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季伦等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1-11-3 19:59:58
选择字号:
石元春借回应“学术腐败”举报继续说谎
 
六、石元春在深圳搞阿维菌素开发并接到十亿美元订单实有其事
 
石元春说:“如今李(季伦)先生又拿出20年前的事,还无中生有地弄出个什么绿鹏公司开发阿维菌素和10亿美元订单等本不存在的事来。”
 
是实有其事,还是“本不存在”?请看证据。
 
石元春带领王玉万等人去深圳接见记者时就详细谈到此事:
 
1995年9月12日《深圳特区报》第一版上刊载该报记者张兴文的文章,题目是“深圳是改造传统农业的理想之地——访北京农业大学校长石元春”,文中写有“石校长说,北京农业大学参与开发了依维菌素这一高科技产品后,与深圳博大天然产物有限公司合作,在国内建立了6个生产该产品的控股公司,并接到国外10亿美元的订单。”
 
1995年8月6日的《深圳特区报》第一版,该报记者辜晓进以“绿色孕育的希望——深圳博大天然产物有限公司开发高技术产品纪事”为题报道,详细描述了十亿美金订单的具体来源。一是“今年6月8日,‘博大’就与巴西最大的动物保健品公司签订了10年内供货2亿美元的协议”;二是“在此之前,还与南美、欧洲等大型跨国制药公司签有10年供货4亿美元的订单”;三是“现在,‘博大’正与西方某国农业部托拉斯洽谈年购货10吨,价值4亿美元的协议”。这不完全印证后来报道的“10亿美元订单”的事实吗?
 
白纸黑字,历历在目,这是李季伦无中生有吗?
 
七、说石元春“利用手中的权利抢夺他人的成果”一点都不为过
 
石元春说:“阿维菌素和造纸废液利用实验室拆迁是当时学校的正常工作,‘举报文’拿出这两件20年前的陈年往事,是为了给我罗织新的罪名。说我对赵老师的‘科研成果眼馋’,‘利用手中的权利抢夺他人的成果’;在阿维菌素上‘石元春对此垂涎三尺必占为己有而后快’。想通过这两件事给我扣上一顶‘以权谋私,巧取豪夺’的帽子。”
 
石元春曾经在全校教职工大会上把李季伦的阿维菌素成果誉为“给学校抱来个金娃娃”;可是这个“金娃娃”后来却被石元春校长和由石校长聘任的王玉万总经理“抱”走了。
 
主管绿鹏公司的深圳开发院谢院长曾亲口对李季伦说,深圳绿鹏公司为了搞阿维菌素开发,给了王玉万500万元,结果一分钱也没有收回。石校长等把阿维菌素项目转让给桂林集琦公司,按照技术转让合同学校应该得到数以千万元计的转让收入,可学校和京农公司的帐上没有这笔收入。
 
石元春把国家计委专门批复给李季伦的“农牧业用微生物发酵工程工业性试验基地”项目强行接管“拿”给王玉万后,不准李季伦及其研究人员进入车间,结果王玉万在试验基地一次也没有发酵成功。现在,基地的产权也不属于学校了,要收回必须付出3000万元。前些日子李季伦答记者“与石有没有个人恩怨”时坦诚地说“不能说没有”,指的就是这件事。这个项目“署名权”是李季伦的,知识产权是学校的,但不等于是你石校长个人的。石校长抢过去后,实质上就成了他们个人的投资本钱了,这难道不是“以权谋私”吗?
 
“造纸废液”问题,有赵时来的控告,有10位教授的呼吁,也有部委机关和领导人不让你拆迁的指示,石元春都置若罔闻,说这是“学校的正常工作”。既然是“正常工作”,为什么正当这项研究、开发工作前景看好的时候,你却另起炉灶,组建了“亚铵法造纸及制浆废液综合利用开发中心”?为什么选择在三更半夜时用推土机把实验室给平掉了?这算不算“利用手中的权利抢夺他人的成果”?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天涯海角”再成焦点
哺乳动物昼夜节律神经机制获突破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