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4/7/9 18:22:27
选择字号:
法国右翼落败,科学家“避免了一场灾难”

 

近日,法国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在议会选举中“爆冷”落败。据《自然》报道,迄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赢家,这给科学界带来了不确定性,许多人不相信新政府会对研究和高等教育产生积极影响。

  ?

法国南特的选举之夜集会。图片来源:Loic Venance/AFP via Getty

在6月30日第一轮投票中获胜后,人们曾预测国民联盟将获得多数席位。科学家担心这可能意味着削减研究预算、限制移民,以及增加法国议会下议院对气候问题的广泛怀疑。

然而,在7月7日的决选投票中,国民联盟出人意料地排在第三位,落后于左翼联盟“新人民阵线”、执政党复兴党及其中间派联盟“在一起”。两个主要政党都没有赢得绝对多数,现在必须就组建政府进行谈判。

“我们避免了一场灾难。”法国科学院院长Alain Fischer说,“目前尚不清楚这一结果是否是研究人员的真正胜利。”

Fischer补充说:“我们不知道谁将执政,但我认为政策不会有太大变化——科学和教育在欧洲及法国议会选举中缺席,削减预算意味着研究不会成为优先事项。”

上个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科学家一直在谈论极右翼获胜的潜在影响。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在内的数百名科学家在《世界报》上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警告不要限制研究人员和学生的签证、威胁学术自由等。

“长期以来,国民联盟对研究行业构成了威胁。”即将离任的法国高等教育与研究部长Sylvie Retailleau说,如果它获胜,会“危及国际合作和研究资金”。国民联盟曾呼吁在短期内迅速增加公共支出,而这“将挤压研究和其他投资,人文社会科学、气候科学和能源转型受冲击最大”。

新出炉的选举结果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科学家的担忧。法国学术协会联盟主席Patrick Lemaire表示:“随着其他政党胜出,新政府可能会更关注环境和能源转型,并比上届政府更好地支持研究和高等教育。”他还希望新政府利用科学知识为公共政策提供信息。

并非所有科学家都这么乐观。法国全国科研人员工会秘书长Boris Gralak对未来几年的法国科学事业不抱太大希望。“20年前,所有主要工业化国家都明白投资研究的必要性。当它们都增加支出之际,法国却没有。10年前,法国就开始自食其果。除非采取激进行动,否则法国的科研人员数量及其产出将继续下降。”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科学家欲在脆弱冰川周围建屏障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