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0-20
选择字号:
科学家创业,找谁合伙?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报记者 沈春蕾

“20多年前,我参与创办了一家软件公司。今年,我再次与中国科学院软件所(以下简称软件所)合作,创办了第三家软件公司。多年的创业经历让我相信,人定胜天。”10月15日,安捷中科(北京)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捷中科)CEO黄思源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如是说。

黄思源说的“人定胜天”是指,志同道合、胸怀理想的初创团队可以战胜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安捷中科的技术核心源自软件所人机交互北京重点实验室主导的安捷实时数据库系统。该系统经历了20多年的研发积累,最终实现落地转化。

然而,创业不是实验室里的一项试验,只有专业的核心技术是不够的,还需要一支可以打硬仗的创业团队。那么,科研人员创业,会找谁来合伙?

“我的学生是合伙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郭国平是合肥本源量子计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本源量子)的创始人。当记者问及为什么要创业时,他告诉《中国科学报》:“当年,我的博士生在毕业的同时就面临着失业,因为国内没有做量子计算的公司。”

2017年,郭国平创办了本源量子,他创业的初衷是希望提供一个平台,让学生不要丢弃自己在读学位期间积累的知识和技术,继续投身量子计算的攻关研究。

为此,本源量子不仅收留了“找不到工作”的量子计算专业的博士毕业生,还吸纳了量子科学之外的相关工程技术人员,组成一支联合创业团队。这也推动了量子技术走出实验室,加速产业化。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汪晓军早在20多年前就开始从事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用自己掌握的精细化学品技术知识,成为一名“星期六工程师”,帮助企业解决技术难题。

2009年,汪晓军与学生一起创办了广州市华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并交由学生管理。2018年,随着华南理工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顺德创新园开园,学校鼓励教师和学生前往创业。汪晓军再次与学生合作创业,成立了佛山化尔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解决了学校实验室不够用的难题。

“我的学生是合伙人。”在汪晓军参与创办的公司里,初创团队成员大多是他的学生。他认为,科技类公司的初创团队应该以研发为主。通过市场的推广应用,实验室里的技术得到实践检验和认可后,再引入社会的力量,这样的科创公司比较容易形成良性互动的发展局面。

“志同道合的伙伴”

“我们创业初期的合伙人大多是课题组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中科闻歌创始人之一王磊来自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他告诉《中国科学报》,“关于合伙人,我们当时没有太多考虑和选择,就想着大家可以在一起干点事情。”

2017年,中科闻歌成立,希望将实验室里多年积累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与行业进行深入结合,发挥更大的经济社会效益。

创业初期,中科闻歌的核心合伙人有五位,现在增加到十一位,新增加合伙人分别拥有财务、市场和管理专业的背景。王磊说:“随着公司发展步入商业化和规模化,我们的合伙人也面临着优化和重组。中科院背景的创始团队懂技术、懂专业,但公司的发展壮大还需要懂产品、懂金融、懂运营和懂市场的合伙人。”

“我们是一家讲求品质的公司。”作为软件所科研团队选择的创业合伙人,黄思源这样评价安捷中科的初创团队,“我们团队的成员既懂技术,又懂市场。”

安捷中科工业软件服务事业部副总裁王华龙在2007年加入GE(通用电气公司),开始接触工业互联网。他认为,作为一家服务于工业数字化转型的公司,不应该是一个软件销售者,而应该持续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服务。

王华龙道出了安捷中科的宗旨,也是软件所技术团队创业的心愿——聚焦“人机物”融合的基础性软件技术,实现更多“从 0 到 1”的突破,构建自主可控的产业链、价值链和生态系统。

“一晃20多年过去了,当年我们一起做软件的小伙伴有的去了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公司,而今我们能重新出发,除了志同道合,还有国家对国产软件的支持。”黄思源回忆自己过往的创业经历表示,“安捷中科正处于一个全新的赛道,在科研团队技术积累的基础上,软件所给出了一个创业的题目,答案需要我们这群人自己去寻找。”

与投资人结伴推动技术落地

技术是否有市场化应用前景?科研团队是否与股权结构挂钩?这两点是大多数投资机构选择项目时考虑的重要因素。

创势资本创始人汤旭东告诉《中国科学报》:“我们需要的是能够拿到市场订单的项目,但一些实验室里的前沿技术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汤旭东遗憾地发现,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员往往更关注技术的高精尖,而忽视了市场需求。这些年来,他结交了很多科学家朋友,先是尝试了解他们在研究什么、哪些技术能够解决相关行业的痛点,而后再帮助科研人员推动实验室里的技术落地实现产业化。

天使投资人已经成为科研人员创业的重要合伙人之一。中科创星是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以下简称西安光机所)孵化的投资机构,根植于科研院所的基因让其对技术和市场具有双重敏感性。

在2011年深圳的高交会上,一个名叫朱瑞的年轻人掌握的光学相干断层造影术(OCT)让后来的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印象深刻。在米磊的引荐下,朱瑞不仅顺利加入西安光机所,还获得了中科创星提供的天使投资,实现自己多年的创业心愿。

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情。郭国平认为,核心技术必须由科研人员来主导,但市场推广还得交给专业的运营人员。“创业初期,科研人员的话语权较大,因为这时候技术很关键;创业后期随着技术走向应用市场,科研人员需要将决策权移交出去。”

核心技术团队彻底放权也不是一件好事。汤旭东早年投资的一个失败项目让他印象尤为深刻——技术很前沿,但团队只对技术负责,对市场毫不关心,最后的结果就是实验室里的前沿技术在市场上遭遇“水土不服”,创业以失败告终。

汤旭东说:“科研团队不仅要参与创业,还需要真正投入创业,股权就是一种捆绑激励方式。”而科研团队和天使投资结伴,正是创业该有的样子。

《中国科学报》 (2021-10-20 第3版 转移转化)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纸一样薄的音箱问世!MIT博士的神奇发明 极小种群野生植物平当树实现人工高效繁育
江门中微子实验的“变形金刚塔”建成 利用天然气高选择性制备乙烷和氢气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