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阮紫嫣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24/6/23 8:00:19
选择字号:
韩国医政矛盾升级 拉锯战苦了患者

 

持续发酵的韩国医政风波,正走向新的高潮。

6月17日,首尔大学旗下医院529名教授宣布,将从每周休诊一次“升级”为无限期停诊,另有873名教授表明支持集体停诊的立场,占比高达90.3%。18日,韩国最大的医生游说团体、拥有14万名成员的大韩医师协会(以下简称“医协”)也发起集体停诊行动,并在首尔汝矣岛举行名为“阻止医疗垄断全国医生总动员大会”的大规模集会。

今年2月初,韩国政府宣布从2025年起,医学院每年将扩招2000人(从现行3058人增至5058人),持续5年。自此,韩国便迎来一波汹涌的医生罢工、学生罢课潮,拉响了韩国医疗危机的最高级别警报。

4个多月过去了,警报长鸣不止。医政双方剑拔弩张,病患家属忧心忡忡,韩国医疗系统危机重重。

“未来将有更高强度的斗争”

停诊,是韩国医疗界向政界发出的最新警告。

“18日的全面休诊和总罢工大会只是开始,未来将有更高强度的斗争,所有责任应由政府承担。”医协会会长林贤泽说。5月才上任的林贤泽被视为医疗界的“强硬派”,他要求韩国总统尹锡悦道歉并撤换保健福祉部长官,同时撤回扩招计划。“如果政府不接受医生们的正当要求,我们将从27日起无限期停诊”。

6月初,医协就“是否支持医协强硬斗争反对政府医改”和“是否参与医协6月停诊计划等集体行动”进行投票,90.6%的成员同意对政府的“医疗垄断”及“教育垄断”展开斗争,举行集体停诊行动。医协强调,此次54.8%的投票率在历次投票中最高,体现了医界反对医改的强烈意愿。

首尔大学医院紧急对策委员会表示,教授们不能接受政府在今年2月突然提出的“毫无根据的高压政策”,政府的专家组一直无视医生们的意见。教授们要求政府全面取消对实习和住院医生的行政处分、建立医政常设沟通体制、重新调整扩招名额等。并称医疗系统已开始崩溃,如果政府满足这些要求,就会恢复正常诊疗。

对于医疗界提出的“撤回扩招计划”等要求,韩国总统尹锡悦则表示,“坚持不可能实现的主张,所有人都会成为受害者”。尹锡悦18日称,对抛弃患者的非法行为“必须严肃处理”,并重申将毫不动摇地推进医疗改革,从根本上纠正医疗系统内存在的问题。

目前,韩国政府要求公平交易委员会调查医协是否违反《公平交易法》,煽动成员参与罢工。根据该法,行业协会不得干涉成员的行业活动,也不得限制行业竞争。如果被认定违法,大韩医师协会最高将面临1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25万元)的罚款,协会高层将面临最高2亿韩元的罚款或三年监禁。

一场关乎利益的拉锯战

针对扩招计划,政医界始终呈鲜明对立态势:政界坚决执行,医界强烈反对。这也导致双方尽管有过接触和谈判,但收效甚微。

上个月,首尔高等法院驳回了医学界要求取消增设医学生名额的要求。但与此同时,政府作出了一定让步,将医学院扩招数量从2000人下调至1500人。但这仍被韩国医学界视为重大挫折,要求政府彻底废除扩招,继而爆发了近期多场停诊与罢工。

此外,韩国政府曾在4月设立医疗改革特别委员会,希望在这一多边协商机制下与医疗界对话。医疗界对此强烈反对,要求与政府“一对一”直接对话。

医学院扩招是否有必要?双方各执一词。据韩国政府测算,该国将在2035年出现大约1.5万名医生的缺口,医学院扩招是为该国人口老龄化问题未雨绸缪。但在韩国医界看来,当前韩国人口出生率进一步降低,医生数量将供过于求,医疗资源的不合理分配才是症结所在,需要政府在这方面给予更多财政支出。

各执一词的背后,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场拉锯战关乎着双方利益。

在韩国,私立医疗机构占到90%以上。韩国医院呈资本垂直支配结构,以财阀级大型医院为顶端,延伸至最底层个人诊所,这种结构日益固化。有分析认为素有“白衣贵族”之称的韩国医生是为维护自身阶层的利益,不愿让后来者“多分得一杯羹”。

而对韩国政府而言,医学院扩招计划是一份争取民心的“政治筹码”。韩国保健医疗工会2023年12月进行的调查显示,89.3%的韩国民众赞成医学院扩招。医疗改革是尹锡悦政府提出的几大改革方向的重点领域之一,能否成功推行将关乎政府形象的塑造。另有专家指出,尹锡悦政府执政以来,高物价、高通胀,一直困扰着韩国民众和社会。如果此次医疗改革不能得到妥善解决,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就会不断加大,韩国社会阶层的撕裂也会进一步加剧。

“不应让患者承受代价”

从2018年到2022年,韩国医院拒绝救护车的案例多达3.7万件,其中三分之一的拒收理由是缺乏相关医生,韩国民众“苦医生少久矣”。这场拉锯战,给本就承受重压的韩国医疗系统“雪上加霜”。

据韩国保健福祉部统计,韩国有约3.6万家私人诊所,其中约1463家(占4%)提前通知政府18日停诊以参加抗议活动。截至18日下午4点,至少5379家医疗机构暂停营业,占比达14.9%。韩国政府已于17日启动应急方案,针对重症疾病患者实行应急轮流值班制,首都圈、忠清道、全罗道、庆尚道四个地区的医疗机构将制定排班计划,确保每天至少有一家机构值班,全天候负责急诊救治工作。

韩国医政界的持续对抗,让民众不满情绪日益高涨。韩国卫生和医疗工作者联盟上月底的民调显示,高达85.6%的受访者认为医生应该重返工作岗位,只有12%支持医生的罢工行动。

因为停诊,更多患者面临错过最佳治疗期的风险。以患者生命为代价与政府对抗,在韩国医疗界内部也存在反对的声音。有多个协会组织表示,医生不能让患者陷入恐惧和危机中。韩国分娩医院协会、大韩儿童医院协会等多家协会宣布不参与停诊。大学医院癫痫科教授组成的“重点癫痫支援医院协商机制”发声明指出,癫痫治疗一旦中断将大幅增加患者受伤或死亡的风险,因此治疗永远不应中断。

韩国92个患者团体联合谴责医疗界不应该用患者生命做筹码,呼吁医生们取消停诊等行动。韩国患者联盟组织发表声明,批评罢工医生把患者作为向政府施压的筹码。声明称:“难道在首尔大学下属医院接受治疗的非急诊患者和非重症患者应该承担停诊的代价吗?”另有韩国民间组织称,停诊无异于把“已在悬崖边上的患者”推向深渊。

这场以患者生命为代价的拉锯战,何时能被喊停?

(本报北京6月22日电 本报记者阮紫嫣)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科学家欲在脆弱冰川周围建屏障
科学家揭开天体高能电子产生之谜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