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1 10:50:20
选择字号:
袁隆平潘忠李春来张红朱敏杨大荣:迎接2012

 

袁隆平:与季节赛跑

 
■本报见习记者 成舸 通讯员 李勤
 
见到袁隆平院士时,已是上午11点,他当时刚和助手们开完会,正在办公桌前埋头批改文件。只有对面茶几上的几幅彩色年画不小心泄露了新年的消息。
 
从袁老身边的窗口望出去,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的分子育种实验室大楼左边的一条小路尽头,便是湖南省农科院的超级稻试验田。从那里直到海南,广阔而安静的田野在等待科研人员送来新的种子。
 
在这个“农闲”时节,袁隆平和超级稻团队正为筹划来年的工作而忙碌。夏天在湖南,秋天在广西,冬天在海南。为了在一年里做更多的育种试验,超级稻团队学会了与季节赛跑。有时,大年三十也得在田里度过。
 
跟着袁老从事杂交水稻研究30多年的学生、湖南杂交水稻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邓华凤去年是在海南过的春节。“因为水稻配种时间是一定的,哪天播种、哪天插秧,必须精确到天,不能因为要吃年夜饭就放假了。”
 
袁老说:“我现在一般是三月初去海南,四月下旬回来。上世纪70年代去得更早,常常是九月份就去,直到第二年五月份回来。那时都是坐火车再换轮船,买票都买不到,到了那个地方住也没得住。现在到三亚只要两个小时,而且长沙每天都有班机。”
 
不过,就算长沙每天有班机,袁隆平和杂交水稻中心的专家们暂时也去不了三亚了。因为湖南这一季的杂交水稻实验已结束,除了准备去海南“插秧”,专家们承担的国家和省级课题要结题,还要撰写研究性论文。
 
袁老告诉我们,明年的主要精力仍然放在两件大事上,一是向亩产千公斤冲刺,争取在“90前”(他说自己是“80后”,即80多岁)实现这个目标。第二个任务是“种三产四”工程,即种三亩超级稻能产四亩的粮。
  
 
潘忠:做好“服务员” 
 
■本报记者 张好成
 
临近元旦,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镜泊湖景区,美丽的雾凇吸引了大量游客前来观赏。而在距牡丹江不远的哈尔滨,持续几天的阴霾天气也很容易让人感受到,东北的这个冬天离结束还很远。
 
“今年元旦比前几年都冷些。”潘忠告诉记者。
 
已是晚上6点多,许多同事已下班回家,准备与家人一起迎接2012年第一天的到来,但身为黑龙江省科学院院长的潘忠还在办公室忙碌着,为1月4日即将召开的黑龙江省科学院工作会议做着准备工作。
 
“这是历年来最早的一次院工作会议。”潘忠踌躇满志地说:“抢前抓早。国家处于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我们科技工作者也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尽快行动起来。”
 
潘忠生于1954年,如今已在黑龙江工作和生活了57个年头。其中的33年青春,他都奉献给了科技事业。“5年科学研究、28年科技管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看来我注定要跟科技打一辈子交道了。”
 
虽然自己是个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但祖上闯关东的那种劲头仍然留存在潘忠的身上。刚从黑龙江省科技厅副厅长调任黑龙江省科学院院长不长时间,他便开始筹划一招好棋。
 
“院长不应只是领导,更要为科研人员做好服务。我们要想办法提高工作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要让他们工作和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社会尊严。”
 
本着这个思路,包括工人在内的全院职工2013年年底人均年收入要达到8万元这一目标,被写进了2011年初确定的《黑龙江省科学院创新2020规划》。全院职工人均收入目标被写入发展规划,这在全国还是头一个。
 
“黑龙江科学院的前身是中科院黑龙江分院。我们这个规划的名称也受到了中科院发展规划的启发。”潘忠说,“一手抓创新、一手抓创业。我们的目标是打造地方大科学院,为区域经济作出显著贡献。”
 
 
李春来:心中尽嫦娥  
 
本报记者 张巧玲
 
“明天上午要开会,下午作年度工作总结,后天上午是全台的工作总结,下午要参加探月大工程总体的协调会……”
 
元旦前夕,记者打电话试图约李春来采访,可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十分为难:“不好意思,实在太忙了!”
 
从他一长串的头衔中,记者能体会到他工作到底有多忙。
 
李春来,现任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台长助理,月球与深空探测科学应用中心主任,探月工程副总设计师(三期)兼地面应用系统总设计师,中科院探月总体部副总师。
 
在一再坚持下,记者最终争取到了10分钟的采访时间。不过,当记者如约来到李春来的办公室时,他们正在召开一个紧急会议,约定的采访差点被“爽约”。
 
记者问李春来:“元旦、春节怎么过?”
 
李春来笑着说:“我工作快30年了,几乎没有休过假,今年也没打算休假。”
 
“大年初一一般是我值班。”李春来说。他已经十几年没有回老家过年,春节期间最多也是安排几天“偷闲”。
 
现在,嫦娥二号仍在距离地球300万公里的拉格朗日点进行科学探测,他们仍须时刻监测嫦娥二号卫星及科学仪器的工作状态,同时进行数据的接收、处理、发布和研究。
 
“我们现在是被推着走。”李春来说。
 
进入2012年,嫦娥三号将进入正式的产品生产阶段。
 
“明年要为嫦娥三号的发射作准备。”李春来说。
 
“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才够用。”李春来笑着告诉记者,明年没想过休假,只能苦中找乐,忙中找闲。
   
 
 
张红:回家过新年  
 
■本报记者 黄明明
 
圣诞节凌晨一点,一个越洋电话从美国打来。看到号码时,张红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知道,丈夫和孩子又只能在朋友家过节——这已是第9个年头了。
 
2003年,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为研发重离子治癌技术,以“百人计划”项目把张红从国外请到所里,以3年为期。
 
张红告诉在美国的丈夫和孩子,3年很快就会过去,到时她就回去。
 
如今,约定的时间早已过去,可总有忙不完的事在等着张红,总有许多科研上的问题吸引着她。
 
2003年,孩子在上中学。2011年,孩子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可张红还是没能回去。因为她“说话不算话”,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对她的感情越来越淡,家人对她也颇有怨言。
 
“在中国现有的经济条件下,研发重离子治癌技术很不容易,我不能不负责任地中途离开。”想念家人的时候,张红也很苦恼,作为项目组里唯一一位有医学背景的研究人员,她不知道究竟什么时间可以回到家人身边,特别是目前科研到了深部肿瘤患者的临床试验阶段。
 
让张红不舍的,还有近物所的重离子治癌团队。“大家都在努力把工作完成得更好。他们没有节假日的概念,即便过年也是如此。”
 
不过,今年值得高兴的是,张红2011年负责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了。2012年元旦,她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地和家人团聚几天。
 
 
朱敏:千岛湖试水
 
■本报记者 陆琦
 
“元旦应该可以放松一下。”
 
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蛟龙”号副总设计师、中科院声学所研究员朱敏刚在千岛湖完成“蛟龙”号上多个系统的湖上联合试验。
 
“蛟龙”号完成5000米级海试后被“大卸八块”,各个部件拆下来进行检测,“2012年的7000米海试对设备耐压性能是一次新的挑战”。
 
千岛湖实验证明,声学设备都处于正常状态,已经具备联调的条件。“过完元旦,这些设备就要组装到潜水器上,完成总装、联调。春节后进行水池实验,对整个潜水器的各种性能状态进行恢复性实验,之后就要开始海试了。”
 
朱敏常说,自己和“蛟龙”号一起成长。如今,身为副总设计师的他,对整个实验流程了然于胸,对自己负责的声学系统更是信心十足。“还可以利用假期放松一下,毕竟没有紧张到非要元旦加班的程度。”
 
平时只要在家,朱敏肯定要陪女儿玩一会儿。但工作之余,留给家人的时间少得可怜。“基本没有完整的周末。”
 
其他团队成员也都很年轻,小孩才一两岁。孩子们都还不知道爸爸是做什么的,只是模糊地知道爸爸经常出差。
 
“希望2012年‘蛟龙’号海试一切顺利,最好能在7000米的深度上有新发现。到时候我女儿也快3岁了,能明白好多事了。”憧憬新的一年,朱敏甜蜜地笑了。
 
 
杨大荣:人在榕树下 
 
■本报记者 潘希
 
“我们做科研的,放假和不放假真的没什么区别,新年我还安排了几个实验,准备带学生一起做呢”,杨大荣研究员的家就在工作单位——美丽的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
 
新年假期里,杨大荣将“守着”他最心爱的实验对象——榕树和榕小蜂。对研究协同进化来说,榕树和榕小蜂是绝佳的“组合”。在杨大荣眼中,他们一个伟岸,一个微小;一个长寿,一个短命。二者共同生活在生态环境复杂的热带与亚热带地区,“久经沧桑岁月的考验,依然专情如故”。
 
谈到对新一年的期望,杨大荣坦言:“当然最希望科研上有所突破,多出成果和论文。”除生态环境或化学因素对榕树和榕小蜂的影响研究外,研究组还要进行青藏高原生态学和我国濒危真菌冬虫夏草资源保护的研究。
 
“2012年,我们研究组最期待的,就是科研经费上的支持”,杨大荣毫不回避这个话题,因为目前这个研究组里,每年最少需要支出60万元用于部分学生和研究人员的工资。“而且,如果有了经费,我们的仪器设备也能跟得上。”
 
在西双版纳植物园幽静的热带雨林中,那片英姿伟岸的榕树,还有那群不畏艰辛的榕小蜂,将见证新一年中杨大荣们的努力。
 
《中国科学报》 (2012-01-01 A1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银河系最大“气泡”亮相 天上没交警、卫星多,怎样避免出“车祸”
科学家在噬菌体抑菌机制领域取得进展 中科院南海海洋所发现“皇冠”分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