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丹红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1-8-31 9:06:45
选择字号:
《科学》社论:儿童早期教育有益社会

 
美国《科学》杂志总编辑布鲁斯·阿尔伯茨
 
美国生物化学家布鲁斯·阿尔伯茨(Bruce Alberts)长期关注并致力于教育事业。自从2008年出任《科学》杂志总编辑以来,《科学》已经出版了三期教育特刊。今年8月,最新一期的教育特刊聚焦了儿童早期教育。阿尔伯茨在为本期特刊撰写的社论中指出,长期的研究显示,从3岁开始,恰当的早期儿童教育干涉能为社会带来益处,一个名为“执行功能”的关键变量也在这一阶段出现,“这些发现提出一个核心问题:国家怎么教育年轻人?”
 
为什么如此关注教育?阿尔伯茨说:“对未来世界而言,再没有任何事情比我们如何培养下一代更为重要。”最近几年,从强调这类基础性问题的重要性到鼓励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科学》杂志用大量篇幅讨论教育问题。2009年1月出版了第一期教育特刊,聚焦如何将计算机技术应用于教育;2010年4月,第二期教育特刊强调了探究性科学教育和读写能力获得之间的协同性。最新一期的教育特刊发表了12篇文章,回顾并评述了儿童早期教育的研究和实践。
 
早期教育奠定了一生学习的基础,比如对数学或文学的兴趣。阿尔伯茨说,早期教育项目能对儿童成长期的一个关键变量产生作用,神经科学家们将之称为“执行功能”,即个体实施自我控制的大脑活动,它与多种能力的发展有关。“这些发现提出核心问题:国家如何教育其年轻人?比如,如何进一步提高那些业已证明能提高儿童自我控制能力的项目?这些项目在什么年龄段可拓展到学校?如何将最有效的实践方法广泛应用?为什么这些研究成果很少被整合到绝大多数学校系统的功能之中?”
 
阿尔伯茨认为:“我们还需要政府更多投资以科学为基础的教育研究。此外,在大学层次上,教育科学并未受到足够重视,实际上,许多教育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大学教育学院和其他学院的教授们的大力合作。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吸引更多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去迎接教育中的诸多挑战。”
 
1956年,英国科学家、小说家查尔斯·斯诺(C. P. Snow)在《新政治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两种文化与科学革命》的文章,提出现实存在的“两种文化”分裂,即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分裂。1959年,斯诺在剑桥大学著名的“里德”讲座中发表同名演讲。阿尔伯茨指出,斯诺在这次演讲中批判了自己早期对应用科学的忽视,他在演讲稿中写道:“大体上,纯科学家们一直愚蠢地看待工程师和应用科学。他们对此不感兴趣。他们意识不到这些领域中的许多问题在智力上与纯科学问题一样有趣,许多解决方案也一样漂亮并令人满意。”
 
斯诺认为,“纯”科学与其他领域的隔离是解决现代社会问题的障碍。新教育观点也强调,应当将各学科最优秀的学者结合起来迎接教育挑战。然而,阿尔伯茨表示:“从大学、政府机构、学术界到科学社团,除非有世界上最重要的机构支持、尊重和关注这类研究,否则这样的协同作用是不会发生的。”
 
在教育问题上,阿尔伯茨的观点深受科学家、生物学教育家约翰·摩尔的影响。他最后在社论中写道:“在我通过阅读他的生物学教科书而第一次认识他时,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他在2002年逝世之后,我应美国国家科学院之邀为他撰写传记,因此发现他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一直劝告:‘大学里的学者应超越其专业和实验室,看到普通教育中的问题并愿意与教育学院的同事合作,追求杰出教育。简而言之,努力让教育如学术研究和出版一样受到尊重。’讲得多好呀!”
 
《科学时报》 (2011-08-31 A4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大难题告破,蛋白质3D结构可用AI解析 新研究首次发现磁涡环
嫦娥五号将择机实施月面软着陆 研究人员开发出耐用电子皮肤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