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文静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21
选择字号:
“天才儿子”金晓宇译了哪些书

《船热》,[美]安德烈娅·巴雷特著,金晓宇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定价:26元

《乌鸦》,[美]博里亚·萨克斯著,金晓宇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4月出版,定价:99元

《狗女婿上门》,[日]多和田叶子著,金晓宇译,河南大学出版社2018年3月出版,定价:25元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电影的元素》,[美]罗伯特·伯德著,金晓宇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定价:59元

《时光碎片》,[爱尔兰]约翰·班维尔著,金晓宇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11月出版,定价:49元

这两天,无数人因一篇文章《杭州男子从殡仪馆打来电话:能不能写写我们的天才儿子》而动容。

“我儿子是天才,他现在精神病院里,他妈妈今天刚走了。”杭州老人金性勇电话里的一句话,引出了一个家庭在不幸中沉浮与共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金晓宇,是金性勇的二儿子。6岁那年,因为玩伴的玩具手枪里射出一根针,金晓宇的左眼失明。长大后,他又遭受躁狂抑郁症的折磨。就在最艰难的日子里,翻译成为了照进这个家庭的一束光。

金晓宇从小爱读书,即使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金性勇也竭尽所能满足儿子最大的要求——买书,英语、日语、古文、围棋、音乐、绘画、地理……各种书籍买了200多本。还有电脑——金晓宇发病时从不摔的东西,在这上面,他用六年时间自学了德语、日语,巩固了英语。

儿子每每出门,父母都挂心,金性勇后来才知道,原来金晓宇是去了浙江省图书馆,他看完了那里所有的外语小说。

一个偶然的机会,金晓宇走进了翻译的世界。从此,他的病症奇迹般地减少了,他照顾妈妈,日夜翻译书,一直很安静、很努力,直到再次发病。十年时间里,他翻译了22本英、日、德语作品。

小说是金晓宇译著的重头。美国女作家安德烈娅·巴雷特的短篇小说《船热》是他翻译的第一本书。

在这部小说里,巴雷特以爱尔兰移民历史为背景,描写了一名年轻医生在加拿大格罗斯岛隔离检疫站的工作经历,将19世纪的科学发展与爱和激情的故事交织在一起。巴雷特尤其关注那个时代的女性,她们受到传统的束缚,因为尝试进入男性统治的医学和政治领域而遭到奚落,然而仍奋力地去改善穷苦人的生活状况。

《诱惑者》是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科学四部曲”的最后一部,描写了出身贫寒、性格孤僻的数学天才盖布里埃·斯旺的故事。

根据金性勇的讲述,该书编辑原本考虑将书名Mefisto音译为《梅菲斯特》,但金晓宇知道Mefisto是《浮士德》中的角色,是一个诱惑者,采用《诱惑者》为书名可能更符合作者的本意。出版社对此非常赞赏,《诱惑者》也成为抢手好书。

日本女作家多和田叶子的小说《狗女婿上门》从新的视角审视了隐藏在都市中的民间传说。在一所名为“北村塾”的补习班,女老师给孩子们讲了“狗女婿上门”的故事,结果真有一位“犬男”不请自来,和女老师开始了奇妙的二人生活。

金性勇说,翻译这本书时,为了提升翻译的准确度,金晓宇天天看日本相扑比赛。屏幕下方,用来挡字幕的纸条飞舞;屏幕上,两个只系着腰带的大力士翻滚打斗。父子俩看得哈哈大笑。

除小说外,金晓宇还翻译了几部随笔集,比如多和田叶子的《和语言漫步的日记》。这本书是多和田叶子基于旅居德国时的见闻所撰写的随笔集,探讨了深藏在语言差异背后的德国文化和日本文化不可调和的断裂处。

《时光碎片》则是班维尔在都柏林的漫游随笔,被称为“班维尔写给这座城市的情书”。《剧院里好的座位》是美国小说家安·帕奇特的随笔集,被视为作者的自传。书里涵盖了许多主题,包括与家人和朋友的关系、写作的辛苦与快乐、开书店等。

金晓宇在艺术方面的译著也有不少代表作品。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电影作品以开放的叙事结构和舒缓忧郁的气氛,对当代欧洲电影风格形成了极为重要的影响。然而,他的名字在有关电影的通俗和学术著述中都出奇的罕见。《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电影的元素》补上了这块空缺。为了翻译这本书,金晓宇专门去看了塔可夫斯基导演的所有电影。

此外,他还翻译了美国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的日记集《安迪·沃霍尔日记》、美国乐评人格雷尔·马库斯的音乐文化史著作《十首歌里的摇滚史》、关于嘻哈产业历史的《嘻哈这门生意》等。

在金晓宇的译著中,《乌鸦》是一本独特的书。这本书以精美的装帧和版式设计被评为2019中国25种“最美的书”之一。这部以乌鸦为主角的奇幻故事集,将关于乌鸦的经典或鲜为人知的故事娓娓道来,颠覆了人类对乌鸦的刻板印象,并以乌鸦为切入点,探究了历史、文化、文学、艺术、民俗、自然等多个领域的神秘之处。

从这些译著可以看出,金晓宇翻译涉猎领域广泛,其中不少作品在豆瓣等平台得到了读者的高分肯定。作为父亲,金性勇深知这其中的不易。“每本书从样稿到出版,我都是第一读者。惊喜的是我从没看到过一个错字,22本书、近七百万字,你说我不容易?是小宇更不容易啊!”

这些年也有人不理解,说金性勇要儿子搞翻译是为了挣钱。每每听到这样的话,他只有苦笑,“他们不知道翻译根本不挣钱,新书只是我儿子命悬一线时的强心剂”。

在金性勇看来,儿子“短暂又高产的翻译生涯,是我们全家最难得最幸福的岁月”。金晓宇的翻译不仅给读者带来了文学艺术上的享受,也让自己的生命绽放出绚丽的光彩,给这个原本不幸的家庭增加了一抹暖色。(张文静)

《中国科学报》 (2022-01-21 第3版 读书)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超过每周饮酒建议量让染色体变短 合肥科学岛稳态强磁场刷新世界纪录
北极变暖速度近4倍于世界其他地方 研究揭示西藏曾是北半球植物交流枢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