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晨绯 郑千里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2-12 15:36:52
选择字号:
扩笼强鸟 洞庭湖上建平台
——中科院洞庭湖湿地生态系统观测研究站纪略
 
■本报记者 王晨绯 郑千里
 
12月7日,第七届洞庭湖国际观鸟节在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举行。东洞庭湖是亚洲最主要的冬候鸟栖息地之一。每年冬季,有217种鸟类到这片得天独厚的湿地越冬。从东洞庭湖采桑湖镇的观鸟长堤向湖面望去,一碧万顷,沙鸥翔集。
 
放眼洞庭湖
 
自1978年以来,洞庭湖地区各方面的研究报告可车载斗量,却不过是简单重复,而生态系统长期数据积累和规律性研究却严重缺乏。
 
“简单重复的研究不可能对洞庭湖形成新的认识,我们希望通过建站,为开展长期定位研究做一些原始积累,这有助于系统性解决方案的提出。”中科院长沙亚热带所所长王克林说。
 
2007年9月,他们再次组织新的考察与选址。副所长谭支良带队,同行的还有谢永宏、王勇、苏以荣和谢小立研究员。
 
谢永宏是地道的湖南伢子。在外地游学工作,回湘时正值三十出头,长期从事湿地生态研究的他,当时在湿地领域的权威期刊已有8篇SCI论文。他记得王克林所长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建站的人齐了,我们要从国家需求出发,在洞庭湖建一个湿地生态站。”
 
2007年,WWF(世界自然基金会)曾与亚热带所签下共建洞庭湖湿地国际研究中心的协议,连续10年,每年以40万元的开放项目支持中心开展湿地保护相关的应用基础和管理模式研究。
 
保护区管理局常年在洞庭湖执法保护,面对湖泊萎缩、过度捕捞、湖水污染严重以及生物多样性下降等问题,迫切需要科学的手段协助。WWF在长江中下游做了多年湿地保护后,也发现湿地保护项目没有科研人员的支撑无法继续。
 
时任WWF长沙办主任张琛非常熟悉洞庭湖的情况,推荐了保护区管理局所在地——采桑湖镇。管理局局长赵启鸿说:“你们代表中国最高的科研学术机构,如果能入驻这里,我们非常欢迎也非常需要。”
 
聚焦采桑湖
 
薹草地是洞庭湖功能承载体,是洞庭湖的营养物质储备库。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现在,薹草地从1000平方公里剧减至500平方公里,绝大部分已经被经济价值明显的芦苇和杨树林所取代。
 
考察时谢永宏眼前一亮:“这块处在湖中间的薹草地不可多得。以河为界,圈起来作为长期样地,再合适不过。另外,在经济植物迅猛扩张之前,应赶快将这2.2平方公里圈起来保护好。”
 
核心区成群的候鸟也为科学研究提供了先天便利。另外,采桑湖的交通也较为便利。
 
2007年11月,时任中科院院长路甬祥到长沙视察工作,当场表示,中科院给洞庭湖站建设260万元的经费支持。
 
亚热带所和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签下合同,一起部署洞庭湖湿地生态站的建设。双方的办公楼一体两用。
 
洞庭湖站科研人员颠沛流离的科研生活,至2009年底结束。他们住进温暖的宿舍,再也不用为住宿发愁。
 
同年,2.2平方公里的样地也建设完成。这是目前亚洲最大的湿地类型科研样地,分为四个区域:0.8平方公里的核心区不做任何干扰;0.2平方公里的采样地用于取样监测;0.8平方公里的长期试验区用于科学研究;余下的作为储备科研用地,随时“等候调遣”。
 
样地建成后,固定样地的监测启动,洞庭湖湿地生态站进入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填补了CERN网络监测在吞吐型湖泊湿地方面的空白。
 
2009年,洞庭湖湿地生态站顺理成章参与到三峡办的工作,进行三峡工程生态与环境监测。2010年,成为科技部—外交部—湖南省共建亚欧水资源研究中心的重要平台之一。
 
坚持与信念
 
2007年,谢永宏带领团队成员,开始对全洞庭湖大规模本底数据调查。这次调查持续了近三年,研究人员将洞庭湖的植物、土壤、水体家底摸了个底朝天。
 
成员侯志勇第一次来洞庭湖时除了采样就是拍照,跟随身先士卒的导师谢永宏日行数十公里,踏查洞庭湖每一方植被茂盛的土地。
 
如今,参与大规模调查的科研人员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创历史纪录的“八碗饭”。
 
2009年10月,科研人员在岳阳县麻塘镇春风村采样。水退之后的洞庭湖洲滩是茫茫一片草原。常年在野外采样的陈心胜、李旭、侯志勇、邓正苗从堤坝上走到洲滩中,第一次方向感完全失灵,GPS定位系统也找不到去年布设的样方所在地。直到中午他们才将取样点区别出来,随身带的水已喝完,取完土壤样品已是下午四点。
 
下午五点多他们上堤后直奔饭店。其中,最瘦小的一位吃了八碗米饭,吃得最少的也干掉五碗。
 
扩笼强鸟
 
谢永宏曾提出:“我们天天要深入到洲滩作业,那里是血吸虫疫区,能不能帮我们修一条路?”
 
2011年,中科院基建局拨出修缮专项124万元,为样地修建了一条水泥路,在取水样的水塘中建起三道栈桥,并在样地外围搭起栅栏进行隔离,防止牲口干扰。2012年,亚热带所做仪器修缮项目讨论,一致同意将洞庭湖站按CERN标准,以400万元的额度强化监测能力建设。
 
陈心胜博士介绍:“每一次采样都需要分外小心。通常大家都会穿长筒雨鞋,戴上橡胶手套。”薹草芽等植物嫩芽是洞庭湖候鸟的主要食物来源,陈心胜的研究恰好与之契合,成为洞庭湖鸟类的福音。
 
日前,洞庭湖站正在附近的屈原农场规划一个现代湿地农业科技示范园,其也是洞庭湖站的辅助观测站点。谢永宏认为:“洞庭湖站是以湿地研究为主,兼顾水域,但我们要上岸。地处湖泊湿地鱼米之乡,不仅仅需要关注湿地生态功能,还要关注湿地生态农业。”
 
《中国科学报》 (2012-12-10 第2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主体工程即将开建,这俩国之重器要放大招 科学家首次精准编辑线粒体基因
美洲原住民早于欧洲人接触波利尼西亚人 实验室将迎来机器人研究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