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越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5-2 9:49:16
选择字号:
德国纽斯兰渥哈德基金资助优秀女科学家
 
Clara Immerwahr是一位出色的博士研究生,她30岁获得博士学位,成为德国Breslau大学在物理化学领域被授予博士头衔的第一位女性。但在1900年,她并没有多少机会成就自己的事业。一年后她结了婚,第二年又有了儿子,从此结束了自己的科学生涯。在当时的德国,女人从事科学研究工作非常罕见,作为已婚妇女或孩子母亲更没有可能。
 
百年过去,如今的大学校园已经遍布女性身影。女性占到大学生总体人数的48%。高校及各个科研机构都争相以各种优厚条件吸引有能力的青年女性学者。但她们中间能够最终取得高层学术职位的不多:女教授的比例在高校中仅占19%。
 
造成这种高层学术职位女性缺失的原因之一就是:女性需要生养子女,经常不堪承受事业与家庭的双重压力。这点生物学家Christiane Nüsslein-Volhard非常清楚。她看到过很多非常有前途的女性科学家因为孩子和家庭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事业。这位69岁的女科学家作为学科负责人已经在德国图宾根马普所工作多年,并于1995年在自己的研究领域有所成就,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德国女性科学家。她终生无子,但并不后悔。然而她从其他女性同事那里得知,要想平衡家庭与事业有多难。
 
2004年,Nüsslein-Volhard建立了一项基金,用于为携带子女的有才华的年轻女性科学家在照顾子女和打理家务方面提供一定的补助。她认为:“女性学者应该尽早生育子女,因为在攻读硕士、博士阶段还有比较灵活的时间。”
 
现在已有23名青年女性学者获得了此项每月400欧元的基金资助。29岁的Anna Dovern就是其中之一。她高中毕业不久就成了母亲,大学在Maastricht学习心理学,之后又拿到了神经心理学硕士学位。现在她正在Jülich研究中心的神经科学与医学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这三年中她主要研究行动受到严重影响的中风病人。
 
Dovern给我们看了一位病人的录像,患者手拿打孔器却不知如何使用这个东西。她要尝试通过研究找出病人是如何重新获取运动能力的。Dovern骄傲地告诉我们,她的研究成果已经被发表在Journal of Neuroscience杂志上。她用一年时间在波恩和科隆的诊所对60名患者进行了测试。“有时我常常需要根据患者的时间安排晚上会见他们,因此安排照顾孩子Julian的时间每天都不同。”她提到了纽斯兰渥哈德基金这两年来对她的帮助。“用这些钱我买了碗盘冲洗机,还支付了额外的儿童照管费用。”她深信,没有这笔资助她将没法完成她的博士学位。基金的资助为Dovern的研究提供了更自由的时间。
 
德国的纽斯兰渥哈德基金(Christiane Nüsslein-Volhard-Stiftung)以每月提供补助的形式资助携带子女的有才华的女性博士生,希望帮助她们摆脱繁重的家务负担,获得更多灵活自由的时间,从而在科学研究事业上有所突破。资助对象不分国籍,德国各高校或科研机构在读、并来自实验性自然科学学科或医学学科的博士研究生或博士后均可申请。资助金额为每月200至400欧元,可用于购买家务劳动工具或支付保姆费用等。资助期限为一年,阐明原因可加延一年。申请次年基金须于上一年度的12月31日之前提交申请材料。(刘越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2-05-02 A3 基金)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大死亡”期间巨大火山喷发喷出有毒金属 大脑模式显示儿童记忆能力
研究者发现可“完全”关闭疼痛的神经元 太空“大堵车” 也得“贴罚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