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郑金武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17
选择字号:
深化赋权改革 建立容错机制 加强人才培养
北京打通科技成果转化三大堵点

 

■本报记者 郑金武

刚刚过去的一年,北京市技术合同成交额增长10%,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为代表的机构在京转化一批优质科技成果。

但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科技成果转化处处长闫颖看到,科技成果在转化过程中还存在高质量成果供给不足、成果承接能力不足、供需信息渠道不够通畅等问题。

为打通阻碍科技成果转化堵点,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联合北京市教育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市教委)、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多个单位制定了《关于打通高校院所、医疗卫生机构科技成果在京转化堵点若干措施》(以下简称《若干措施》),并已于近日正式实施。

1月14日,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等部门召开新闻通气会,介绍《若干措施》相关情况。

赋权改革

让科研人员自主处置自己的成果

多年来,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率低,一个重要原因是职务科技成果长期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的改革不到位,导致成果转让、合作、授权等工作不能顺利进行。

2015年,北京积水潭医院矫形骨科副主任医师张昊华研发了“移动智能动作监测骨科康复指导仪”,并尝试将科技成果实现转化应用。但按照当时的政策,这些成果的所有权、收益都要归医院所有。

2020年5月,科技部等9部门印发《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实施方案》,分领域选择40家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开展科技成果赋权改革试点。积水潭医院正是40家试点单位之一。

“根据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相关文件精神,北京积极创新职务科技成果赋权改革试点工作。”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科技教育处副处长石菁菁介绍,积水潭医院成为全国唯一由科技部确定的职务科技成果赋权改革试点医疗单位,2021年初制定了《北京积水潭医院科技成果赋权改革实施方案(试行)》,明确赋权范围、赋权内容、赋权程序、赋权管理,同时制定了系列配套文件。

张昊华成为新政策的“吃螃蟹者”。依据协议,积水潭医院、张昊华成为“移动智能动作监测骨科康复指导仪”职务成果的共同所有人,其中张昊华对成果后续转化收益享有70%的权利。这也成为北京市首个成功完成所有权赋权的案例。

目前,中关村科学城对接驻区高校院所和区属科研机构,推进科技成果权属改革,中科院国家纳米科学中心科技成果赋权项目“增强现实用衍射波导器件”也已成功落地。

北京工业大学筛选确定了“氢分子介入促进伤口愈合的新型治疗策略”“生物活性填料产业化项目”“抑郁情绪快速评价与灾后心理重建脑机接口”等初步具备转化条件的职务科技成果,进行权属改革。

“市教委推动北京工业大学重点围绕建立赋权改革工作机制、完善赋权改革管理体系、遴选赋权改革试点成果等方面开展赋权改革工作,目前已取得阶段性进展。” 北京市教委科学技术与研究生工作处副处长姜世军表示。

容错机制

把改革失误与违纪违法区分开

当前,高校院所领导干部在管理和科研上“双肩挑”的情况较为普遍。领导干部带头进行科技成果转化积极性不高,是制约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堵点”之一。

“根据《若干措施》,北京积极推动高校院所、医疗卫生机构制定有关履行勤勉尽责义务的实施细则。”闫颖表示,“要将各级领导干部、科研人员在开展科技成果转化工作中改革创新、探索性试验、推动发展的失误和错误,同明知故犯、明令禁止后依然我行我素谋取私利的违纪违法行为进行区分。”

此前,清华大学车辆学院在电堆诊断技术、发动机构型及控制技术等方面取得了重要研发成果,其主要完成人之一同时担任院系正职领导。2019年,学校将氢燃料电池相关45项专利技术许可给一家新能源公司实施转化。

在实际工作中,高校院所的领导干部及管理人员对本单位科技成果转化中的市场行为比较谨慎,在兼职从事科技成果转化、获取报酬奖励、成立企业等方面心存顾虑,即便国家层面已经允许,也不敢轻易放开手脚。

为破解“堵点”,北京市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相关条例规定,在政府设立的研发机构、高等院校及其所属的具有法人资格的单位担任领导职务的科技人员,是科技成果主要完成人或者对科技成果转化作出重要贡献的,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获得奖励和报酬,并实行公开公示制度。

为此,清华大学出台政策,明确规定担任领导职务的科研人员可以获得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同时在流程等方面进行细化,保障了政策能够落地实施,形成了领导干部带头进行成果转化的良好局面。

按照许可协议约定,学校每年依据专利许可费率以及公司销售收入收取专利许可费,科研团队获得当年专利许可费的70%作为成果转化奖励,其中该正职领导获得21%的奖励。

“后续,北京也将全面落实主体责任,明确要求高校院所、医疗卫生机构制定有关勤勉尽责的实施细则,支持各级领导干部、科研人员改革创新。”闫颖表示。

人才培养

多措并举完善专业队伍

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专业人才培养是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重要因素。但多年来,成果转化和技术转移人才尚未纳入我国学历型人才培养体系中,以培训进修形式为主,导致专业技术转移人才短缺。

“推动高校开展技术转移人才培养,是我们破解专业人才‘堵点’的重要发力点。”姜世军介绍,北京市教委联合北京市人才局,于2020年5月支持清华大学开展技术转移人才培养。根据人才培养方案,清华大学依托该校五道口金融学院自2020年9月起,每年面向技术转移领域招收30名非全日制金融(技术转移)硕士研究生,加快扩大专业化技术经纪人规模,服务北京科技创新。

同时,北京市教委还支持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工业大学将本校技术转移专业方向研究生教育试点改革方案纳入北京市技术转移人才培养改革计划,将该项目列入“北京高校研究生教育改革试点项目”,并请两所学校按照方案,加强资源整合,有序推进工作。

目前,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已独立招收并培养30名2021级非全日制金融(技术转移)硕士研究生,北京理工大学已招收并培养 20名2021级全日制工商管理(技术转移方向)硕士研究生,北京工业大学已招收15名2021级技术转移方向的双选研究生。

注重源头培养的同时,北京也积极支持从事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专业人才评审技术经纪专业职称。

“此前,许多从事技术转移和成果转化工作的人员,都是从科研或管理岗位过来的,因为一直没有针对技术转移和成果转化的职称设计,他们的晋升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北京市人力社保局事业单位人事管理处二级调研员郭承广说。

郭承广介绍,为破解人才职称晋升这个“堵点”,2019年北京市印发《北京市工程技术系列(技术经纪)专业技术资格评价试行办法》,在全国率先增设技术经纪专业职称,面向包括技术经纪人、技术经理人在内的、专职从事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专业人才进行评价。

技术经纪专业职称纳入工程技术职称系列,各层级名称分别为正高级工程师、高级工程师、工程师和助理工程师;同时按照研究型和运行服务型进行分类评价,为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人才量身定制了评价标准。

其中,对研究型人才,注重评价研究能力和研究成果的影响力;对运行服务型人才,注重评价实践能力和行业影响力,以及运营技术转移转化项目的实际效益。

2020年,北京市开展了首批技术经纪专业的职称评审工作,两年共474名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人才取得职称,其中正高级工程师13人、高级工程师87人。

“这里面既有高校院所成果转化机构和企业技术转移部门的专业人才,也有孵化器、众创空间、科技园、技术交易所等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的专业人才,以及从事技术转移转化的技术经理人。”郭承广介绍。

闫颖表示,根据《若干措施》,下一步北京将聚焦核心问题,通过夯实制度基础,压实主体责任,引导高校院所、医疗卫生机构与企业密切合作等方式,畅通技术、资本、人才等要素流通渠道,力求全面消除成果转化堵点。

《中国科学报》 (2022-01-17 第4版 转移转化)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西工大研制的“飞天一号”火箭发射成功 “慧眼”卫星再次刷新宇宙最强磁场纪录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