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玲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4/4/17 14:08:49
选择字号:
“国优计划”人才培养:学术性与师范性如何融合

 

近日,复旦大学举行“国家优秀中小学教师培养计划”(以下简称“国优计划”)启动仪式,首批共录取73名有志从教的优秀学生。

“国优计划”启动于2023年,并确定了包括复旦大学在内的30所国内高校作为首批试点。当前,首批试点高校已全面开展“国优计划”研究生的培养工作。该计划旨在推动高水平高校为中小学培养研究生层次高素质教师,并要求入选计划的研究生在强化学科专业课程的同时,兼修教师教育模块课程,并提出“双研究生学位”制度。

这意味着培养“国优计划”研究生需要兼顾学术性与师范性,既要重视学科知识学习和学术训练,也要加强教师教育知识和能力培育。对于试点高校的人才培养而言,这无异于一项挑战。

架构学术性与师范性融合的桥梁

从目前试点高校公布的计划实施方案看,各高校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推进人才培养的学术性与师范性融合。

一是开展联合培养。高校通过内部院系合作、高校同盟以及建立实践基地的方式开展联合培养,希望整合各方资源,发挥教育教学合力。

例如,天津大学、中南大学等高校将研究生分配到数学、物理、教育学等不同院系培养,整合校内的优势学科和教师教育资源;西安交通大学、吉林大学则选择分别与陕西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签署联合培养协议,在依托自身学科发展优势的同时,借力师范大学的教师教育资源。

除此之外,在优质中小学建立教育实践基地也是各高校的共同选择。学生到优质中小学进行教育实践,并获得一线名师的实践指导。

二是构建融合型课程体系。各高校结合自身学科优势,努力构建融合专业知识、教育理论、科学研究和教育实践的融合型课程体系,从教学内容上推动人才培养的学术性与师范性融合。

比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利用学校人工智能的学科优势,开设教育场景中的人工智能技术相关课程,将学科专业知识融入教育理论课程;东北师范大学构建了基于“融合的教师教育”理念的课程体系,组成公共基础课程、教师教育课程和学科专业课程三大模块,致力于学科与教育、理论与实践的深度融合。

三是实施多导师制。“国优计划”提出,全面落实高校教师与中小学教师共同指导教育实践的“双导师制”。各高校在此基础上进一步细化,实行了“三导师制”“四导师制”等多导师制度,通过组合优秀的学科教育和教师教育导师,从教师队伍上推进学术性与师范性融合。

例如,上海交通大学提出了“三导师制”,成立了由教育学导师、学科导师和实践导师组成的导师团队。东北师范大学则实行了“四导师制”,除学科专业导师和教育学导师外,学科教学论导师和中小学导师也被纳入其中。

学术性与师范性融合的现实问题

尽管各试点高校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和探索,力求在“国优计划”研究生培养中融合学术性与师范性,但在实践中仍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教育实践课程的重要性凸显不够。“国优计划”研究生的学科基础毋庸置疑,但他们能否将这些知识有效地加工并传授给学生,需要在教育教学实践中予以锻炼和检验。

“国优计划”要求研究生完成不少于8学分的教育实践课程。8学分本应是实践培养的底线要求,却成为多所试点高校的实践课程目标。除此之外,教育实践的模式多样,如何考核和评价实践效果需要进一步明确和细化。

其次,多导师指导合力难保障。尽管各高校提出了“二导师制”“三导师制”“四导师制”,但各导师的筛选标准、职责权限、指导方式、合作模式等并未明确。而且,各导师通常隶属于不同的单位或部门,彼此间容易缺乏沟通和交流。这极易造成指导主体不明晰、指导内容重叠、意见反馈不及时等问题,在降低导师指导积极性的同时,可能导致“多导师”变成“无导师”现象。

最后,学科教育与教师教育的学习难平衡。学术研究要求研究生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此基础上增加教师教育学习的任务,容易造成研究生无法兼顾学术研究和教师教育学习,或长期处于时间和精力不足的状态。

特别是对于二次遴选方式选拔的研究生,他们无法像推免生一样在大四学年提前学习教师教育的部分知识,必将面临更大的学习压力。

多措并举促进学术性与师范性融合

针对以上现实问题,高校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促进学术性与师范性的融合。

首先,强化师范教育的实践性。一方面,要建立实践导向的教师教育评价标准。除了完成规定的课程学分和学位论文外,应该将“上好一节课”作为“国优计划”研究生获得教育硕士学位的基本要求,着重考察学生的课堂教学实践能力和效果,避免学生成为理论上的巨人、实践中的矮子。

另一方面,要设计合理的实践教育模式。建立见习、实习、研习一体的实践模式,引导学生在实践中多与一线教师交流,学习新的教育理念和方法,创新教育教学方式,主动发现问题、研究问题和反思问题。

其次,提升导师团队的协同性。在导师团队的设置上,除了考虑专业能力和学科搭配外,还应识别教师的责任心和指导热情,要求导师能指导且乐于指导。

在此基础上,应明确各导师职责范围,安排第一导师负责整体沟通协调,加强过程指导和管理,做到既各司其职又团结合作。此外,高校应搭建交流合作的平台和载体。比如,吸收中小学名师到大学兼职,安排学科教育导师到中小学实践,鼓励导师团队在课题研究、学科竞赛等方面展开合作等。

最后,增强教育管理的灵活性。高校需要设计灵活的教育管理制度和政策,帮助研究生平衡好学术研究和教师教育学习。

在这方面,一是要灵活开展教学。开设寒暑假小学期课程,采取线上、线下结合授课的方式,满足学生学习需求。二是实行本研学分互认。学生在本科阶段已经修习并通过的课程,在研究生阶段可以予以免修。三是设置弹性学制。允许二次遴选选拔的研究生根据双学位要求,自主选择适宜的学习进度和路径。四是引入动态分流机制。注重过程性评价,允许无法胜任双学位学习任务、教师职业意志淡薄的学生退出计划,并吸收学科基础扎实、乐教适教的研究生。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教育学院)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