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雅清 来源: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10-7-20 9:42:23
选择字号:
中国科大三学子讲述南极科考故事:像梦一样

 
黄婧在南极企鹅岛采样
 
 
姜珊采集生物样品
 
黄婧、姜珊、李明,这三位刚从南极归来的学生一身红色的南极科考户外装,鲜亮、热情得让人羡慕。南极,满眼的冰天雪地,美丽的极光,憨态可掬的企鹅……一切都是那样神秘。从南极回来,他们说,像是做了一场梦。
 
“每一步都可能是人生最后一步”
 
与我国以往的南极科考相比,第26次南极科考首次派出格罗夫山内陆队深入南极内陆进行科学考察,引起了国际极地界的广泛关注。李明,中国科大环境科学专业研二的学生,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员。去年10月,他登上雪龙号船从上海出发,穿越了魔鬼西风带,用了一个月时间,先后到达南极长城站、中山站,最终选择以中山站作为基地,向南极内陆格罗夫山区进发。
 
格罗夫山地区是南极大陆上极少数有山脉峰峦凸露于冰盖的地区之一。这片3200平方公里的地区蓝冰铺盖,冰原起伏,共由64座形态各异的冰原岛峰组成,隐藏着众多关于全球地质变迁、气候变化、行星运行的远古秘密。李明的任务就是对格罗夫山区冰雪进行科学考察,通过对浅表层雪样和近地表大气的采样和检测工作,对南极内陆的环境指标记录、采样,进而深入研究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我所在的格罗夫山内陆队科考是野外流动作业,有时虽然住在同一宿营地,却每天都要搬家。因为大风在一夜之间堆积起来的雪能达到两米高,风大的时候连我们住的集装箱门都推不开。如果车停的位置不对就更麻烦了,一觉醒来门都被雪埋住了。”李明说,什么时候才能出去进行科考采样工作,必须学会“听风”。因为风大的时候,人坐在地上都会被风刮倒,所以,他们经常在中午风小的时候出门,或者是白天行车,晚上做采集工作。
 
在南极科考,不仅有想象不到的各种困难,危险也无处不在。冰缝是对南极科考队员最大的威胁,步行或者开车在雪地上行驶的时候,要十分注意雪桥和冰缝。李明说,一般车在行驶中,会专门有人勘察冰缝,“人若从冰缝掉下去会无声无息,死神就在那里等着你。我们的一个队友就曾两只脚站在雪桥上差点儿掉下去,所以队长不止一次告诉我们,在格罗夫山的每一步,都可能是人类南极科考的第一步,也可能是你人生的最后一步。”
 
12级大风和零下20多度的气温都是科考队员必须克服的困难,在这样的气候环境中,出去采集样品一定要带上对讲机和GPS定位设备。“因为风雪大的时候你都看不到自己的手,竖在营地的旗子也会被风刮得只剩下布条,有时即便你离营地很近,都有可能找不到回家的路。”在李明的科考经历中,大风、低温、无通讯、无补给都是可以克服的困难,但这个坚强的男生最克服不了的就是在那一片白茫茫的风雪中想家。
 
温馨的“南极生日”
 
由于长城站处在南极半岛与南美大陆间的多气旋地带,天气变化剧烈,任何天气现象都可能在一天内发生。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的长城站又遭遇了建站25年来最大的雪情,一夜之间雪堆积3米多高。许多地图上清晰标出的湖泊全部被雪覆盖了,所以博士生姜珊和队友们采样时就要特别小心,必须多绕一些路而不能冒险从那些看似冻得结实的湖泊边缘行进。由于积雪过厚,采样点位置难以确定,原计划9次就可以完成的企鹅岛作业,姜珊最终是去了15趟才采集到所有样本。
 
有苦也有乐。“很开心,在南极,与长城站一起庆贺了我的25岁生日。要谢谢我的好朋友们,陪我度过了劳累但开心的一天。”姜珊在日记里这样写到。
 
姜珊生日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她依旧八点钟出去采集湖泊沉积物样、苔藓样品。那天的采集基本都在雪地,科考队的胶鞋没有女士的,她就穿了最小的41码,可还是太大了,每走一步鞋子都陷得很深,脚要用力带着鞋子出来,后来脚后跟都磨破了。可姜珊不是个轻言放弃的女孩,她坚持完成了那天的任务。“下午五点钟我往回走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了,并且对讲机呼叫也没有信号,只能大家搀扶着慢慢往回走。那天中午吃了冰冷的八宝粥和饼干,真是透心凉,心里或多或少有些委屈。”
 
到了驻地,姜珊深受感动:一推开门,大家都在等她,大厨端上一碗热腾腾的寿面,上面有胡萝卜、土豆。姜珊吃着面直想哭,她说那是她吃到过的最好的寿面。那天还恰逢智利站运回新鲜的蔬菜,所以饭菜比较丰盛,姜珊和队友们还吃上了期盼一个多月的西红柿炒蛋。“少量红色的点缀让我们胃口大开,在南极,‘鲜鱼诚可贵,鲍鱼价更高,若为番茄故,两者皆可抛’。”姜珊笑着说。
 
除了生日,姜珊还在长城站过了圣诞节,参加了新年晚会。圣诞节的时候,不同国家的南极站点间都互相邀请对方参加Party,彼此之间可能还不是那么熟悉,但在一起特别开心。“新年晚会也很热闹,我做了那次晚会的主持人,之后大家做菜的做菜,包饺子的包饺子,我还有幸成为某老外的包饺子师傅呢!很开心能在南极跨进2010年,所有美好时光我都会永远铭记!”姜珊说。
 
“ 那是个梦一样的地方” 
 
黄婧博士二年级了,是姜珊和李明的师姐,他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黄婧显得稳重和内向一些。谈到南极,她总是带着甜美的微笑说:“那是一个梦一样的地方。”
 
初到中山站的黄婧,因为极昼的缘故,一直没看到过月亮和星星,所以当她第一次看到月亮高高挂在南极上空时,觉得特别亲切和兴奋。黄婧和队友们有时候还会半夜等待“极光”出现,“看到极光我特别激动,那是难得一见、让我企盼已久的南极奇观,神秘又浪漫,大家披着被子在户外一看就是几小时。”黄婧至今还沉浸在不可言喻的美妙之中。
 
黄婧和姜珊的科考任务都是关于生态地质学方面的考察,要采集湖泊、苔藓样品,以及企鹅羽毛、骨头等生物样品,并对南极大气的温室气体排放进行监测。谈到在企鹅岛上采集生物样本,黄婧和姜珊不约而同地提到《南极公约》。“南极是世界上最后一块没有被污染的净土,制定这个条约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南极的环境和南极生物。我们进入采集任何样本都要提前申请,去企鹅岛要办许可证,距离动物不得近于六米等等,这些规定都铭刻在我们每个科考队员心中,大家都不希望自己的工作惊扰了这群自由自在的精灵。”
 
由于中山站特别冷,要采集到需要的样本,黄婧每天必须和另一个队员花上半个小时把湖面的冰凿开。可下一次采集的时候,凿开的冰洞又封上了,随后依旧是艰难的破冰过程。“采集工作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特别是我没男队员那么有力气,所以很多工作都难以独立完成。好在‘南极人’都很友善,不管是自己的队友,还是俄罗斯、澳大利亚的科考队员,大家在路上偶然相遇时都会互相帮忙。我还经常带着自己背不动的样品,搭乘其他国家科考队的‘顺风车’回到中山站,这让我觉得很感激很温暖。”黄婧说,她眼中的南极,像一个乌托邦的世界,在那里,不管认识与否,大家都那么团结、友爱,共渡难关,那样的感觉特别纯粹。
 
南极归来,黄婧、姜珊、李明已开始在中国科大极地环境研究室整理带回来的样品。对他们来说,那个冰天雪地的洗礼,是一次艰难的科学历程,更是难忘的人生经历。“南极科考,不虚此行,不虚此生。”李明说。
 
《科学时报》 (2010-7-20 B3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构建更好抗生素 70亿年后,垂死太阳刮什么风
地震波也能测海温 慧眼卫星发现距离黑洞最近的高速喷流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