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白春礼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2-21 8:22:31
选择字号:
白春礼:中国科学院和三峡工程

 
《百问三峡》,本书编委会编,科学普及出版社2012年10月出版
 
■白春礼
 
由从事三峡工程建设的工程师、科学家和科普作家联合编写的《百问三峡》一书,采用问答的形式,用简洁的语言,深入浅出地解读三峡工程,回答社会和科技界关注的问题,为的是使广大读者进一步了解和认识三峡工程,我认为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长江、黄河都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中华文明的摇篮和发祥地。然而,长江也是一条洪水泛滥、灾害频发的河流,中游的荆江河段,两岸堤防高出堤外地面几米到十几米,成了“悬河”,像一把高悬的利剑,威胁着两岸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据历史记载,从汉代到清末的2000年间,长江发生的大洪灾就有214次。进入20世纪,1931年和1935年的两次大洪水,淹没了大批良田,死亡人口达二十几万之多。长江洪水造成的灾难之大,成为中华民族的心头之患!
 
为治理长江水患,千百年来我国人民不懈努力,历尽了艰辛,付出了血汗。早在民国初期,伟大民主主义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就设想要修建三峡工程,但囿于历史条件,这只能是一个理想。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一直把修建三峡工程作为一件大事来办,为工程的决策和建设倾注了心血。1956年,毛主席写下了“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壮丽诗篇,描绘了三峡工程的宏伟蓝图;1982年,小平同志就兴建三峡工程指出:“看准了就下决心,不要动摇!” 1989年,江泽民同志担任总书记不久,就将三峡工程提上议事日程。从1993年三峡一期工程开工建设后,几届国家总理都亲自担任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主持三峡工程建设。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下,2008年三峡工程开始175米试验性蓄水,并于2010年10月26日成功蓄水至175米水位。这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的日子。从这一天起,以防洪、发电和航运为主要功能的三峡工程,多种效益开始全面显现。三峡工程的建成运行,从一定意义上说,寄托了中国人民除害兴利、治国安邦的百年梦想,成为中华民族发愤图强、走向复兴的象征和标志!
 
三峡工程的建成将大大提高长江防洪能力,使荆江河段的防洪标准从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这里的1500万人口、2300万亩耕地,乃至整个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防洪安全得到了有效保护,中华民族的心头之患得以解决。三峡工程的另一项功能是水力发电。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水电工程,三峡每年可以提供近1000亿千瓦时的电力,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改善电力结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保护地球环境,以及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等,都将作出贡献,可谓受益匪浅!三峡大坝、船闸、水库对长江航运也贡献巨大。据本书作者介绍,2011年三峡工程过坝货物总量超过1亿吨,而在之前,坝址的年水运总量最大也只有1000万吨左右。因此可以说,三峡水库改善了长江干流的通航条件,使其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
 
三峡工程从提出设想,到方案设计、科研攻关,到重新论证、反复考察,再到最终决策,历经半个多世纪,有成千上万各界人士参与,积累的文献资料堆积成山。从专家、学者到社会公众,从基层工程师到国家最高领导人,从国内机构到国外组织,从赞同意见到不同声音,方方面面的观点都参与了决策,其中一些问题的研究与争论至今尚未停止。三峡工程的决策过程长,涉及的学科广、人数多,研究讨论的范围广,说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工程决策科学民主。在上述决策过程中,中国科学院的许多研究所和科学家参加了讨论和论证,就大坝建成后库区耕地淹没及人口和城镇的迁移与迁建、长江中下游水生生态系统和流域生物多样性的改变、珍稀与濒危物种的生存危机、库区地质灾害及库区水环境的变化等方面开展研究,并及时提出了建议。大坝建成后,又适时安排了项目,对库区环境、滑坡、崩塌等实际问题进行监测和研究,为三峡工程的正常运行积极服务。
 
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科研机构,坚持面向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需求。创新科技、服务国家、造福人民,始终是我们的天职。早在20世纪50年代,我院老一辈科技工作者就参与了三峡工程有关方面的研究、设计、论证。进入新世纪,随着三峡工程防洪减灾、水力发电和内河航运等功效不断发挥,堤岸保护、防洪抗旱、生态补水、水环境保护、水产养殖、观光旅游、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等多重功能也逐渐显现,三峡工程的效益实现了最大化,但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和新矛盾。中国科学院将一如既往,继续支持三峡工程,本着科学的态度,坚持辩证的立场,动员全院的力量,关注、研究和解决工程运行和发挥综合效益中出现的新矛盾、新问题,从科学层面为三峡工程的安全运行和效益发挥保驾护航。
 
我们相信,事关国计民生的三峡工程,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必将在经济、社会、生态等诸多方面造福长江流域,惠及子孙后代,中国科学院应当继续为此作贡献。
 
(本文系《百问三峡》一书的跋)
 
《中国科学报》 (2012-12-21 第6版 读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据赋能农业智慧大脑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