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卫东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0-12-12 10:35:46
选择字号:
美国《探索》杂志:未来的科学何去何从
11位顶尖科学家对今后30年科学将引领人类走向何方进行预测
 
8.尼尔·图洛克(Neil Turok,宇宙学家,加拿大圆周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非洲数学科学研究院创办人):
 
我们会否发现宇宙既无始又无终?
 
在关于宇宙起源的常规图片中,大爆炸是时间的始点。这是科学史上最大的奥秘之一,我花了好几年时间试图弄清楚这一时刻的意义,在那张图片中,宇宙诞生于具有无限密度和温度的一点,这就是我们所知的最初的奇点。我正在探索这样的想法,那就是奇点并不是时间的起点。在这个新观点中,时间没有始点,宇宙大爆炸是存在于更高维度现实中的片状空间碰撞的结果。这些碰撞可能会发生多次,创造出一个永恒的、周而复始的宇宙。
 
令人兴奋的是,可检验这些设想的观测工作将在未来20年甚至更早的时间里得以完成。目前,有关大爆炸的最有力数据都来自普朗克卫星,其能测绘出宇宙极热早期所遗留下来的微波。普朗克可测量出这些微波的温度,寻找由宇宙学标准模型预测的一种特定模式。如果我们无法看到这种模式的某些特点,那必将是对标准模型的严重打击。此外,我们的循环宇宙模型可对不同类型的物质在宇宙中的分布作出具体的预测。例如,如果我们能够足够仔细地观察到宇宙中的暗物质团,也许就能支持宇宙循环论。
 
不管是否正确,本来只是哲学方面的一个问题,却能在短短10年或20年的时间里通过观察加以验证,科学达到这样的地步真是令人惊叹。我们甚至还能对一个最古老、最根本的问题作出回答,那就是:我们来自何处?这将是极大的满足。总有一天,无论是在百年后还是千年后,我们将进入太空,开始确保人类物种在地球以外生存的征程。更好地理解宇宙的运行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帮助我们自己,使我们可以利用宇宙的基本规律开发出新的和意想不到的技术,我绝不认为这样的设想是异想天开。
 
9.伊恩·维尔穆特(Ian Wilmut,胚胎学家,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再生医学中心主任,他所领导的团队曾成功克隆了“多利”羊):
 
数百万患者将受益于基因工程及干细胞科学的研究进展。
 
干细胞生物学、分子遗传学、化学工程等不同生物领域的融合,将为医疗事业带来大量新的机会。从长远来看,我们应该能够控制帕金森氏症等退化性疾病以及运动神经元疾病、心脏病等。我们将有机会了解这些疾病的分子基础,并确定可阻止这些症状的药物,或确定需要植入的以替代受损或死亡细胞的干细胞数量。
 
干细胞可协同基因疗法来纠正像地中海贫血这样的遗传疾病,如在相当小的时候进行一次治疗,之后就能一直保持疗效,这对一个孩子的一生来说都将是非常美妙的。我认为,我们也将能够利用体外干细胞筛选新的药物,了解这些药物对患者的影响,从而使处方更安全、更准确。
 
多利实验(1996年诞生了第一只克隆成年哺乳动物——多利羊)促使人们找到了采取特定细胞并将其转化为多能干细胞(未分化干细胞)的办法。现在,我们很高兴地看到,研究人员已能将细胞直接从一种类型变为另一种。最近,美国斯坦福大学马吕斯·沃尼格将皮肤细胞直接转化成了神经细胞。诸如此类的技术可能会导致新的治疗方法,同时还可避免干细胞疗法的主要缺陷:形成肿瘤。
 
至于全动物克隆,我相信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用于治疗疾病。一家名为Hematech的基因工程公司已从克隆干细胞培育出转基因牛,这种转基因牛可产生对抗细菌感染的人类抗体,而动物的福利则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损害。
 
10.谢瑞·图尔库(Sherry Turkle,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社会学教授,《休戚相依:为什么我们期待技术更多,而期待彼此更少》的作者):
 
我们必须夺回我们的私人空间。
 
目前,我们已过上了电子如影随行的日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人都在寻找一种方法去忽视或否认它。特别是那些在电子眼布满大街小巷的环境中长大的一代人,在身后留下一个电子踪迹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他们甚至根本不会察觉有这样的影子存在。作为在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今天的青少年都确信,他们的隐私将会受到某种程度的侵害,但他们也相信,这是在他们所处的时代必须付出的代价。
 
对于我来说,邮箱曾是隐私和公民自由的代名词。但对今天的青少年来说,情况似乎完全不同,他们已适应了这样的环境,他们的电子邮件可能会被学校有关部门扫描。将他们以各种方式表达的观点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这样的处理方法没什么不妥”。
 
但作为一个公民,你有时不会为此叫“好”。我们创造了技术,技术反过来也在创造和塑造我们。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18岁的孩子说,他认为Loopt(一个使用手机GPS功能显示朋友方位的应用程序)似乎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但他又很难将其从手机中删除,因为所有的朋友都在用它。一旦删除,“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有一些事情需要隐瞒”。
 
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也许我们都应该首先假定每个人都会有需要隐瞒的事情,都需要一个可加以保护的领地。我的希望是,我们能重新发现我们对隐私的需要。对我来说,开辟关于重新思考网络、隐私与公民社会的对话,丝毫不是向后倒退,这更像是向民主所界定的神圣空间迈出了健康的一步。
 
11.布莱恩·格林(Brian Greene,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弦理论专家,畅销书《优雅的宇宙》的作者,纽约“世界科学节”的发起人之一):
 
物理学家已接近于揭开宇宙的基本规律。
 
我最大的希望是弄清楚如何将重力和量子力学融为一体,以实现可追溯到爱因斯坦时代的梦想,而且是以更现代的形式,这一梦想已牢牢地抓住了两代理论物理学家的心。这一理论或可给我们提供清晰了解宇宙起源的工具。
 
哪怕想要取得至关重要的部分进展,都需要我们努力在量化重力和统一自然力的实验和理论工作之间建立联系。长期以来,我们一直信奉像弦理论这样的理论观点,而不是从实验或观察入手,对于一门科学的发展来说,这种方式是不寻常的。在未来30年,在大型强子对撞机和以卫星为基础的天文观测的助力下,也可能会更早一些,我希望这种情形会发生改变。如果观察结果支持这一理论,那极好;如果他们排除了这种理论的可能性,那也不错,因为我们还是可以开足马力全速前进,去探寻其他的想法。弦理论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谜团是,数学运算所需要的额外维度可能具有多种形式。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是几十种;今天,有人估计这个数字已猛增到至少有10500种之多。理论学家无法检验所有这些可能性,10500种相对于可观测宇宙中的粒子数目来说可谓九牛一毛!因此,我们将继续探寻一些数学方程,以准确描述额外维度的极少数甚至是一种具体形式,使我们得以确定弦理论所预测的单一宇宙。另外,我们或可证明并不存在一个单一的宇宙,而是有许多个宇宙同时存在。每个宇宙利用的是额外维度的不同形式,我们的宇宙只是盛大的多元宇宙中的一个罢了。这将是我们长期以来秉持的宇宙观所遭受的最深刻革命之一。
 
我相信,不用到2040年,我们就能确定暗物质到底是什么。确定暗能量的工作更难一些,但我们也能获得成功。如果我允许我的想像力像脱缰野马般自由,我会设想我们终将对空间和时间的实际意义作出深刻的洞察。我们已了解了很多关于空间和时间的特性及功能,但我们中的很多人依然相信,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确定时间和空间的成分将极大地拓宽人类的视野。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上一页 1 2 3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淋巴细胞祖先“浮出水面” 娃娃可能喝下大量塑料微粒
农业更“绿”  环境更美 解开花朵演化之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