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药健康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信息科学 资源环境 前沿交叉 政策管理
 
作者:余谦梁 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08-4-26 14:16:19
用银针打开白宫大门 访美国中医专家田小明

 
华人针灸神医40年收治病人10万,让针灸在美合法化
 
四月北京,春风和煦。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组织下,获得“王定一杯”中医药国际贡献奖的中外人士云集北京,为推进中医药事业国际化发展和中医药造福全球民众交流经验和探索新路。
 
奖获得者之一,是美国著名华人针灸专家田小明,虽然在海外获奖者中似最“年轻”,却也已年逾花甲。
 
田小明说,他对自己能够与来自英国和新加坡的两位专家以及7位国内中医专家一同获得中医临床国际贡献奖而感到高兴。
 
在美国,一些人称田小明为“神奇医生”, 曾“用银针打开白宫大门”。
 
显神奇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是国际公认中医药权威机构。它所设中医药国际贡献奖是中医药领域现有唯一国际奖项,其中中医临床国际贡献奖则为国际知名临床中医专家专设。
 
中医药国际贡献奖获得者都是几十年来为在海内外推广和传播中医药学以及促进中医药学进入各国医疗保健体系做出巨大贡献的国内和海外人士。他们中,不少是白发苍苍的老者。
 
与其他一些获奖者一样,田小明走过坎坷历程,目睹中医药在海外从遭受质疑和否定到逐步被了解和得到一定认可。
 
回首26年前,田小明是一名中国大陆赴美访问学者。那时,中国着手改革开放不久。他说,是改革开放和向国外派遣留学生的政策,让他作为中华传统医学的传承者迈向太平洋彼岸,让美国人眼见为实地了解中医的神奇。
 
1986年,田小明和妻子陈尚青创建华盛顿中医针灸治疗中心。创业伊始,诊所门庭冷落,田小明决定免费向一些疑难病症患者提供针灸治疗,希望借以展示中医针灸的疗效。
 
一些病人求助于西医难以见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前来就医,其中包括时任白宫妇女儿童保健委员会顾问的派吉·皮格女士。皮格受坐骨神经痛折磨数年,西医手术和药物无能为力。田小明为她用针灸治疗10次,症状大为减轻。
 
皮格彻底病愈后,她的丈夫、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肿瘤研究所副所长菲利浦·皮格在一些重要场合现身说法,推介中医针灸的神奇疗效。
 
施银针
 
针灸为普通美国人所知,始于1971年,得益于美国《纽约时报》记者詹姆斯·赖斯顿一篇介绍自己在北京接受针灸治疗、取得神奇疗效的文章。
 
继而,伴随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对中国的历史性访问访问,美国一度掀起“针灸热”。
 
但是,由于当时既缺少相关科学研究数据,又缺乏高水平专业人才,中医针灸疗法无法得到美国权威部门认可,面临种种法律和法规障碍,在美国很快重回低谷。
 
而在田小明夫妇的诊所,经口口相传,越来越多患者慕名前来。田小明陆续治愈美国名医乔纳斯母亲的风湿和骨性关节炎和国会参议员丹尼斯·迪康西尼的颈部神经炎等。
 
治疗患者,使田小明得以结识不少美国主流社会成员,日后成为好朋友,也使中医针灸的神奇疗效受到更多重视。病痛消除后,迪康西尼大力向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推荐中医针灸。
 
一些美国医生则开始把自己的病人介绍给田小明。
 
迄今为止,他用中医针灸疗法治愈的美国政界要人超过20人。
 
1991年,田小明接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特聘,作为首位跻身研究院15名主任级临床顾问之列的中国医师,在这一全球最大医学研究机构下属的临床中心首创中医针灸门诊,专门接治各科西医医生介绍的疑难病症患者。
 
2000年12月,时任总统克林顿任命田小明为白宫补充替代医学医政委员会委员。
 
促医改
 
1994年,NIH与美国联邦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联合召集专家,成立中医针灸评估委员会,正式确认中国针灸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委员会向美国国会和卫生部提交报告,充分肯定中医针灸的医疗价值,促使FDA最终在1996年3月29日正式承认和批准针灸针作为美国的正式医疗器械,结束了针灸针在美国长达20年之久的“实验和观察器械”阶段。
 
1997年11月,NIH首次正式确认中医针灸安全有效,成为这一治疗方法正式进入美国医疗保健系统的重要里程碑。
 
这期间,田小明多次作为专家参加美国政府机构和国会的评估会和听证会,为中医针灸的安全性和疗效得到美国权威部门认可、正式进入美国医疗保健系统立下了汗马功劳。
 
田小明在美国因而被一些人称为“用一根银针打开白宫大门”的“神奇医生”。
 
他介绍说,随着一些美国医疗保险公司开始把针灸治疗列入保险范围,美国涉及针灸的医保政策改革在世界范围内影响了不少其他西方国家的政府卫生部门,把中医针灸的国际化应用推向一个新的纵深化快速发展时期。
 
从1972年美国掀起“针灸热”至1997年NIH确认中医针灸的安全性和疗效,耗费25年,令田小明感慨颇多。他说,中医针灸在美国现阶段发展势头很好,49个州确认了中医针灸的合法性,持有中医针灸师执照行医者已达3万多人。
 
忧不足
 
尽管如此,田小明认为,与涉及西医的科学研究相比,涉及中医和针灸的研究还显不足,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和财力。
 
他说,在医学领域,得出一个明确结论至少需要5至10年潜心实验和研究。因此,围绕如何进一步扩大中医针灸的适应症范围以及进一步确认它在临床应用中所起的替代和辅助医疗作用,还需要做很多研究工作。
 
与此同时,在国外培养中医师专业队伍并不断提高中医专业技术水平,也是一个紧迫问题。
 
在田小明看来,基础理论研究固然重要,但研究的最终目的还是应用于临床,为患者解除病痛。所以,为使更多病人得到有效治疗,中医药针灸疗法的临床研究显得更为重要。
 
如今,他领导的治疗中心每年向患者提供上万次治疗。
 
借助于各种途径实事求是地宣传中医药、扩大影响力,让世界各国更多患者受益于中华民族创立的中医药之神奇作用,是田小明及其同事们今后继续努力奋斗的目标。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相关新闻 一周新闻排行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