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畅 王璐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9-16 8:47:33
选择字号:
如何坚持愈发沉重的孝道?
80后独生子女承担父母健康养老支出面临困境
 
在当前经济结构矛盾突出、转型要求迫在眉睫的形势下,老年人的健康、医疗问题已然不单纯是老年人自身的问题,而是牵扯到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问题。“老有所养、病有所医”是今年两会上温家宝总理代表政府作出的庄严承诺,也是普通百姓的热切期待,广大人民的真诚愿景。
 
“请你们帮帮我!谁愿意出钱给我爸治病,我就嫁给谁!”
 
这句话引自2005年底被热传的一篇报道《女儿称谁出钱救重病父亲就嫁给谁》,讲述了一个普通“80后”女孩为重病父亲筹医资的辛酸故事。6年过去了,“嫁人救父”的故事并没有淡出我们的视野,相反,一批诸如“卖身救母”、“卖肾救父”的新闻依然层出不穷。记者注意到,这些新闻事件的主人公普遍几乎都是独生子女。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李希光教授的博文中说,他的母亲是中国最早响应政府“一个孩子”政策的号召,并获得了政府颁发独生子女母亲光荣证书的女性之一。作为一个大学教授,在他的母亲与疾病抗争的日子里,由于没有兄弟姐妹来和他分享呵护母亲的义务,李希光也只能拼命工作来赚取更多收入以供母亲的医疗开销。
 
而在中国,像李希光这样每月能够挣到2万元的独生子女在人口的比例非常低。
 
如今开始走向社会的“80后”独生子女,在20年后,不得不独自承担起家庭中长辈的健康及养老费用,照顾逐渐老去的父母。而由于无兄弟姐妹可以共同承担,刚参加工作不久的“80后”,由于时间、精力等原因,普遍挑不起这个重担。
 
重担单肩难挑
 
记者算了一笔账,据统计,北京市大学本科毕业生每月平均工资为2497元,以有存款10万元、无贷款、父母退休家庭月收入1万元计算,父母其中一人突染重疾,去除生活的必须开销,在医保的帮助下,家庭经济状况或许可以勉强维持数年。而若需偿还贷款,或满足不了上述条件的任意一项,都会给这个家庭带来巨大压力。
 
北京市人口研究所尹志刚教授曾在一篇调查分析北京城乡首批独生子女家庭现实养老风险以及趋势的文章中提出,我国大规模极速而致的老龄社会的各种风险先兆,将在首批独生子女家庭呈现,其中排在首位的便是“看病支出大,因病致贫”,并且预测这一风险的增长率为最高。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80后”女孩小娟(化名)表示,她早就想到了自己未来可能会面临的压力,为了能负担得起父母的养老支出,她现在频繁跳槽,拼命工作。“如今钱越来越难挣,我现在赚钱,就是为了将来给父母养老作准备。”
 
可多数的“80后”独生子女还没有为这个问题作打算,他们认为如今医疗费用过高,“尤其得了某些不好治的病,不治的话,父母活着痛苦;治的话,一次两次治不好,经济投入可能是长期的”。父母若得了治疗费用过高的病,会让他们难以承受。“有时想,如果有个兄弟(姐妹)能一起承担照顾父母的责任就好了。”一位“80后”男生说。
 
老年公寓,看上去很美
 
全国老龄办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人有1.67亿。到2050年,中国老龄人口将达到峰值4.37亿。“80后”的独生子女们也在想,如果自己不能亲自照料父母,他们能去哪儿养老?
 
垂钓园里绿树葱葱,芳草茵茵;高尔夫球场地势起伏,视野开阔;养颜的温泉水,富氧的生态林……近几年来,老年公寓的广告打得很是漂亮。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以一家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养老机构为例,收费也着实不便宜。一位身体健康的老人,住进这样其中一个单人间,首先要交10~20万元的医疗押金,每个月的入住费是2300~3300元不等,除此之外,伙食费单独计算。而如果是一位需要日常护理的老人,除了医疗押金、每个月的入住费、伙食费之外,还要负担每人每月2600~3500元不等的护理费。
 
这笔经济账算下来,让很多“80后”的独生子女们望而却步了。
 
父母在,不敢远游的尴尬现状
 
现代人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各种疾病的发病率不断提高,发病时间不断低龄化。小娟提出了她的担忧:“现在的人生活方式普遍不健康,比以前更容易得病。伴随着污染的加剧、不良食品的危害,很有可能还没等父母年纪大就提早患上各种疾病了。”
 
“现在不光是买不起房、买不起车,而且是不敢买房不敢买车。”力为是一位“80后”男生,能够早日过上有房有车的生活是他当时的梦想,虽然是家里的独子,肩负传宗接代的重任,可他现在却连婚都不敢结。“一结婚,又多了一个爹一个妈,自己爹妈都照顾不过来呢,操不起心。”
 
《事林广记》中有句古话:“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在古代社会,儿女是父母老年生活的重要依托。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独生子女却被必须独自赡养父母的尴尬处境拴住,难以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
 
“只有一个孩子,父母和子女生活真的是更好、更幸福吗?在病房里,母亲每天看着临床的病友三个女儿像走马灯式的轮番来照顾,而母亲身边只有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保姆。我从母亲的眼神看出,她后悔只生了我一个。”李希光在博文中这样写道。
 
《科学时报》 (2011-09-16 B1 科学与健康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美宇航局或再探金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