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英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4/5/14 18:15:00
选择字号:
解决大学生阅读障碍,需要新能量新方案

 

最近,美国《高等教育纪事》做了一次小范围调查,要求读者分享其所教学生的阅读经验,并探讨有关阅读理解力下降的原因。对此,超过50人作出了回应。他们还采访了几位大学教授,并与一些教学专家和研究人员进行了交谈。随后,该报专文探讨了大学生、大学教育与阅读的关系。

这样的问题不单存在于美国大学,也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高校共同面临的难题。如何找到解决之道,值得关注。

大学生的阅读障碍

根据调查,很多美国高校教师都在讨论学生的阅读问题。稍作总结,会发现这些调查来自两个方面。

在学生方面,教师发现他们在学习中大致有如下阅读障碍——

一是学生在阅读耐力和词汇量方面遇到困难,阅读量明显下降;二是许多学生无法分析复杂或冗长的文本,有些因为阅读经验有限而无法理解论点与观点;三是学生的阅读兴趣下降,阅读时容易分心,更愿意阅读电子产品;四是学生写作能力下降,许多学生不愿做课外作业,认为没有什么意义,有些则是对自己的学术能力缺乏信心而回避做作业;五是由于阅读与写作的问题,导致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也出现问题,无法有理有据地阐述个人观点。

在教师方面,大家普遍认为教师布置的阅读材料明显减少。同时,教师为引起学生重视,只专注于最重要的阅读文本,以及学生感兴趣的阅读材料。此外,因为学生的心理期待值下降,教师布置的写作任务量也呈下降趋势。

教师们表示,学生们在进入大学时面临一系列令人震惊的挑战,包括支离破碎的知识、分散注意力的思维,以及他们愿意或能够做的事情受到更严格的限制。在此情况下,如果学生不做或不能做作业,作为教师,你会怎么做?

这样的问题,绝不仅仅限于人文和社会科学课程。

美国戴维森学院生物学副教授萨拉福娃就指出,18年前她开始教学时,新生大都能综合和总结某个主题的信息,并提取出一般原则。但现在她需要在课堂上花费大量时间让学生学习如何识别文本信息,如何将其整理在表格中,甚至连做笔记都需要给予学生一定的具体指导。

从教育的角度来看,如果教师只根据学生阅读兴趣以及现有阅读能力设计课程,那么,虽然学生可能会参与,但从教学效果上看,除了表面的积极参与和娱乐效果外,学生真正能得到什么?

阅读终结的原因何在

20多年来的各种调查显示,当下高校学生的阅读问题——不阅读或缺乏深度的浅阅读现状不容乐观,且呈现颓势。

200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1997年只有20%的学生正常进行课堂阅读,这一数字远远低于1981年的80%。

2013年的一项研究则发现,一年级大学生所撰写的研究论文,大多使用肤浅的资料来源,通常引用第一页或第二页并仅引用几句话。

美国得克萨斯大学负责学生成功和学术事务的高级副教务长乔妮卡·查尔顿表示,该校每年都会为新生准备得克萨斯州达标考试,以评估其阅读、写作和数学能力。2023年秋季学期,至少其中一项未达标的学生人数达到25%,而2019年这一数字为10%。

对于该现象产生的原因,大家众说纷纭。

有人认为,学生读写能力的下降源于高中的要求太低,学生成绩平平却能取得好成绩。有一些教授表示,学生在课程上投入时间的意愿下降,可能与一些中学处理家庭作业的方式有关。

也有人认为,当下学生有着忙碌的生活,上学已不是其首要任务。上学时,他们想确切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才能投入最少的时间与精力通过课程考核。学习时,很多学生都想要一个具体路线图,寻找最佳捷径达到目的,并认为这就是自己能付出的一切。

还有人将原因归咎于疫情期间,很多高校采取的“公平评分法”——或不做具体评分,只做通过与不通过、合格或不合格的判定;或将最低成绩设置为50%分值(比如,即使学生未提交作业,教师也必须给学生50%的家庭作业分值,且不能给任何人低于C的分数),并取消对上课迟到、作业迟交等的处罚。

有教师曾对此提出过异议,更有批评者认为这种做法似乎在向学生传达一些信息——截止日期不重要,作业做得不好没关系,你是否努力也不重要。有研究机构认为这样的做法“降低了学术标准,并可能对其倡导者声称要推进的教育公平造成长期损害”。

也有学生认为,更多线上教学让自己的学习动力不足,做作业和考试时也会作弊。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二年级学生查韦斯说,疫情时他正在读高中,每当课程改为在线时,自己的学习动力就会下降。他还表示,进入大学后他感到“与同学交谈、与大学联系以及在课程中找到意义变得困难”。

还有人将责任归咎于学生家长,认为父母没有给孩子提供足够多的书,也没有让其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还有人认为,大学教师也要承担责任。一方面,有不少教师告诉学生,他们需要知道的一切内容都已展示在PPT上,且在课堂上从不提及相关阅读材料;另一方面,不少教科书,以及相应读物很乏味,学生们未接受过这方面的材料测试,这可能加剧学生对阅读的反感。

新问题需要新的解决方案

除了上述具体原因外,还有不少研究机构与学者通过对时代的考察、对社会问题的研究,来探究相关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心理健康中心长期跟踪在校学生。他们的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学生内心焦虑和社交焦虑的比例一直在稳步上升。这对大学生的读写能力、社交能力产生了巨大影响。

该中心执行董事斯科菲尔德指出,社交媒体可能会鼓励学生不断将自己与屏幕上看到的人进行比较,因此患有社交焦虑症的学生越来越多。此外,学生都表示,担心人们可能不喜欢自己,并且在别人面前感到不自在。

美国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司法研究教授鲁宾通过对数十名大学生的深度访谈来探讨这个话题。他指出,大学生是一个矛盾、复杂且多样化的群体。一方面,他们意识到自己经常退缩在网络世界,另一方面,他们又批评自己这一代人懒惰或失去动力。他们既认为自己是进步的、积极的,又越来越怀疑自己能否影响变革。他们愤世嫉俗,又渴望存在的意义。

“他们总是在巨大的自豪感,以及绝望和失败感之间摇摆不定。”在解释大学生何以不来上课或做作业时,鲁宾认为一部分源于社交焦虑,一部分源于愤世嫉俗。

一些教师认为,大学教育正处在一个拐点,其未来发展方向并不清晰。大学是否会变得更像高中?教科书是否会被播客所取代?学生的思维、写作、阅读是否会变得更加碎片化,是否需要对课堂做进一步变革?这些问题尚待明确。

有教授则专注于教授学生基础阅读技能,将其纳入常规作业并提供阅读指南,以帮助学生学会提取关键思想,同时对学生所读的内容进行测验,让他们知道这很重要。美国斯普林菲尔德学院心理学教授兼校园教学中心负责人哈卡拉便通过小组合作和讨论,在学生中建设了阅读文化。他让学生在课堂上大声朗读,谈论阅读材料的目的和价值,教授一些策略。

也有学者提出,成功的关键是高校、教师与学生要建立更融洽的关系,让大学生参与有意义的讨论,同时保持高标准,让他们知道自己获得了应有的成绩。有高校开设了一门关于失败的课程,旨在帮助学生找到思考和面对问题的更好方法,而非更常见的回避策略。

事实上,当今大学生所面临的问题是一个未知的全新领域,教师不能依靠自己做学生时的经验来寻求解决方案。寻找未来的发展路径,需要新的能量、新的方案。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金星缺水的原因,找到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