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5 8:22:39
选择字号:
逾期博士生凸显“小农经济”式培养弊端

图片来自昵图网
 


 
博士生逾期毕业不在于招不招在职博士,而在于以什么标准招,以什么方式培养。董怡辰制图
 
这是对教学工作的促进。以前是学校和导师找不到学生,现在他们都过来找导师、找学校。
 
■本报见习记者 冯丽妃
 
“逾期博士生中,虽然有一些脱产博士生,但在职博士生占大多数。他们有些人因为想学东西,很努力;但是也有一些人只是想在名片的头衔后头加个‘PH.D’。”西南交通大学一位在读三年级博士生张建明(化名)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2011年,西南交通大学对857名逾期博士生和即将逾期博士生提出“消除学籍”的警示,让逾期未毕业博士生培养和管理的问题再次浮出水面。张建明并不否认进行一些淘汰的必要性,因为这不仅是对公共教育资源的浪费,对个人的时间与精力同样如此。但他仍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长久以来,在“严进宽出”的研究生培养机制下,在读博士生往往都能够获得博士学位,尽管他们的真实能力有很大的差别。这也让教育界产生了一个困惑:如何保质保量地培养出创新型的高级人才。
 
西南交大此次对逾期博士生出手,其严厉程度在国内亦属罕见,或将对现有博士生培养制度改革提供积极意义。此事件也把我国在博士生培养和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一并放大。
 
占坑的“萝卜”
 
2011年11月,伴随西南交大对逾期未毕业和即将逾期的857名博士生进行清除学籍的警示,舆论一时轰动。
 
让大家诧异的是,西南交大的逾期博士生不仅仅是数量多,逾期时间也相当长。根据《西南交通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规定》,博士研究生的最长学习年限为6年。然而,在西南交通大学提出警示的“超期博士生”中,有两位就读年限长达21年。
 
如果以6年学制计算,2007年入学的博士生在2012年即将超过学习期限,跨入逾期行列;而此前入学的博士生已然超期。
 
“按照规章办理,也是规范和提高博士生培养管理的一个举措。逾期博士中大部分人都是在职博士,很多人十几年就没有在研究和学习状态了,因此这样做非常必要。”该校牵引动力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中科院院士翟宛明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面对数量如此庞大的逾期博士群体,西南交大在2011年11月29日推出《关于博士研究生学习年限的补充规定(试行)》,要求2007年及以后入学的博士研究生超出最长学习年限未答辩者,自动终止学籍,予以退学。
 
对于2005年及以前入学的博士研究生,如果自愿保留学籍,完成学业,需要在2011年12月31日前由本人向所在院系提出延长学年书面申请,并于2012年12月31日前完成论文答辩。
 
超过6年最长学习年限的博士生除去不再享受各类助学金和奖学金外,毕业证书也不能在教育部网站上进行电子注册。
 
“这是对教学工作的促进。以前是学校和导师找不到学生,现在他们都过来找导师、找学校。”西南交通大学一位校方管理人员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校方不搞一刀切,逾期博士生可以先学习,达不到拿学位的条件可以先办理课程结业,等条件成熟了再拿学位。
 
事实上,逾期博士生并不是西南交大独有的现象。此前,华中科技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华南农业大学、郑州大学等高校都曾对超期博士生下过最后通牒。
 
“‘一个萝卜一个坑’。无论是在职还是脱产博士生,全国每年博士生的名额只有5万多个。如果一下子‘卡住’那么多,无形之中就占用了学籍,造成教育资源的浪费。”张建明说。
 
他根据自己在脱产读博期间的花费情况算了一笔经济账。国家每个月给博士生补贴1200元,如果自己在外面接一点活儿,再添一点,每年生活开销大致在一万五六千元左右。而西南交大的博士生培养期限规定为4年,一般会延长半年或七八个月。据此推算,一个博士生读博期间的花费无论如何都在7万元左右。
 
“如果一个脱产博士生逾期还没毕业,国家就要损失将近5万元。在职博士生虽然不用国家补贴,但是如果达不到培养水平,不仅是对公共教育资源的浪费,也是对个人时间与精力的浪费。”张建明说。
 
为何逾期
 
以第一作者的名义发表1篇被SCI收录的文章;发表后,被三大论文库之一的EI收录的文章达到2篇;或者在核心期刊发表4篇文章,其中两篇被CSJD收录。对于西南交大的博士生来说,如果要拿到学位证,除了要完成博士生论文之外,还要在以上三个要求中任选一项。除此之外,该校还规定,自2011年起博士必须发表一篇外文文章。
 
“对于一个博士来说,比较困难的是一边做研究一边要关心学校的一些毕业条件,同时还要面临审稿周期长的压力。”该校博士四年级学生王晓林(化名)说。
 
在张建明看来,论文虽然会带来压力,但在中国现有学术环境中,却是不二“良方”。
 
“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学术环境中,如果没有硬性要求发表文章,就可能会有很多投机的行为,出现不公平的现象。比如,现在很多政府官员或企业高管就读博士,他们一般不会投入太多的时间。他们只是想混个文凭,如果没有硬性条件,就没法把关。”张建明说。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奇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论文发表作为中国高等教育的‘特色’,虽然对学生会造成较大的心理压力,但总体而言,国内压力却要小于国外。在国外,博士生入学后要通过资格考试才能成为博士生候选人;而在国内,好像入学以后就变成博士生了。实际上,考核与淘汰应该是研究生管理的基本规定。”
 
有教育专家表示,博士作为一个国家为未来培养的高层次人才,学业有适当压力是正常的,这是博士培养的一部分内容。如果仅就我国博士培养的质量、水平、实验强度、论文的原创性要求等来看,还不至于对学生形成很大的学业压力。
 
“目前,更多的压力其实是来自学业之外。如果完成博士阶段的学业真的压力很大、很难的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官员或拥有其他社会资本的人到大学来拿博士文凭,也就不会出现清理逾期博士的现象了。这是在教育领域内出现的事情,但根源在教育体制之外。如果各个高校能把逾期博士的身份公布出来,那问题就更清楚了。这是社会现象在高校内扭曲的反映。”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谷贤林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据了解,西南交大每年博士生招生人数在280~300人左右,此次所公布的逾期博士生人数将近3年的招生总人数。其中,大多超期的博士生都是在职博士生,并且是具有一定职务的国家公职人员和企业经营管理者。
 
也就是说,有一部分人不能按期完成博士阶段的学业需要延期甚至放弃学业,这是博士培养过程中的正常现象。但是如果在一所学校内大部分逾期博士生都来自某类特定的群体,则值得引起注意与反思。
 
“为什么不能在这些人入学的时候对他们实行严入,而非要等到浪费了大量的人力、教育资源、教育机会之后才对他们发出警示?”谷贤林质疑道,“这只能说明我们在博士生的招生标准、选拔程序等方面存在漏洞,在人为因素、模糊的标准与能力至上、学术标准之间如何取舍出了问题。”
 
培养制度受质疑
 
自1981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草案)》实施以来,我国开始在全国范围实施学位制,本土博士人数逐渐增多。1999年,我国博士生人数达到5.4万人。
 
进入21世纪后,我国博士生招生人数随之激增。从2007年起,每年博士招生人数均超过5万人。2010年,博士毕业生已经累积达到35万人左右。过去10年间,我国博士生人数增长了约5.5倍,成为世界第一博士生产大国。
 
“博士生增多了,这是好事。现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很多领域都对高层次的研究提出了更多的要求。我从事的是城市轨道交通方面的研究,国内这方面的需求就很多,给我们提供了研究的舞台,结合工程实际培养学生也可以给他们提供丰富的实战经验。”翟宛明说。
 
无论与过去进行纵向比较,还是和国外做横向比较,近年来我国在科研投入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并为研究生培养提供了较好的条件。博士生是我国人才教育的最高层次,其水平代表了一个国家人才教育的水准。但随着我国博士生数量越来越多,怎么保证质量成为一个迫切的问题。
 
对此,李奇认为,研究生管理分为学校内部和外部两部分。从外部管理来看,教育政策制定和实施是两个有机组成的部分。我国虽然有教育法规,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却存在很多问题。按照教育部规定,6年是博士生学习的最高期限,但事实上学校在执行中并不遵循这一标准。
 
据介绍,设置博士生培养年限是国际上通用的做法,在国外读博士或者硕士,如果超出学校允许的最长期限,下个学期该博士生将不再具有注册资格。只有出现特殊情况时,学校才会考虑是否延长学习期限。这相当于一个民事标准,个人对个人的行为负责,这也是高校教学管理中的一个基础性的制度。
 
“不是说所有入学的博士生最后都能够成为博士。在很多西方国家,中途淘汰很正常。根据个人努力的情况,如果真的不适合再读,我们也不应该用异样的眼光审视他们,而应该以接纳的态度来对待他们。”翟宛明说。
 
例如,对于校内培养,必须通过定期检查与考核,以确保学生的学习进度,并把它作为一项常规要求来执行,而目前国内很多高校对于此项制度执行得并不好。
 
我国博士生课程普遍偏少,尤其是文科,有的学校仅有两三门课程,少得连国外博士生的零头都达不到,这样的博士生是否能成为一名合格的研究工作者令人怀疑。
 
而且,博士生把仅有的课程学完之后,很快就可以进行毕业论文开题。国外高校在学生通过资格考试以后,才具有资格开题。
 
此外,在博士阶段的研究牵涉到不同的学科和问题,在论文开题的时候,如果能够采用集体指导的方式,就可以把各个领域的专家都包括进来,进行全方位的指导,对学生的培养大有裨益。
 
“但是现在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几乎所有的博士生都可能通过开题。因为我国的博士生培养模式采用的是一对一‘小农经济’的模式,如果学生的论文过不了,导师脸上也没光。”李奇说。
 
有专家同时指出,高等学历和高等教育不能画等号,现在有一种“真的假博士”的情况。即一部分人在从事全职工作的同时读博士,没有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学习。他们的学历虽然是博士,但能力仍存在很大的水分。
 
“如果中间不停顿,一个学生会在22岁的时候本科毕业,28岁博士毕业,这是一个比较敏感的年龄段。这六年时间怎么过,还要看自己。读书,还是工作?这是两个不同的选择。”王晓林说。
 
链接
 
自2006年南开大学打破博士生“零淘汰率”,对28名超期未毕业博士生按结业处理后,到2009年已淘汰超期未毕业博士生168名。
 
2010年初,华南理工大学2006级的505名博士生有282人未毕业,其中115人被确认半年后才毕业,满三年毕业率不足50%。
 
2010年8月,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院网页贴出通知:拟清退307名逾期未毕业的硕士生、博士生。
 
2011年,郑州大学对39名超期博士生进行清理。最终有9人完成答辩,5人退学,1人做结业处理,还有24人申请延期。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亚洲最深油气田建成百万吨产能 14家单位联合发布全球海洋变暖报告
青藏高原动力效应对亚洲干旱影响获揭示 还有比这更狠的学霸?AI:我教我自己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