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庆生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1-25
选择字号:
大学凭什么让莘莘学子“以母校为荣”

 

■刘庆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大学的新生教育中传诵一句响亮的口号:“今天我以学校为荣,明天学校以我为荣。”我以为这很好,口号准确形象地勾勒出大学师生具有正能量的双方“约定”。即大学的全体教职员工要努力为在校莘莘学子提供他们在校期间健康成长需要的知识和环境,为他们“以学校为荣”奠定坚实基础。学生要在毕业后运用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与自身实践为国家和社会发展做出自己的努力,并以优良的业绩让母校“以他们为荣”。

大学在介绍办学成果时往往会列出毕业校友中若干功成名就者的光荣事迹。一旦发现校友职务晋升或者获得重大科技奖励,学校官网通常会及时发布消息,让在校学生以他们为榜样,日后也成为值得母校骄傲的优秀校友。

偶尔也会遇到某些成名后的校友对自己母校不屑一顾。有的校友甚至列出当年在母校曾经遭遇过的不公正不公平,也有因虚荣心而看不起自己“出身贫寒母校”的。

我们这些一辈子与教育打交道的人能够理解学生的多元化,这是教育界客观存在的事实。只是需要认真思考并采取切实可行措施提高大学教育水平,让我们的学校成为值得校友怀念的精神家园。

最近我在整理多年来参与学校李四光学院地球科学菁英班学务指导和班主任工作资料,找到一份我当年送给2016届首届李四光学院同学的一段话《请您告诉我》:请您告诉我:大学中知识与成长啥关系?你是否知道通识教育知识的重要性?你是否领悟到终身学习的精髓?李四光学院学习生活啥体会?地质大学“环境”啥滋味?学校知名教授啥魅力?领导和职员是否具有服务的意识?你享受了学校的重要资源有哪些?你是否感受到地质大学的特色与光辉?你是否享受到李四光学院师生平等的氛围?请您不吝赐教大胆倾诉,学院老师和领导等待你们的箴言。

显然,我们的大学要想学生毕业后依然怀念大学的学习生活,就应当努力提供有利于大学生健康成长的知识和场景。除了常规的课堂教学传授的专业知识,还要有丰富多样的“课堂外知识”供他们体验与学习,老师的教诲能让他们铭记心中,并对他们日后成长起积极作用。

我们学校一位经历本科—硕士研究生连续八年求学经历的校友常常怀念求学时的老师。在一次回学校看望老师的座谈会上,他深情地说,“母校给了我地质专业知识;母校给了我克服困难的毅力和勇气;母校的培养和地质工作增进了我同人民群众的感情”。

一次我们学院学生毕业30周年返校聚会,一位同学回忆大学期间因为专业思想不稳定,学院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找他促膝长谈解开他的心结,使他圆满完成学业。

学校图书馆一位研究馆员告诉我,当年他发现一位勤奋学习、来自云南偏远地区贫困家庭的学生,就资助了他生活费和回家路费,学生毕业后一直感恩母校拥有如此善良有爱心的职员。

有在海外大学任教校友依然清楚记得当年班主任的教诲:要他们多浏览国际专业网站和多阅读国际专业同行的研究论文,让他们拥有学习的激情。还有学生给教授写信表达:“在我心中,您是位儒雅博学又十分好学的长者,在心里偷偷地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有您的一点风范。”

这些都表明大学教师和职员给学生提供的点点滴滴的教诲和帮助对他们的人生成长起到积极作用,体现了“学生以母校为荣”的情结。

我大学五年,尽管经历过特殊时期,课堂学习机会不多,但是学校依然给我留下许多珍贵记忆,是我“以母校为荣”的资本。

刚入校时我就知道全校有23位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北洋大学(即天津大学)和唐山铁道学院(即西南交通大学)的地球科学与数学物理等专业的教授、副教授,他们中的许多人研究生毕业于欧美著名大学。例如数学老师是来自清华大学的蓝仲雄教授(北京地质学院数学教研室首任主任),地球物理探矿系主任是来自北京大学物理系的“身残志坚”(坐轮椅)的薛琴舫教授,等等。他们对我学术和人格成长具有深远影响。

大学应该提供什么“知识和场景”值得莘莘学子“以母校为荣”?这应该是大学教育专家学者的研究范畴以及大学教职员工值得深思的问题。

http://blog.sciencenet.cn/u/lqs321

《中国科学报》 (2021-11-25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重拾“记忆”:突破小麦D基因组改良瓶颈 扭曲晶体中原子振动产生携带热量的自旋波
天文学家观测到新双星系统 我国南极昆仑站泰山站气象站正式业务运行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