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方可成 魏一帆 童菲菲 来源:南方周末 发布时间:2011-8-26 14:32:33
选择字号:
教育部学位中心王立生:假证是世界性问题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发展中心(简称学位中心)是教育部直属事业单位,其工作职能之一是承担中国学位证书及相关教育背景材料的认证、鉴定工作。这项工作的主管领导是学位中心副主任王立生。
 
南方周末:中国官方是何时开始进行学位认证工作的?
 
王立生:过去中国全是公派留学,政府层层选拔的优秀人才,不存在需要认证的问题。1990年代后半期,出国自费留学的学生开始多起来,情况就逐渐复杂了,一些人出去不是为了学习,而是为了去做生意或者其他目的。这时候,外方就提出要求:这么多人来,我们也分不清,能不能有个部门说明情况?这些情况包含学校和文凭的真伪问题、学术水平问题等。
 
当时,国内教育市场中的假证也开始多起来,所以1998年教育部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学历学位证书管理和严厉打击伪造买卖学历学位证书的通知”。同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文明确让我们来负责中国学位及相关教育背景资料的认证咨询工作。
 
认证工作真正制度化是在2000年,现在这一块的业务发展状态良好,速度很快。
 
南方周末:目前的学位认证包括哪些具体内容?
 
王立生:我们目前做的还仅是真伪鉴定,包括学位证书、成绩单、在读证明、高考成绩、会考合格证、会考成绩、中专毕业证、职业教育毕业证等。我们已经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进行沟通,准备开展职业资格证书的认证工作。认证服务对象也从留学扩大到移民、劳务,范围在不断扩大。
 
南方周末:中国留学生申请国外学校时,有多少人使用了你们的认证服务?
 
王立生:我们不是商业机构,不做广告,更不以盈利为目的。以2010年为例,出国留学人数接近30万,但实际做认证的只有8万多,这个比例比起之前还是有所增长。
 
不可能所有学生都做认证,我们也不希望这样——如果大家都做的话,说明中国学生的信誉已经糟糕到不行的地步了。所以我们还是希望少做一点认证,希望国外学校多相信我们的学生,多相信我们的文凭,这对中国来说是好事。从某种意义上讲,哪天学位中心不再做真伪认证了,只需要做学术水平了,那么中国学生的声誉就比较理想了。
 
南方周末:2010年这8万人都是应国外学校的要求来做认证的吗?
 
王立生:基本上都是。毕竟做这个要花钱,还耽误时间,学生和留学中介一般都不会主动来做。
 
南方周末:那么国外什么样的学校会要求学生来做认证呢?
 
王立生:通常是高水平大学。这些学校是真正想挑选录取优秀学生。法国、意大利要求所有中国学生都做认证。把我们的公派留学生都包括在里面了。对他们这种一刀切的做法我们只能表示理解。
 
有些国家,比如英国、澳大利亚,政府一步一步给学校压缩经费,迫使学校去招外国学生,而且留学门槛也越降越低。在这样一种利益驱动下,他们对文凭的真假就表现得无所谓了。你只要交得起钱,想来留学就来吧。但是,他们多数又不愿拿自己学校的声誉做赌注,所以出口把关很严,搞得我们一些留学生最终拿不到文凭。而我们的一些留学中介对这些情况又隐而不报,介绍一个学生就赚一份钱嘛。我们认证中发现的假文凭,有相当一部分是留学中介做的。
 
南方周末:中介的确在作假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我们采访发现,比起做假文凭,中介更多是修改成绩单、帮忙写个人陈述等。
 
王立生:直接做假文凭的有,但不是特别多,因为这一块风险大,但改成绩单是比较普遍的。中介为了提高签证通过率,对学生统统进行“包装”。对方要求的课程加上,对方不要的课程减掉,更有甚者是改成绩。有的我们一看,整个成绩单几乎全都改了,很过分。
 
南方周末:从认证的数据来看,有多少是查出来存在作假现象的?
 
王立生:从这些年的整体情况来看,查出来有问题的少则2%,多则5%,平均下来约3%左右。从比例上看似乎并不是很大,但要知道,这些是明明知道到这里是查真假的,还敢送来认证。
 
国外高校现在是一种纠结的心态,他们非常希望中国学生去,我们的学生多数的确非常聪明非常用功,但作假现象也着实让他们很头疼。现在到了什么程度?美国学校电话面试,都不敢相信电话这头说话的到底是不是申请者本人。还有美国人反映:由中方的中介机构提供的教授推荐信,不少根本不是教授写的,有的甚至是学生自己写的,或者是中介写的。
 
南方周末:您如何向外国人解释中国部分留学生的申请材料作假现象?
 
王立生:有假文凭不怕,我们有专门的机构负责审查,如果需要的话,就来找我们。我们是负责任的,我们从不护短。
 
假证是世界性的问题。这几年每年我们都会在北京办一场有关国家驻华使馆工作人员的招待会,向他们宣传我们认证工作的理念: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对于在留学过程中存在的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不但不回避,而且指定学位中心负责提供相关的认证咨询服务。假证也不是中国独有的,美国也有野鸡大学,英国也有假文凭。谁也不要在这些问题上相互指责,这是没有意义的,更不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别人,重要的是大家达成共识,采取一些有效的方法去遏制这种现象,把它的危害降到最低。
 
前两年,在韩国、匈牙利、英国等地,出了一些类似的事情。高层领导多次指示我们,一定要管好咱们自己的文凭,别弄得外边满城风雨的,本来咱们在努力提升中国形象,不能老弄出些抹黑的事。我们做的文凭认证工作,虽然是一项服务性的工作,但也承担着维护中国和中国教育声誉的责任。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大死亡”期间巨大火山喷发喷出有毒金属 大脑模式显示儿童记忆能力
研究者发现可“完全”关闭疼痛的神经元 太空“大堵车” 也得“贴罚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