呼吸科大夫。
 
这是他的本职工作。作为呼吸科医生,他对烟草危害的了解,要比别人深刻得多。
 
除了在“文革”那段苦闷日子里偶尔“玩玩”,他从来不抽烟。熟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很不喜欢烟。于是,和他在一起开会和聚会,大家约定俗成:尽量不抽烟。
 
钟南山经常劝人戒烟。他常常跟人讲,戒烟不分早晚。“邓小平86岁的时候咳嗽得很厉害。在13名医生的联名劝阻下,他果断地在第二天戒烟,毅力让人佩服,活到了93岁”。
 
2010年,他曾力劝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戒烟。被媒体报道后,一度传为美谈。
 
他紧紧抓住袁隆平的手:“袁院士,你身体基础非常好。肝功能很好,心脏很好,肌肉也很好,就是肺部有点小问题,但没有任何不良病变。这些问题都是多年吸烟造成的。不要让它成为你的瓶颈。”
 
“袁老,你千万不要再抽烟了。”那天,这句话他足足重复了4次。
 
在中华医学会第九届全国呼吸病学术年会上,他面对在场的千名医生,倡议医生带头控烟,并亲自折断一根近一米长、具有象征意义的香烟。
 
他对中国的控烟形势忧心忡忡,多次在各种场合强调,希望医生、公务员、教师三类人群带头戒烟,做出表率,影响更多的人。
 
他希望算清楚一笔账,让政府不要重视以人民身体健康代价换来的烟草税收。
 
2012年4月9日,作为牵头人,他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秦伯益联合其他28名两院院士,致信《中国科学报》,反对“中式卷烟”项目入围国家科技进步奖。
 
《科学新闻》:作为一名呼吸科医生,能否描述一下烟草给人身体造成怎样的严重危害?
 
钟南山:全国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中国内地有3.5亿烟民,每年死于与烟草相关疾病的人数超过100万。
 
烟草依赖的特点是无法克制的尼古丁觅求冲动以及强迫性地、连续地使用,以体验其带来的欣快感和愉悦感,避免可能产生的戒断症状。大剂量尼古丁可导致呼吸肌麻痹、意识障碍等。长期吸入能造成机体活力下降,记忆力减退,工作效率低下,以至多种器官受累的综合病变。与吸烟相关的肺癌目前已经取代肝癌,成为最重要的癌症杀手。
 
《科学新闻》:控烟已成为全球性话题,而中国民众却普遍缺乏对烟草依赖病的正确认识。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吸烟者和控烟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题?
 
钟南山:总体而言,中国人对吸烟危害的认识非常不够。很多人喜欢用个体比较,而不是从流行病的观点出发。例如,“某某吸烟还活到90多岁”,代表了民间的广泛认识。甚至有一位院士还大讲特讲吸烟的十大好处,如“灵感的源泉、友谊的桥梁、寂寞的伴侣、痴呆的良药、非典的克星、纳税的大户、健康的表现……”
 
另外,与国外相比,我国医生、公务员、教师吸烟的比例要高得多。以国外医务人员为例,在上世纪80年代可能吸(烟)的比较多,但是他们比较容易认识到危害性,现在吸烟的医务人员就很少了。而中国医务人员总体吸烟率达到35.8%。虽然无烟医院推行后情况有所好转,但仍不容乐观。总之,这三类人群中的吸烟者,起的作用特别坏。
 
再次,与国外不同的是,我国烟草业和控烟没有分开。工信部既是我国主导控烟的部门,同时又是烟草行业的主管部门,它是一个矛盾的角色。
 
《科学新闻》:如果“中式卷烟”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会对我国的控烟进程造成怎样的影响?
 
钟南山:肯定会有比较大的影响。
 
先来看这个项目本身。所谓的“中式卷烟特征理论体系构建及应用”的内容,关键是调香,让味道更好。它的本质,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提高卷烟吸引力,从而达到促进烟草消费的目的,而国家科技进步奖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核心是健康水平,两者相悖。
 
这个项目没有任何关于减害的研究,如果它获奖,再加上此前沸沸扬扬的“烟草院士”事件,将是对学术组织的极大讽刺,是赤裸裸的伪科学,是对民众的欺骗,将使得更多人放心地吸烟。
 
这相当于告诉民众,不需要控烟,人们也不需要戒烟。因此,“中式卷烟”项目入围国家科技进步奖,无疑是对控烟进程的极大阻碍。
 
我其实并不反对研究烟草,相反还很赞成。当然,前提是研究让人们怎样不吸烟,减少对烟草的成瘾依赖等等。
 
《科学新闻》:你多次强调和呼吁要首先在医务人员、公务员、教师中控烟。你是如何考虑他们的表率作用的?
 
钟南山:以医务人员为例,约有7~9成的吸烟者每年与医生接触,而近7成戒烟成功者是听从了医生的劝告。医生是协助戒烟的最佳人选,烟草是医生面对的最可预防的致病因素,医生在临床提出健康的建议比任何人都令人信服。
 
公务员戒烟,也是能够上行下效的良好实践。教师也是一样的道理:为人师表能给学生好的表率。否则,教师的一支烟将给多少学生带来负面的影响?现在,很多电视节目中的英雄形象、公安局办案人员都手持香烟,这其实都是非常不好的。
 
所以,要是能够解决医务人员、政府官员、老师这三类人群的吸烟问题,控烟将会取得很大的成绩。
 
《科学新闻》:2006年1月,《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我国正式生效。近年来,卫生部门、相关学会和协会、各级专家都做了很多工作。然而,要在根本上推进我国控烟工作,还需要哪些更具体的措施?
 
钟南山:首先,要把烟草生产者、销售者和控烟组织分开。相互矛盾的主体隶属同一部门,这种做法是独一无二的,导致了其根本不可能严格地执行控烟。烟草业的高额利润是牺牲人民健康取得的,是带血的收益。
 
其次,基础研究有待加强。我们国家控烟的声音很弱,烟草专卖局很强。减少危害的提法很多时候是很主观的,比方说减少辣味、去呛、降焦等,已经被证明是伪命题。我国现在缺少抽烟危害的翔实数据,表象数据做得也不是很够。
 
另外,我比较赞成陈竺部长的观点,提高低价香烟的烟草税。越是劣质的香烟,要提得越高,从而减少吸烟者的数量。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农业更“绿”  环境更美
解开花朵演化之谜 卫星太多,电磁辐射殃及射电天文学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