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Sustainability 发布时间:2021/9/18 18:06:47
选择字号:
MDPI 人物专访 | Sustainability 客座编辑对话环境心理学领域先驱——Dr. Susan Clayton

期刊链接:https://www.mdpi.com/journal/sustainability

微信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zEzNjgxMQ==&mid=2650008651&idx=1&sn=

14a195dabc2db79900f3c9ef090b910c&chksm=f1de568fc6a9df99de39a7032e9a5e0cea

9f2e9995b45a532898e9935933bafaadd9acda57d3&token=129349509&lang=zh_CN#rd

近期,Sustainability 与国内外学者开展了多元化、多层面的合作。特刊“探索全球环保主义:环境认同、信念和环保行为 (Exploring Global Environmentalism: Environmental Identity, Belief, and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s)”的客座编辑Fanli Jia博士应邀对环境心理学业内专家及Sustainability 期刊编委会成员Susan Clayton博士进行人物专访。

Dr. Susan Clayton

The College of Wooster

Susan·Clayton博士作为其研究领域的先驱,是最早研究人们如何思考个人与自然环境之间联系的学者之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她开创的环境认同量表 (Environmental Identity Scale) [1],旨在评估自然环境在人们自我意识中的作用,以及气候变化焦虑量表,被用来评估人们对自然环境变化的社会和情感反应。通过结合发展、教育、社会和文化等不同角度,Clayton博士在环境/保护心理学 (Environmental/Conservational Psychology) 领域的研究取得了开创性的成功并在持续影响该领域今后的发展。采访内容已作为Sustainability 期刊的第一篇采访社论,被收录在期刊第13卷第11期中。

以下节选部分采访内容

感谢您应邀参与访谈,您的研究成果在过去18年中激励了许多研究人员。首先,想请您介绍一下您在环境和个人价值认同方面的研究工作,是什么促使您研究这个领域的呢?

首先,通过了解人们对自我与自然界关系的看法,并倾听人们 (包括我的一些学生) 的意见,我意识到环境对于人们确实具有某种心理上的意义。在此之前,大多数情况下,我对于环境和心理的研究是分开的。但我意识到这两个研究的结合具有很深刻的意义,因此,之后我便开始阅读一些我并不太熟悉的关于认同的文献,并尝试思考如何将其应用于环境认同。

您在我们的特刊中发表了更新的环境认同量表[1],并在不同样本和文化中测试了该量表,能请您谈一下为什么文化和多样性对于该领域的研究很重要吗?

当然,文化和多样性对于整个心理学领域的研究都很重要。因为如果我们希望能够更好地描述人类,那么我们就必须认识到在不同文化里,什么是稳定的,什么是不稳定的。我们的研究重点也必须更具包容性。认同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甚至他们构建自然观念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都受到他们所成长的文化的影响。我之前在土耳其[2]做过一项关于国家认同和环境认同之间关系的研究,并将其与美国进行比较,发现土耳其与美国完全不同。至少在土耳其,人们感觉到重视环境得到了更多的支持。

而在美国,国家认同和环境认同是完全不相关的。而且我们越来越意识到,许多土著社会以与主流西方社会截然不同的方式构建人类与自然界之间的关系。所以,有很多多样性存在。

是的,目前对土著文化中环境心理学的研究很少,不过也曾经有一项关于美洲原住民儿童对自然环境的理解的研究[3]:一开始,研究人员使用传统方法,用塑料动物玩具来衡量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但是这一方法被一位美洲原住民研究人员拒绝了,因为他认为美洲原住民儿童会很难从塑料动物身上感知自然。我也曾在中国、加拿大和美国等进行多项研究,发现这些国家的环境规范不尽相同,尤其是在中国[4–6],生活垃圾管理刚刚引入就在2019年成为强制性的要求。

在过去的30年里,您一直致力于环境和气候变化的研究,您认为您最重要的三个研究内容是什么?

我花了大约10年的时间才取得一定的成果。宽泛地说,心理学可以在解决气候变化等环境问题以及生物多样性丧失方面发挥作用。这是我在此最想说的。第二个是个人认同确实会影响我们应对环境问题的方式。第三个应该是气候变化将对心理健康和福祉以及社会关系产生心理影响。

您认为环境心理学领域未来的方向是什么?

我认为跨学科发展将会更为普遍——有必要与经济学家、生态学家、公共卫生官员等进行交流,并且将更多的心理学子学科纳入其中。我们大多数从事环境心理学工作的人可能都接受过社会心理学或人格心理学的培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发展心理学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和临床心理学 (Clinical Psychology) 的相关研究。也需要让组织行为学的人参与进来。目前有一些关于神经科学 (neuroscience) 对环境影响的初步证据,所以未来肯定会有更多跨越边界的研究合作。

此外,我认为人们也需要更多地关注他们研究的影响。我完全支持基础研究,并且不认为所有的研究都必须要能应用。但是,如果正在尝试应用型研究时也需要考虑一下,我们是否选择了最佳的研究课题?最佳的研究方式?这项研究可能会产生任何影响吗?我们这些在环境领域工作的人正面临着一些严峻的挑战。

总体来看,我还是比较乐观。人们越来越多地意识到心理学家所扮演的角色,所以未来肯定会有更多机会让我们参与到政策制定、应用申请和跨学科团队的组建。这也肯定会影响未来我们进行研究的方式。

最后,想问一下您作为编委,能否为Sustainability提供一些建议,尤其是针对于我们特刊进一步的发展方向呢?

期刊的发展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也考虑过自己与这个期刊的互动方式,我会读上面的文章,投过文章,也审过文章。我的感觉是,因为期刊的发表量很大,期刊应当想办法帮助读者筛选、发现哪些是对其有用或有意义以及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与传统订阅期刊相比,您如何看待您所在领域的开放获取出版物或期刊?

开放获取是很好的出版方式,它让没有特别访问权限的人也可以阅读相关文章。因为在开放获取期刊中,付费的是作者,而不是读者,为此,未来各所大学可能需要养成提供开放获取发表资金的习惯。与此同时,我期待在未来,目前因财力或资源收到限制的情况会得到很好的改善。因此,对于这个问题,我相信时间会给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和答案。

文章摘自特刊:

Exploring Global Environmentalism: Environmental Identity, Belief, and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s

Edited by Fanli Jia, Kendall Soucie and Kyle Matsuba

https://www.mdpi.com/journal/sustainability/special_issues/Global_Environmentalism

相关文献

1. Clayton, S.; Czellar, S.; Nartova-Bochaver, S.; Skibins, J.C.; Salazar, G.; Tseng, Y.-C.; Irkhin, B.; Monge-Rodriguez, F.S. Cross-cultural validation of a revised environmental identity scale. Sustainability 2021, 13, 2387.

2. Clayton, S.; Kilinç, A. Proenvironmental concern and behavior in Turkey: The role of n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Identity. PsyEcology 2013, 4, 311–330.

3. Washinawatok, K.; Rasmussen, C.; Bang, M.; Medin, D.; Woodring, J.; Waxman, S.; Marin, A.; Gurneau, J.; Faber, L. Children’s play with a forest diorama as a window into ecological cognition. Cogn. Dev. 2017, 18, 617–632.

4. Jia, F.; Yu, H. Action, communication, and engagement: How parents “ACE” children’s pro-environmental behaviors. Environ. Psychol. 2021, 74, 101575.

5. Jia, F.; Yu, H. Brief data report on parent-child pro-environmental engagement across five cities in China. Data Brief . 2021, 36, 106970.

6. Jia, F.; Soucie, K.; Alisat, S.; Pratt, M. Sowing seeds for future generations: Development of generative concern and its relation to environmental narrative identity. J. Behav. Dev. 2016, 40, 466–470.

7. Clayton, S.; Bexell, S.M.; Xu, P.; Tang, Y.F.; Li, W.J.; Chen, L. Environmental literacy and nature experience in Chengdu, China. Educ. Res. 2019, 25, 1105–1118.

8. Clayton, S.; Bexell, S.; Ping, X.; Zhihe, Z.; Jing, L.W.; Wei, C.H.; Yan, H. Confronting the wildlife trade through public education at zoological institutions in Chengdu, PR China. Zoo Biol. 2018, 37, 119–129.

9. Clayton, S.; Myers, G. Conservation Psychology: Understanding and Promoting Human Care for Nature, 2nd ed.; John Wiley & Sons: Hoboken, NJ, USA, 2015.

期刊简介

Sustainability (ISSN 2071-1050) 是MDPI组织出版的国际型开放获取期刊。期刊内容主要涉及环境、经济、社会、工程科学等领域的可持续性研究。目前期刊已被SCIE、SSCI等数据库收录。Sustainability 新的引用数据 (CiteScore) 和影响因子 (Impact Factor) 分别为3.9和3.251 (2020),在Scopus和SCImago中均被列为Q1期刊,在科学网 (Web of Science)“环境科学 (SCIE) ”类别中排名124/274(Q2),在“环境研究 (SSCI)”类别中排名60/125(Q2),在“绿色与可持续科学与技术 (SSCI)”类别中排名6/9(Q3),在“绿色与可持续科学与技术 (SCIE)”类别中的排名30/44(Q3)。

Sustainability 采取单盲同行评审,一轮审稿周期约为13天,从接收到发表上线仅需2.9天。

Sustainability 编辑部致力于为学者提供优质高效的开源获取出版服务和兼容并蓄的学术交流平台。目前,我们正与国内外学者、学术会议及协会代表开展多元化、多层面的不同合作,以促进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不懈追求。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扭曲晶体中原子振动产生携带热量的自旋波 天文学家观测到新双星系统
我国南极昆仑站泰山站气象站正式业务运行 崖柏:“活化石”植物重获新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