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央视新闻1+1 发布时间:2010-7-9 9:39:37
选择字号:
央视新闻1+1报道唐骏造假门:让打假不再是打架
 

导语:日前方舟子指称唐骏学历作假一事,引发各界热议,就此央视新闻1+1栏目7月8日做了《让打假不再是打架!》的报道,以下为报道实录:
 
今天新闻1+1关注的事情非常的热闹,可以说是打起来了。这个打呢既是打假的打也是打架的打,为真相而打为立场而打为道德判断而打。现在事情的进展还是纷纷扰扰,但我们更关心的是当这一片热闹过后能留下一点什么?
 
主持人(李小萌):
 
今天《新闻1+1》关注的事情非常地热闹,可以说是打起来了,这个打假的打,也是打架的打,为真相而打,为立场而打,为道德判断而打。现在事情的进展还是纷纷扰扰,但我们更关心的是,当这一片热闹过后,能否留下一点什么。
 
一个成功的职业经理人,多家公司的高管,一个国内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教授,《读书》杂志前主编。他们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们都可以称为是青年人的偶像。今天他们也都遇到了同样的困扰,诚信。
 
唐骏,涉嫌造假,正在被著名的学术打假人士方舟子穷追猛打。
 
汪晖,国内63名教授和学者联合签署公开信,要求有关部门对他的学术剽窃事件进行调查。今天两个不同领域的佼佼者,因为同样的问题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
 
7月7日新闻
 
国内63名教授和学者,联名签署的一封就汪晖涉嫌剽窃问题给中国社科院和清华大学的公开信。他们在信中,汪晖涉嫌剽窃事件由媒体报道出来有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他们希望有关机构,能够本着对学术负责的态度,本着对汪晖负责的态度,澄清事实,结束莫衷一是的状态。
 
7月6日新闻
 
最近,曾经创办中文网第一个学术打假网站的科普作家方舟子,连续在他的微博上发文,连续举证质疑素有“打工皇帝”之称的新华都集团唐骏,在他所写的书《我的成功可以复制》当中所说的论文、学历,以及数项发明专利,还有他海外创业经历,都涉嫌造假。一时间,关于唐骏是否造假这样的疑问也引发了社会广泛的关注。
 
唐骏是否获得国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方舟子举证,加州理工学院校友名录中没有唐骏的名字,唐骏回应,他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从来没有说过他在加州理工大学拿过博士。方舟子随后贴出照片,证明唐骏在《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中,自称获得了加州理工学院博士学位。唐骏再次回应,这段话只出现在书的电子版,他只承认纸质书。
 
紧接着,由记者和网友提供了纸质书《我的成功可以复制》,2008年12月第一版,上面白纸黑字,我最后还是拿到了加州理工学院的科学博士学位。同时方舟子还指证,唐骏在美国真正就读博士学位的私立大学西太平洋大学,是个没有获得认证,买卖文凭的文凭工厂。
 
除了学历,方舟子还举证,唐骏声称的他在美国获得了卡拉OK打分机和大头照片帖的专利也有假,这两个专利的所有者其实另有其人。此外,方舟子还说,唐骏创办过的三家公司,在美国加州公司注册的数据库中也不存在。
 
真相到底怎样?作为一个影响巨大的公众人物,唐骏需要拿出更多的证据,而另一边清华大学教授汪晖的学术造假事件也在不断地升级。而导火索则是他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举报者认为,这种公开出版的学术著作,抄袭对象至少包括李泽厚的《中国现代思想史论》等五部中外专著,举报者甚至还梳理出了他的抄袭手法,搅拌式、组装式、掩耳盗铃式、老老实实式,而之所以导致事件不断升级,一个是汪晖本人在学术界影响巨大,另一个则是在举报者公开举报四个多月的时间里,汪晖没有做出回应。
 
和汪晖的沉默不同,面对造假的质疑,唐骏选择的是主动应对,高调回击。就在昨天,唐骏接受了记者采访,对方舟子所指出的种种造假行为进行了辩护。
 
唐俊(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录音):
 
在他没有了解真实情况之下所有的指责,绝对是不能接受的。
 
唐骏、汪晖,真相需要各方拿出证据,唐骏表示,他要寻求司法解决,而汪晖对于几十位学者的公开信,则是还没有回应。倒是在事件之外,我们又看到了另外耐人寻味的一幕。对于唐俊所就读的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网上又开始暴露,国内各行各业的近百位精英,好像都是唐骏西太平洋大学的校友,或许某个人被发现造假,并不那么重要,公众更关心的是整个社会在面对造假之风时的态度。
 
英雄应不应该问一下出处,英雄有没有在公众面前说谎,英雄在被发现说谎后,到底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这样的争论也许比唐骏、汪晖的涉嫌造假本身更值得我们思索。
 
主持人:
 
看唐骏谈到节目,还是演讲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人格的魅力所在的,但是因为这个所谓假文凭的出现,在看的时候似乎味道也不一样了。
 
白岩松(评论员):
 
这可能其实反而是一种问题,我觉得优秀依然是优秀,造假依然是造假,他俩不能搅拌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说,当出现了造假的时候,优秀就全部消失了,或者当没有全部造假的时候,优秀就是百分之百的。我觉得这件事情给我们的这种启示,在现在为止,我们不能立即拿出最终结论来,因为毕竟还没有最后的结论出来。我们也不能站在一个所谓最终结论的立场上去说一道二,因此只能说还是在行进过程中去说,我觉得这两件事情有一个相似之处,都是很多很多年前出现的事情。都是他们在成功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出发时候的一个主要的基石。因此我觉得应该择开,我们似乎太喜欢非黑即白了。

1 2 3 4 下一页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