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成舸 李浩鸣 周婕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2-12 15:37:22
选择字号:
卢光琇:用一流科研成果回报社会

 
卢光琇 中南大学教授,我国生殖医学开创者之一,从医48年,领导建立了全球规模最大的生殖中心之一,在生殖医学、医学遗传学及再生医学领域取得突出成就,解决了我国在辅助生殖技术与遗传诊断学领域、胚胎干细胞建系和治疗性克隆、胚胎干细胞建库标准的制定等领域的一系列基础科学问题,并在研究与临床结合中取得关键性技术突破,成功应用于临床实践。
 
■本报记者 成舸 李浩鸣 通讯员 周婕
 
2012年12月7日,对卢光琇来说是个难忘的日子,她任院长的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迎来了10周年。10年来,得益于辅助生殖技术的不断突破,近3万名受不孕不育困扰的家庭延续了健康的生命,试管婴儿临床妊娠率从10年前的30%提高到了60%左右,子宫内膜异位等难治性不孕症更是提高到了62%,成本却下降了25%,遗传学诊断也从产前提早到了孕前……这所我国首家现代化大型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一跃成为全球实力最强、规模最大的遗传与生殖研究中心之一。
 
卢光琇的父亲——我国医学遗传学奠基人卢惠霖老先生若在世,一定会对女儿交出的这份成绩单感到欣慰。然而,回顾这10年来的艰辛,卢光琇想得更多的不是“成绩”,而是“回报”。
 
“这表明老百姓求助江湖医生的途径已经大大减少,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治疗不孕不育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卢光琇深有感触地说。
 
一波三折后的机制转型
 
湖南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时,卢光琇已将近50岁,她进入生殖遗传这一领域却还不到10年。自1978年卢光琇从父亲卢惠霖那里接触到”试管婴儿”概念,到她所做的第一例试管婴儿成功,她花了近10年的时间,完成了她父亲“生殖医学蓝图”的第一步。
 
在刚实施改革开放不久的中国,人们普遍缺乏优生优育的概念,不仅鲜有科研经费支持,连必需的基本器械、材料都非常缺乏,卢光琇只好四处“讨要”。有时即使是得到了一个试管,她都会高兴得像一个孩子。
 
上世纪80年代末,卢光琇遇到了事业上的第二波冲击。当时我国相关法律体系尚未成形,加之一些医院行医不规范,引致了多起医疗纠纷,湖南省计生委甚至在1989年明文下令医院不能再做“试管婴儿”,卢光琇的生殖遗传事业再次受阻。
 
整个90年代对卢光琇而言是一段漫长的记忆,“这10年非常艰苦,没有科研经费,我们只能一边上课一边自己看门诊,将看门诊的收入投入来搞科研。”卢光琇没有放弃,带领科研人员创建了门诊部,沉下心来从事更多的基础研究。她坚信:只要技术成熟,等行业规范逐渐建立起来,“试管婴儿”一定会得到社会的认可和支持。
 
正是这10年的蛰伏,让卢光琇在生殖遗传研究继续积累的同时,培养了一支过硬的团队,为辅助生殖事业在21世纪的厚积薄发打下了坚实基础。
 
进入21世纪,全国科技体制改革,时任科技部部长徐冠华提出,除给极少数的基础研究提供经费以外,其他应用型科研院所必须走向市场。卢光琇认为,正因为研究成果很少推向市场,才使老百姓享受不到一流的科研成果。“既然国家投入的钱都来源于老百姓,科研成果就必须要惠及老百姓,通过走市场来实现自给自足。这不仅是对社会的回报,也给国家减轻了负担。”
 
此时,恰逢中信集团想投资生命科学领域的科研项目,时任集团董事长王军对卢光琇的工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经过一番实地考察,王军认为卢光琇的研究在临床上“大有可为”,他当场拍板:由中信出经费,科研院所出技术,将卢光琇的科研推向临床,帮助更多百姓从中受益。
 
2002年,由中信(深圳)集团、湖南湘雅集团与卢光琇教授学术团队三方签署框架协议,宣布共同组建中信湘雅不孕与遗传专科医院(后改名为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并进而确立了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当时的体制、机制全是新的,效率非常高,动作非常快。”卢光琇说在和中信合作的10年中,从王军、郭志荣到陈家声,历任董事长均对她的工作给予了最大程度的尊重和信任,她的科研事业也不断攀上新高峰。
 
积极性优生曙光初现
 
2005年6月,经孕前诊断排除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简称DMD)后受孕的正常婴儿在医院诞生。“积极性优生”曙光初现。
 
这是一名X染色体上携带有DMD基因的母亲。为避免孩子生下来便存在先天缺陷,传统的“消极性优生”办法只有一种,即通过产前性别诊断,是女婴则生下,是男婴则终止妊娠。然而,生下的女婴有一半的可能会携带致病基因,而被流产的男婴则有一半的可能是完全正常的。
 
卢光琇运用“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PGD)的新技术,通过染色体检查、致病基因定位、体外受精、基因筛选等,最后将1枚优质胚胎移植到母体的子宫,帮助上述这位产妇顺利地生下了一名健康的婴儿,整个过程只花去了约3万元。
 
现在,遗传学诊断已从产前提早到了孕前,地中海贫血、血友病、鱼鳞病、性别倒错等75种单基因遗传病患者均可从中受益,诊断准确率达100%,临床妊娠率达66.7%。从不孕不育到能孕能育,从消极优生到积极优生。
 
挥之不去的“湖南情结”
 
卢光琇说自己始终有一种“湖南情结”,这源于湖南政府和人民对她的支持和信任。她至今仍然记得自己当年拿着时任省委书记毛致用特批的条子去湖南省财政厅要科研经费的情景。
 
这件事给卢光琇很大的触动,她第一次开始思考:搞科研的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以前我们都认为那就应该是国家发的,没有钱也可以用印钞机印出来,现在我才明白,那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卢光琇说。从那时起,她就下决心将来科研成果一定要回报社会,造福百姓。
 
最初逼出来的产学研结合,促成了科研回报社会的最大化。2011年,该院接诊已达近20万人次。至2011年底,累计出生试管婴儿30358个,在孕数6761例。累计出生人工受精婴儿6977个,在孕数519例。目前,试管婴儿平均临床妊娠率达到了61.4%,远远超出国际平均水平。
 
“现在,还有40%的病人通过一次受孕不能成功,受孕成功的还有10%可能会自然流产,顺产胎儿还有约1%存在先天缺陷,这些都是我们将来要攻克的目标。”在该院10周年庆典上,卢光琇坦言,“我们的愿望是让每一个家庭都能拥有健康、聪明的孩子。”面对眼前这位热情而自信的“70后”,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几十年前“栽下”的现代优生学梦想,最终一定会实现。
 
《中国科学报》 (2012-12-11 第7版 健康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还没有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京部分高校校内设点统一收发快递 我国首次在大洋大规模布放深海潜标阵列
探月工程三期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发射成功 美核聚变十年战略规划招致科学家猛烈批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