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储朝晖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0-21
选择字号:
陶行知:玩好科学的把戏

 

南京晓庄学院内的陶行知塑像。图片来源:南京晓庄学院官网

■储朝晖

10月18日是伟大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日。在中国加快建设科技强国之时,回望陶行知曾经为了建设“科学的中国”而开展的“科学下嫁”运动,以及他有关科学教育的阐述,对当今“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仍有极为深刻的启示。

在陶行知的整个思想体系中,民主、科学、创造是其主要元素。在创办晓庄学校时,他就专门邀请中国科学社秉志先生指导晓庄的科学教育,并参与生物与农学教学。正是由于他在推行教育与科学普及中发挥的作用,圣约翰大学1929年12月14日授予陶行知科学博士荣誉学位。

1931年夏,陶行知在自己遭到通缉不能公开活动的情况下,联络丁柱中、高士其、戴伯韬等人创立自然学园,开展科学下嫁运动,请陈鹤琴出任主编编辑出版《儿童科学丛书》《大众科学丛书》共108种(册),陶行知自己编了其中的《儿童科学指导》《儿童天文》《儿童卫生》《儿童数学》等,并写文章在《申报》上宣传爱迪生、法拉第、富兰克林等科学家。他写信称呼自己的孩子为“问真、探真”,告诉他们“等到中国的孩子都成了科学的孩子,那时候,我们的中国便自然而然地成了科学的中国了”。而成为科学的孩子,除了看科学的书,更关键的是“玩科学的把戏,做科学的实验”。

为了让青年人爱上科学,过科学的生活,陶行知1931年10月在《生活》杂志上发表《科学的生活》,幽默风趣而又平实朴素地告诉青年人,要与“自然小姐”谈恋爱、交朋友,投入她的怀抱,赢得她的爱。他告诉青年朋友“一天到晚沉醉在八股里,充其量不过是一个科学的书呆子”“行动是思想的妈妈,科学是从把戏中玩出来的”。对于那些以不知道为由不行动的人,陶行知说“科学以无知之行始,以能行之知终”,并通过历史上科学发明过程阐明“处处可以看出行动生困难,困难生疑问,疑问生假设,假设生实验,实验生断语,断语又生行动,如此演进于无穷。懒得动手做,何能算是科学的生活?”他接着举中国农人长期做而“不追求做之所以然”,以及法布尔、巴斯德“抛弃书本向自然追问,卒成世界昆虫学泰斗”的例证,说明“死知识在头脑里装得太多,反而妨碍思想之自由”,鼓励青年朋友“只要您肯努力追求,自然小姐就会拿她心里的秘密告诉您的”。

追求科学就要热爱科学、过科学的生活,关键在于乐于实践、善于思考、手脑相长,从感知困难出发到发现真知。只将孩子关在教室里学书本知识,只注重考试分数,就会损伤孩子的好奇心和兴趣,使之难以充分发挥个体学习的潜能,难以提升思考力、行动力、创造力。陶行知警告这样做的人说:“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你别忙着把他们赶跑。你可不要等到坐火轮、点电灯、学微积分,才认识他们是你当年的小学生。”尊重孩子的好奇心,激发他们的求知欲,引导他们深入大自然和社会中寻找问题去行动思考,鼓励他们去探索发现、寻找材料、制作工具,做实际的调查研究,增加他们的直接经验和创造力,在探寻未知的世界中享受学习的快乐与幸福。

1932年4月,陶行知在自己的通缉令刚被撤销后就创办儿童科学通讯学校并亲任校长,利用当时尚少使用的无线电技术普及科学知识。5月他带着儿童科学通讯学校的指导员们到杭州等地演示科学实验。5月13日,陶行知在杭州师范学校作了《儿童科学教育》的长篇演讲,当即要求其次子陶晓光等分四桌现场演示科学实验。他在演讲中道:“要建设科学的中国,第一步是要中国人个个都知道科学。要使每个人对科学发生兴趣。”由于成年人难以引发兴趣,普通人以为科学高深不去过问,陶行知认为“我们必先造就了科学的小孩,方才有科学的中国”。并以富兰克林和爱迪生童年成长的经历说明,他们的共同特征是“十分爱玩科学的把戏,在学校的时候,也只爱玩这一套而不留心学业”,在这一套遭到学校和老师的厌恶后,富兰克林的父亲和爱迪生的母亲却尊重了他们的兴趣选择。陶行知提倡中国的父母向他们两位学习,“任凭自己的小孩子去玩把戏,或许在其中可以走出一个爱迪生来”。

陶行知直言“要造就科学的中国,责任是在小学教师”。“我们的教育向来有许多错误”,“没有什么科学”,“成了书呆子制造厂”,“我们提倡科学,就是要提倡玩把戏,提倡玩科学把戏……任小孩子自由地去玩,不能加以禁止,不能说玩把戏的孩子是坏蛋”。他奉劝教师们要有“宇宙为学校,自然是吾师。众生皆同学,书呆不在兹”的胸怀,愿意和孩子们一起玩科学把戏。

对于那些没钱没条件玩科学的人,陶行知主张“处处是创造之地,天天是创造之时,人人是创造之人”,“我们在无钱的时候,可以做些无钱的科学,玩些不花钱的科学把戏”,并举“观测天文,利用已有的东西制作科学玩具”之例,主张“有钱便做有钱的布置,无钱便做无钱的事业”。

在这篇演讲的最后,陶行知要求大家在玩科学把戏过程中,要遵循“养生而不杀生”的原则,不要把生物学变成“死物学”。对于科学成果,“我们须知科学是一种工具,犹如一柄锋利的刀,刀可杀人,也可切菜;我们不能因为刀可杀人废弃不用,也不能专用刀去杀人,需要用刀来做切菜之用,做有益人类的工作。科学是要谋大众幸福,解除大众苦痛”。

实现中国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90年前陶行知给出的方案是:“我们必先造就了科学的小孩子,方才有科学的中国。”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21-10-21 第5版 文化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太空又现规律脉动“神秘天体” 等离子体燃烧实现惯性聚变
汤加火山爆发在地球另一端引发海啸 陆地探测一号01组A星成功发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