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药健康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信息科学 资源环境 前沿交叉 政策管理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发布时间:2008-3-11 10:31:43
钟南山称禽流感疫苗研制获进展 有效率高达90%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钟南山3月10日接受采访时透露,禽流感疫苗的研制已取得很大进展,一次注射后有效率可达70%,二次注射后有效率更高达90%以上。
 
关于流感疫情
 
穗感冒人数同比约增一半
 
钟南山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在禽流感仍然存在的时候暴发流感疫情,这可能会导致禽流感病毒变异,成为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新型病毒。
 
而目前的形势不容乐观——一般来说,经过长的冷冬或者暖冬,气候变化都会增加人出现流感的危险性,而且,南方地区的流感流行季节就在2-6月。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已有近百人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还出现带有禽流感病毒的死鸟。而对比往年,广州有这类症状的人也增加了30%-50%。
 
钟南山表示正在监测病毒,“如果病毒很杂很乱,那就是一般感冒,如果都是一种的,尤其是H型的,恐怕就要注意是流感了。我的担心是,现在禽的流感还存在,如果人的流感一旦发生,禽流感变成人流感的机会就会增加”。
 
多名患者因无钱耽误治疗
 
“禽流感到目前为止病死率是65%。一旦感染上禽流感,会引起全身多器官衰竭,病死率非常高。”钟南山坦承,禽流感的治疗难度和病死率都比SARS高很多。
 
除了医疗技术方面的问题,因为患者没钱医治导致病情延误致死也是病死率高的原因之一。钟南山表示,2月广东汕头禽流感患者就是在得肺炎七天、出现呼吸困难之后才送医院抢救。“包括此前在广州、上海、武汉出现的病人也都有过类似经历,最后全部在入院后短短几天就救不回来了,这说明病人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
 
广州拟对发烧“先治再说”
 
“如果早些治疗,这些病人也许不会死。”钟南山说,更可怕的是,万一什么时候出现一个跳跃,禽流感变异成了人传人的病毒,如果这些病人仍因为没钱治疗,继续在家“自己扛着”,可能就成为禽流感失控蔓延的一个缺口,“早点隔离,对接触者早点进行监测、治疗,有可能就可以防止禽流感的流行”。
 
可是,让患者们及时就医,就涉及到谁来管、谁来埋单的问题。
 
对此,钟南山旗帜鲜明地主张,政府应该负起这个责任来,“建议有不明原因发烧的、有肺炎的病人要首先治疗,不管任何其他情况,即使监测后发现他只是普通肺炎!记得SARS疫情的后期,我们基本就是这样,并没有过多考虑经费谁来出。遇到一个急性传染病流行,这样做是政府的职能”。
 
这一主张得到了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欧广源和广州市市长张广宁的支持。张广宁市长听了就说:“这是个好主意!”广州卫生局已经建立了一个架构,正在着手准备。钟南山表示,这一举措真正实施到医院,可能还需要再加强,“如果流感病例持续增多,这样做的必要性就越来越强”。
 
关于疫苗效果
 
打两针疫苗有效率90%以上
 
除了警惕和忧虑,钟南山也带来好消息——禽流感疫苗研究已经有很大的进展。
 
据钟南山介绍,禽流感疫苗是国家疾控中心、北京科新公司等机构研究,临床研究则放在中日友好医院。目前研究者们正在观察疫苗是否安全有效。
 
“首先要看注射疫苗后能不能产生禽流感的抗体,结果发现注射一次后有70%多产生抗体,第二次(28天后)后90%产生抗体;其次要看抗体出现阳性后有没有用,就把抗体拿出来与禽流感病毒放在体外培养,看看它能不能杀死禽流感病毒或者让病毒不能生长,现在看起来也有效,一次注射是77%疗效,两次注射是90%以上;第三是看抗体对这种禽流感病毒有效,对另外一种是否也有效。试验了安徽、越南、印尼、土耳其等不同亚种的禽流感,结果疫苗对安徽、越南、印尼亚种的禽流感病毒都有60%至90%的作用,对土耳其则只有30%多的疗效。有这种交叉抗体存在,说明打了这个,会产生一定血清抗体。所以可以确定,万一出现禽流感,打了这个疫苗应该有效的。”钟南山说。
 
关于流感防治
 
禽流感患者血清也曾救命
 
除了疫苗研究,钟南山表示,也有研究表明,注入禽流感患者已经产生抗体的血清也曾“救活”危重禽流感患者。
 
据钟南山称,在深圳东湖医院,2006年曾出了一例非常严重的禽流感病例,病人已经发生了多器官衰竭。“有个措施看起来对他很有效。他接受了从江西过来的一个禽流感恢复期的病人的血清,接受了两次治疗,一共是400CC的血清。治疗以后,血里面的病毒滴度明显下降,这个病人最后抢救成功。在我的知识中,这是禽流感引起多器官衰竭还能抢救回来的第一例。”受此启发,有研究人员开始研究从马的血清里提取抗体治疗禽流感。还有一些学者在研究组合疫苗,就是对各种各样的禽流感变种都可以起效,现在也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
 
中药板蓝根可能“建奇功”
 
谈及在抵御传染病方面与港澳的合作,钟南山说,希望这种合作不只是单纯地通报信息、早期隔离,还能加强基础研究。
 
“比如,禽流感为什么会令人有这么严重的反应,其实并不是流感病毒直接令这个病人死亡,这个流感病毒激活了身体免疫系统,它自己释放了大量细胞因子后,产生自杀性效应,让肌体‘乱了套’。这个机制要好好研究。还有中药,广东与澳门联手建了一个中药联合研究所正研究板蓝根。我们原以为板蓝根只是能清热解毒,对病毒有点效,现在看起来它虽然不能直接杀死病毒,但仍然很有效,可以通过其他途径保护人的细胞。”钟南山说。
 
关于医改
 
大卫生部才能搞好医改
 
“如果不解决大卫生部这个问题,医改不可能做得好。”钟南山表示,医改怎么改、改什么已经讨论得很多了,但谁来改,还没人讨论。“是卫生部?药监局?发改委?都能做,但都只能做一部分。可是,医改是个系统工程,不是只解决看病贵看病难,要解决的是造就一个健康的民族,这涉及看病、健康、预防,应该有这么一个机构,使防和治结合,医和药结合,中医和西医结合,医疗服务和医疗保障结合。这样才能把医改真正搞下去。”他表示,希望建立一个大部门,最好把药的基本目录和定价、社保中的医保都收归进来,这样大卫生部才大有作为。
 
但钟南山也表示,医改不可能一次性到位的,“医改没有尽头的,在世界任何地方都还在改革”。这次的医改方案的目标也就是使各级政府更明确医疗卫生的公益性,希望尽快能有一个细则出台。
 
关于未解之谜
 
仍不清楚SARS最终源头
 
SARS已经过去五年了,但和禽流感一样,也留下了一串至今尚未解之谜。
 
钟南山表示,人们仍不清楚SARS的最终源头,“我倾向它是由一个中间放大器,也就是食肉目猫科动物如果子狸传过来的,但是谁传染给了果子狸,还不清楚”。
 
而人们对禽流感的研究,更是有太多未知领域。“今年尚未发现禽流感病毒发生明显变异。至于有什么新的治疗方法,没有!不但是对新出现的病毒没有,对旧的也不太多,作用都不是很强很确切。所以,最重要的是早期发现、早期隔离。”钟南山说。
 
有记者问及,是否存在一些这样的人:他们曾经感染过禽流感,产生了抗体,但没有症状。钟南山坦承不排除这种可能,SARS也有这样的情况。但这样的人是否带传染性,禽流感病毒会不会在他们体内发生变异,如果他再感染了其他流感,病毒会不会变异,这些都还是问号。
 
不过,钟南山也不无自豪地说,可以设想,如果野生动物市场继续存在,SARS病毒会依然存在和进化,进化到一定程度,又变成人传人,所以切断这个途径现在看来是很明智的。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相关新闻 一周新闻排行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