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贾鹤鹏 来源:《科学新闻》 发布时间:2010-4-13 11:03:53
选择字号:
《科学新闻》:基因治疗战火再现
 
围绕着世界首个获得新药证书的基因治疗药物“今又生”(Gendicine)的归属,新的战斗再次爆发。只不过,这一次主战场是在美国。
 
就在深圳赛百诺提起诉讼,要求该公司创始人、“今又生”之父彭朝晖向该公司归还自己名下的“今又生”专利的官司在深圳耗时20个月仍然没有等到判决结果时,主导这场诉讼的赛百诺大股东奔达制药公司在美国反遭起诉。
 
2010年初,奔达公司第二大股东美国Pope 资产管理公司起诉奔达资不抵债,要求对其进行清算和接管。3月31日,这一官司在奔达位于美国的注册地特拉华州高等法院开庭。
 
尽管至发稿时间为止,法庭还没有做出判决,但是情况看似分明。
 
2009年7月,Pope等六个奔达公司的股东在纽约高等法院起诉奔达,要求其偿还约800万美元可转债。2009年10月17日,纽约高等法院判决奔达公司须归还该可转债。尽管奔达的股价在2010年初从长期徘徊的每股2美分左右涨到了7美分,但是总市值仍然不过700万美元。
 
2006年,湖北奔达制药凭借其即将收购赛百诺的美好愿景,在美国柜台交易(OTCBB)上市,并收获了超额融资,总认购额高达 4000万美元。而在奔达上市4年后,其股价已经掉到因为区区的800万美元债务就有可能被清盘的地步。
 
“而一旦奔达被清盘,它潜在的最优良资产赛百诺也自然会被易主到Pope和美国其他战略投资者那里,赛百诺屡屡受挫的国际融资将最终通过这种曲线的方式来实现。”彭朝晖告诉《科学新闻》。
 
命运多舛
 
彭朝晖与奔达控制的赛百诺已经在2008年公开决裂。而“今又生”这一中国为数不多的世界首创药物也在双方的拼争中命运坎坷。
 
作为基因治疗的一种主要形式,“今又生”主要利用病毒载体传递一个正常功能的p53基因,这个基因主要起到抑制肿瘤的重要作用。人类50%以上的肿瘤是由p53基因的不正常表达引起。p53不仅能激活DNA修复蛋白质,如果DNA遭到破坏,它还能抑制细胞增长;而且,如果不能修复被破坏的DNA,它还能诱导细胞死亡(凋亡)。
 
彭朝晖在1998年初创立了深圳赛百诺。在得到了政府、国有企业和私人投资者的大力支持后,1998年中赛百诺启动了“今又生”的临床试验。
 
经过5年努力,2003年末,“今又生”得到了世界上第一个基因治疗药物的新药证书,当时,彭朝晖被誉为民族英雄。
 
尽管被寄予厚望,“今又生”没有达到预期的庞大销售额,而赛百诺则陷入了财务困境。2006年11月,赛百诺被奔达兼并,并购价仅为1500万美元。2007年,“今又生”的销售额增至500多万美元,尽管仍远远低于预期的巨大收益。
 
但是,2008年6月,彭朝晖与大股东奔达的冲突导致他辞去了赛百诺的职务。彭朝晖指责靠原料药和中药起家的奔达不懂得生物制药,屡屡出现的管理失误又导致了“今又生”生产工艺不达标,甚至在2008年6月被吊销了GMP生产证书。
 
奔达的GMP生产证书已于2009年8月被恢复。但是由于GMP风波和彭朝晖与奔达的交恶,2008年,市场刚刚有所起色的“今又生”销量又迅速下滑,销售额从576万美元直降到277万美元。这一结果已经足以把奔达的股价从几美元拉到几美分这个量级。
 
而且,“由于奔达方面不愿意放弃大股东的地位,导致赛百诺几次国际融资来发展‘今又生’(主要通过扩大临床试验适应症)的工作都功亏一篑。”彭朝晖说。他一直认为,“今又生”的销售不利与它被批准的临床适应症(只有鼻咽癌一种)太少有关。尽管基因治疗有很广泛的应用前景,但是由于医生们不敢贸然将其应用在其他癌种上,所以导致销售不畅。此外,作为一类新药,“今又生”也无法被医保所负担,3380元一支的昂贵价格也让很多病人望而却步。
 
奔达方面则认为彭朝晖主导的融资努力是希望重新控制赛百诺,而“今又生”销售不利是因为彭朝晖及原来的赛百诺团队管理不利,也不懂得市场。“这不是一场资本家赶走科学家的故事,而是科学家想赶走资本家没有成功的故事。”奔达和赛百诺的董事长万宜青在2009年9月底接受《科学新闻》采访时表示。
 
专利之争
 
2008年7月,赛百诺向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专利诉讼,认为“今又生”的专利是在2002年申请的,而它的核心专利——p53基因携带病毒载体的临床应用——是2004年在中国被授权的。那时彭朝晖在公司任职,因此专利权应属于公司。目前,这些专利的所有人都是彭朝晖及其研发团队成员。
 
赛百诺公司的总裁徐卫此前接受《科学新闻》采访时表示,科研和专利申请都是基于赛百诺公司的资助和设备完成的,因此,专利自然应属于赛百诺。
 
但是,彭朝晖反驳了这一论断。“在赛百诺公司成立之前,p53基因疗法的发明就已经很成熟了。”他说。“如果没有(这个发明)和制造能力,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是不可能批准我们进行临床试验的。”彭朝晖说。
 
然而,徐卫不同意这一说法,她认为彭朝晖个人而非赛百诺获得了“今又生”的专利表明原来的赛百诺管理不善。
 
官司还在进行中。彭朝晖表示,“今又生”专利评估价格已经超过了2亿元人民币,比赛百诺的全部资产还要高得多。如果赢得了这场专利诉讼官司,他就可以夺回公司,引进新的投资者,使“今又生”纳入正轨。
 
转机待现
 
而眼下在美国进行的Pope与奔达的官司,一下子使得奔达主导的赛百诺与彭朝晖的专利之争看起来显得无足轻重了。
 
美国奔达100%控股香港奔达,香港奔达又100%控股湖北奔达,而湖北奔达则是赛百诺超过50%的控股大股东(彭朝晖在赛百诺中的股份为30%左右)。如果Pope赢得了官司,它将委托接管人对奔达进行清盘,“Pope看重的主要是‘今又生’这块资产,如果它接手,一定会投入资金来把‘今又生’盘活。”彭朝晖告诉《科学新闻》。
 
而此前Pope的一招布局似乎印证了这一点。
 
2008年,Pope悄无声息地接管了破产的Introgen的基因治疗产品Advexin的开发权益。位于美国得州的Introgen是世界上最早将基于p53基因和改构的5型腺病毒用于商业化开发的企业,从1990年代中期就开始了相关研究。而彭朝晖研发“今又生”,也得益于他对Introgen研发进程的跟踪。
 
不幸的是,尽管Advexin历经10年的临床试验,多个针对不同适应症的临床实验走到了III期,但是Introgen最终财力不支,在没有拿到任何一个新药证书的情况下,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宣布破产。
 
如果接管奔达,Pope将会同时拥有赛百诺和Advexin这个美国最接近被批准的基因治疗药物。
 
“我对‘今又生’的专利保卫主要是为了让它能得到更好的开发和应用。现在Pope如果入主,将能够把Introgen的Advexin与‘今又生’结合起来。它肯定会大力支持‘今又生’的进一步研发。”彭朝晖说,“那个时候,‘今又生’一定可以走一条光明的大道,实现基因治疗的承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家阳台能种“黄玫瑰”白菜了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