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成杰 罗雨璇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4/3/10 7:27:50
选择字号:
专访北大教授张颐武:直播带来文化传播和发展的双赢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加速应用,短视频平台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风口。直播行业从1.0时代向前迈进,文化直播广受推崇,助力了直播模式的新变革,“有文化”的直播生态正在积极构建。

与此同时,一种剧集少、时长短、情节紧凑,综合了网络剧的灵活性和短视频的移动碎片化的网络视听样态——微短剧,也正蓬勃发展。2023年,火爆出圈的《逃离大英博物馆》和《二十九》都在展示着当前网络微短剧在内容上不同的创新路径,展现出微短剧未来发展的极大潜力。

但由于短视频平台的准入门槛低,其内容创作一直呈现出非专业的特征,也因此在快速发展中出现了同质化、低俗化的内容,对其进行专业化创新化引导和规范化管理势在必行。

在这波热潮中,不少文化事业单位也参与到了直播中来。直播打赏提升文化文艺工作者个人、单位的市场化收入,改善了其依赖财政投入的经营发展局面。据中新网此前报道,去年4月,盘锦艺术团开始尝试直播。他们的团播汇集了民族唱法、流行唱法、美声唱法,首次直播高峰时一千人在线观看。目前,一些月工资在3000元左右的演员,通过直播可以获得过万元的打赏收入。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话了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张颐武肯定了网络直播和微短剧对促进文化事业发展的积极意义。但也指出,现阶段的网络业态在发展中也暴露了诸多问题,尤其是处在萌芽阶段的微短剧领域,更需要加强规范和引导。

他表示,接下来相关部门应加大对于微短剧发展的支持和引导,进一步完善相关管理机制,加强监管,对微短剧的企业、人才和平台等相关方提供更多的支持。对于微短剧的国际化发展,要提供更多的便利政策。

  ?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  受访者 供图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张颐武的对话:

直播业态的发展带来文化传播和文化发展的双赢

澎湃新闻:有人说,直播打赏是当前文艺生活中的“新门票”,体现出大众对文化文艺工作者的鼓励和认可,是一种更加符合大众“先观赏后付费”消费习惯的消费模式。您怎么看待?

张颐武:现在直播已成为大众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大量优质的内容通过直播扩大了影响范围。很多优秀的演员、非遗传承人、专业人士等都参与到直播活动中,和观众进行有效互动,进而传播文化,让全社会都可以感受文化的魅力,体验丰富的文化生活。

直播打赏真的就像所谓的“新门票”,看一场演出或是参观一个博物馆,都需要有门票才能进去。直播间也是同样的道理,观众对主播的才艺和能力都高度认可的时候,就愿意通过打赏的方式进行鼓励和感谢。

实际上,打赏对主播和观众来说是双赢的,是一种良性的互动。对于观众,收获了知识和审美愉悦,能从中获得很有意义的东西。同时,对主播来说,也是非常好的鼓励,是有效推动优质文化内容传播的路径和方式。

澎湃新闻:文化事业单位的直播实践案例表明,直播打赏提升文化文艺工作者个人、单位的市场化收入,改善了其依赖财政投入的经营发展局面。您如何看待个人和单位利用直播进行赢利的模式?

张颐武:目前很多的文化事业单位主要还是依靠政府财政支持,但支持毕竟是有限的,许多具有地方性特色的地市级剧团、博物馆、文化馆,不一定能够得到充分的支持。

文化事业单位想提升和改善环境条件,更好地为公众服务,还是会存在资金缺口,通过直播获得收入是一种积极的形态,可以帮助文化事业单位内部的演职人员增加演出活动的机会。

当剧团的演出只局限在本地时,面向的观众也是有限的,很难被全国的观众看到。而这些剧院往往有很多优秀的演职人员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这样优质的文化资源,需要有更大的平台。现在的互联网直播平台都已经非常成熟,拥有规范的运作,打赏机制规则也相对合理。

观众的打赏既是对演职人员的鼓励,也能增加地方剧院、博物馆、文化馆等的收益。文化事业单位为公众服务也是需要收益的,有收益才能够有良性互动,直播增加的额外收入,对文化事业单位的可持续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支撑,能推动文化活动可持续地进行下去。

同时,直播还有利于活跃文化市场,让其保持生机、活力,让演职人员乃至整个院团都能找到良性发展的路径和渠道。

澎湃新闻:开通打赏渠道获得的是受众层面的支持,但要实现直播、短视频等数字化媒介对文化事业和产业的有效赋能,还需要政策方面的推动。您有哪些具体的建议?

张颐武:当前,数字变革对社会生活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比如直播、短视频这种新形态,对整个实体经济的产业链和供应链都有深远的影响,尤其是通过带货直播销售文创产品,不仅会引起实体经济的深刻变化,也会对文化创意产业和文化事业产生积极影响。

如果谈具体的推动措施的话,我认为可以从以下这些方面着手:一方面是建议文化事业单位探索包含直播多元化模式,更好地服务社会。比如积极开展个人、团体直播、直播PK等形式。

同时,建议文化事业单位将直播实践纳入人才培养与考核体系,通过直播考核筛选出一批直播人才组建传播矩阵,通过线下演出、讲解活动等形式,吸引KOL线上粉丝前往线下进行文化消费。

另外,建议文化事业单位、政府、互联网平台等各方共同打造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直播品牌,促进文化与旅游产业的融合发展。

澎湃新闻:作为知识的生产者,大学教授是否应该积极参与到直播活动中传播知识?您觉得如果其在直播时开通“打赏”是否合适?知识传播的背后是否存在知识逻辑和流量逻辑的冲突?

张颐武:大学老师作为社会的一分子,需要完成培养学生、开展科研、社会服务的工作。但现在也有很多专业人士和大学老师进入到直播行业中,和观众进行互动,分享专业知识和科技前沿。

对于打赏,有一些人是排斥的。虽然,我们鼓励公益的奉献,但我觉得接受打赏也是正常的,就像普通的门票和薪酬,是正常的劳务收入。只要是依法依规进行直播,就不会有什么消极影响。

大学老师有自己的专长,熟悉专业领域的知识,可以深入浅出地向观众输出,这也是文化普及和科学普及的形式,是有效的知识传播途径,有利于社会知识水平的整体提升。

微短剧行业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发展潜力

澎湃新闻:一种文化潮流的兴起实际上是社会上某种共同情感的产物,对应着这一时代的人们的情感结构。您怎么看待当前微短剧火爆的现象?其背后折射出我们这个时代什么样的一种情感需求?

张颐武:当前的微短剧,在两个方向有大的发展。一方面在国内非常活跃,中国电影去年的整体票房500多亿,而微短剧领域的投入已经达到400亿,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另外在国际市场上也非常火爆,成为全球的一个新热点。

其实我们可以发现,微短剧就是利用近1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所提供的题材和创意,这些题材创意不仅仅在中国有很好的反响,在全球,包括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都得到了广泛的欢迎。这表明它的成功不是偶然的,其中有社会心理因素、技术发展因素,也有数字化变革带来的新生机及其创造出的新形态、新形式。像我们经常讲的爽剧、土味,实际上都是很接地气的,紧紧抓住了当代年轻人心理。

并且微短剧通过竖屏这种新形态进行传播,适应了市场的需求,增强自身生命力的同时也吸纳了更广泛的受众群体。

澎湃新闻:今年春节档电影和春节档短剧的创收分别是80亿和8亿,虽然单从数字来看,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比起电影、传统电视剧动辄几亿、十几亿的投入,短剧显然具有更高的性价比。这样一个低投入、高产出的产业自然吸引大量资本的关注。您认为资本的涌入会给微短剧的发展造成什么影响?微短剧会不会挤占甚至取代传统电视剧的位置?

张颐武: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证明微短剧非常有活力、生命力。其较强的灵活性也决定了它的文化创意的资源活力很强,所以吸引了大量新的资本涌入,是一个潜力无限的产业。

但它的增长幅度很快,不像电影那样相对稳定,过多的资本涌入会造成混乱、无序的状态,同质化的现象就会越来越严重,版权和知识产权都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对于资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因为不是良性、有序的市场那就面临很大的亏损风险。

当然,我们相关的部门也注意到了这些方面,一些相关的行业规定在陆续出台,集中整治也在进行,为的就是让市场保持活跃度的同时,还能更规范地发展。与此同时,互联网平台也要加大对优质内容和创作主体的扶持,周星驰等著名导演、影视公司都与抖音等平台开启精细化短剧创作的合作,这种现象有助于微短剧行业稳健发展。

微短剧的快速成长,肯定会给未来的影视行业带来根本性的变化。可以看到,已经有相当多的影视从业人员开始重视微短视频,国内外都有许多专业演员开始投身微短剧领域。这些都证明了这一领域是生机勃勃且充满吸引力的,其未来的发展图景值得期待。

摆脱现实困境,实现微短剧持续健康发展

澎湃新闻:目前市场上的微短剧题材主要还是以“玛丽苏”剧情、爽文剧情以及土味剧情为主,虽然有更多创作者的加入,微短剧正在朝着更合理的剧本、更精良的制作上发展,但整体来看仍然处于小众亚文化的范畴。您认为微短剧怎样才能找到创新的路径,真正产出具有现实意义的内容呢?

张颐武:目前来看,微短剧最受诟病的就是品质,个别的作品甚至价值观都不一定正确。所以大家都期待能对其进行正面引导,设立相应的监管机制,建立合理的评奖体系。

整体上,微短剧处于上升发展的阶段。比如,在今年春节期间有部分微短剧已经开始出圈,产生了很好的反响,成为整个社会讨论的焦点。但同质化问题确实比较严重,导致了受众的审美厌倦。现在有很多微短剧已经不能很好地获得市场回应了,短剧的质量亟待提升。其实传统电视剧行业也经历过类似阶段,但现在也有许多优质电视剧涌现,创作和拍摄水准都比较高。

此外,我们可以举办微短剧的展映活动,充分利用好国内微短剧创作的热潮,发扬其本土化的内核。

澎湃新闻:今年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先后发布、召开了“跟着微短剧去旅行”的创作计划以及“2024新春档精品微短剧推介会”。你认为这样的举措对微短剧的发展有何助力?未来,还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持续推进微短剧的健康发展?

张颐武:这些活动都是非常好的,是促进短剧和文旅的深度融合的探索实践,利用短剧讲故事的优势宣传地方特色,在促进文旅发展方面具有重要意义。

下一步,针对微短剧的健康发展我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建议:一是加大对于微短剧发展的支持和引导。相关行业管理部门加大对于微短剧的支持,建立微短剧的评优评选的机制,如设立专门的微短剧的奖项,举办微短剧的较高规格的评奖,奖励优秀作品。

二是进一步完善相关管理机制,加强监管。可建立专门的机构,促进相关的行业协会的建立,健全管理的长效机制。通过强化监管与行业自律的不断提升,健全关于产业等方面的管理机制。

三是关注微短剧的创作机制,给微短剧的企业、人才和平台等相关方提供更多的支持。如强化培训,对于微短剧的相关从业者进行培训,鼓励微短剧方面的人才的发挥。

四是加大对于微短剧出海和国际化的激励,对于微短剧的出海提供更多的支持。

希望政府部门、平台、公众,都可以共同关注和督促微短剧的健康发展,期待其在未来有更加出彩的表现。

(原标题:热解读|专访北大教授张颐武:直播带来文化传播和发展的双赢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野外回归的墨脱百合在原生地首次开花 科学家创有机小分子催化新纪录
科学家欲在脆弱冰川周围建屏障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