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子森 来源:齐鲁晚报 发布时间:2011-12-20 14:30:54
选择字号:
“烟草院士”引争议 郑州烟草研究院院长不评价

谢剑平(资料图片)

处在漩涡中的郑州烟草研究院。 记者 张子森 摄

谢剑平已无心庆祝自己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12月15日,当郑州烟草研究院院长闫亚明准备出差时,本该同行的谢剑平早已飞达目的地,躲避公众的关注。在他身后,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
 
记者调查得知,争论中的“降焦减害”在烟草界内部也被认为“效果不明显”。其实,在众多烟草研究院(所)日常的研究工作中,“降焦减害”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方面,更主要的研究课题则是以如何提升烟叶利用率、提高烤烟水平和改善口感为目的,而最终目的则是:获取市场利润的最大化。
 
新院士引出老话题
 
一条红色的横幅,正悬在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的办公大楼前,上面写着几个正楷白字:热烈祝贺谢剑平研究员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这是12月15日的郑州开发区繁华地段。对于途经这里的行人来说,横幅是唯一能让人将研究院与谢剑平联系起来的线索:12月8日上午9点,中国工程院发布54名新增院士名单,该院副院长谢剑平当选。
 
郑州烟草研究院是唯一直属于国家烟草专卖局(中国烟草总公司)的综合性烟草科学研究与开发机构,前身可以追溯到新中国成立前,自1958年升级为研究所后从上海迁至郑州。
 
记者了解到,由于该研究院同时是烟草专业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培养基地,因此被行业内人士称为“烟草界的清华”。其他省市的烟草研究所虽然涉猎范围与其相差不大,但“高精尖”人才无法望其项背。
 
被称作该研究院奠基者的是年过九旬的朱尊权,他于1997年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剑平正是朱尊权的学生,当地烟草界人士陈文称,谢剑平是被诸多烟草学者、企业人士公认的学术性人物。他对谢剑平人品的评价为:认真、正直、公正。
 
而据一位了解谢剑平的人士介绍,谢本人也算是一个烟民。
 
与老师当年当选院士迎来的鲜花与掌声不同,今年新增院士名单公布仅仅一小时后,网友刘志峰便通过微博质疑新晋院士谢剑平研究内容为“更高效杀人”。他的质疑如同扔到湖里的一块石子,关于谢研究的“降焦减害”是否科学的辩论涟漪状爆发。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控烟办主任杨功焕的措辞非常激烈:“这是中国科学界的耻辱!这是中国工程院的耻辱!”无论在微博上还是接受采访时,杨功焕都要重申这两个感叹句,以表达对谢剑平当选的惊愕。
 
杨功焕以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全球成人烟草流行病学调查——中国报告》作证。据统计,中国目前有3.01亿烟民,52.9%的男人吸烟,只有23.2%的成年人相信吸烟会导致脑卒中、心脏病发作和肺癌,只有14%的人知道低焦油烟的危害和普通烟一样。
 
以擅长打假著称的方舟子照例搬出了诸多证据:“《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明文写道:烟草制品使用‘低焦油’等词语属于虚假、误导、欺骗。吸极低焦油、低焦油卷烟患肺癌死亡的风险和吸中度焦油卷烟一样。”
 
12月15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研究员陈君石在自己的博客中称“实难想象香烟的‘降焦减害’会成为高水平的科技成果,这是一个方向性研究错误。”
 
烟草研究院的“其他业务”
 
作为质疑者中唯一的院士,陈君石认为,“降焦减害”并不是什么中国特有的创新,问题的根本是“降焦减害”不可能降低烟草的危害性,反而能误导烟草消费,阻碍控烟活动。
 
这些质疑从各个方面打到郑州烟草研究院,如同拳头打到了棉花上,没有任何回音。
 
15日,谢剑平出差去外地参加烟草行业一个会议。在郑州烟草研究院院长、党组书记闫亚明的办公室,他对谢剑平当选院士不予任何评价。
 
“我们不回应。”该院院办一位负责人的话,代表整个研究院对谢当选的争议三缄其口。
 
在这场争论中,只有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魏复盛对谢的当选公开支持,其理由之一是谢剑平的“降焦减害”研究对控烟作用很大,“他获得了国家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三次,申报发明专利多项,其研究成果被认可并已经推广。”
 
据记者了解,郑州烟草研究院的日常工作涵盖烟草化学、烟草工艺、烟草农业、香精香料等多个方面,谢剑平分管科研开发处、烟草农业研究室、烟草化学重点实验室等。
 
烟草行业人士陈文解读这四个方面时称,从烟草的种植开始,到生长中预防病虫害、改善品种增加烟叶产量,再到储存保管,以及用哪种方式烤烟、用什么工艺卷烟等等,全部涵盖在内。当然,谢剑平分管的烟草化学重点实验室六个领域中,也包括让他获得院士的“降焦减害”研究。
 
陈文分析谢剑平的“降焦减害”研究仅是自己工作的一个部分,而且并非主攻方向,“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谢剑平得以当选院士的主要成就,只是他的一部分工作,而这个工作相对于郑州烟草研究院的整个工作领域来说,则是很小的一部分。”
 
据《2009年全国烟草工作会议报告》的数据,2008年全年行业科技经费投入达16.94亿元,同比增长27.2%;而中国烟草学会编著的《2009-2010烟草科学与技术学科发展报告》表明,2009年用于烟草科学技术研究的科技投入达到30多亿元。
 
陈文称,科研经费获批的研究方向主要是两类:一是科技类,就是卷烟工艺研究;另一个是营销方面的研究。
 
“除国家相关部门给予烟草行业研究经费外,众多烟草公司会竞相提供研究资金,他们当然有自己的利益需求:避开吸烟有害这一敏感话题,追求市场利润最大化。”陈文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农业院校烟草系主任也基本认可这一说法。据他介绍,受烟草这一行业的特殊性影响,烟草项目研究很少得到国家科技部门的支持,其经费来自三个方面:国家烟草专卖局、省级烟草专卖局和各省烟草公司。而烟草行业与其他行业相比,确实和企业的关联度更高。“很多研究以增加科技含量为主,但前提还是首先满足消费者需要,降低危害不可能排到其前面。”

1 2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