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北京大学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4/1/3 16:47:33
选择字号:
“不要把学生捆绑在成绩上”,北大展开试点改革

 

长期以来,绩点都是困扰莘莘学子的问题。在高强度的学业考核压力下,无数学生为了总成绩提高一两分而陷入不必要的内卷泥潭。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减轻学生们的负担,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展开试点改革,实行“等级制”的考核评定方式。

“很多同学会在考前刷往年题,平时还很热衷刺探大家的情况,生怕少刷一道题,抑或笔记又少记录几个字。” 

“为提高实验课绩点,我们会耗费很多精力充分讨论实验报告的排版、实验步骤,死抠每个小细节,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实验的原理和流程。” 

这是北大生命科学学院大部分本科生追逐绩点的现状。 

从2020级开始,生命科学学院在本院开设的专业核心课、专业选修课、实验和实践类课程的成绩评定中推荐采用等级制。

如何评级

学生的成绩评定采用5个等级:

A(85-100分)优秀

B(75-84.9分)良好

C(65-74.9分)合格

D(60-64.9分)基本合格

F(<60)不及格

成绩的综合评价用优秀率(A%,成绩为A的课程所占的比例)和优良率(AB%,成绩为A和B的课程所占的比例)替代GPA。

对于单门课程而言,则与以往相同,成绩优秀率不超过40%,不及格率不超过5%。

不要把学生捆绑在成绩上

生命科学学院的很多课程包含大量需要记忆的知识点,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学科进步,很多知识在不断地更新迭代,通过死记硬背和刷题得到的死知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学习弄清基本概念、基本原理,学会逻辑思维和批判思维,提高创新能力。

王世强 生命科学学院原副院长

竞争本身不是坏事,关键是卷得必要还是不必要。一门课程,如果能考到85分以上,我们认为从知识掌握上已经足够好了,没有必要再花很大的精力达到95分以上。生命科学学院对本科生实行等级制、放弃GPA的目的,是为了给同学们留出更多的时间去进行素质提升,比如听一些名家讲座,选修一些人文课程,参加科研实践和社会实践等等。

唐平 生命科学学院党委副书记

对北大生命科学学院的学生而言,除了本身庞杂的专业课外,还需要掌握大量的数理化和计算机相关知识,相比其他院系课程学分要求更高,并且大部分同学会选择较早地进入实验室学习。对GPA的追求更是让大家分身乏术,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再去参与社会实践,或者去听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课程。一味追求高绩点形成的内卷,也使得学生在选课和学习上的应对策略发生了改变。为了获得更高的得分,很多同学会在考前刷往年题;更有甚者会给教师写信,直接恳求给予更高的分数。

A同学:“确实,北京大学有很多非常重要、优质的教育资源,有著名的学者和科学家,更有人文学科的大师,每一位老师都有不同的思维方式和独特的学术造诣,过度追求高绩点的同学们被捆绑在考试分数的“战车”上,思想会变得僵化。这样下去,会背离综合素质培养的初衷,挤占了同学们课外学习、科研实践和个人发展的时间。”

图片

生科学生在实验课上

在一次教学座谈会中,很多学院都提到了本科生对绩点的过分追求会影响到综合素质提升的问题。由于生命科学学院学业负担尤为突出,龚旗煌校长特别支持生命科学学院来做试点,试行等级制成绩评定,缓解绩点内卷,为优化本科教育体系探索可行的方案。 在实行等级制前,生命科学学院对同学们组织了2次问卷调研,同学们对这种评价机制的支持度达到了88%,远远超出了老师们最初的预期。

疫情为生命科学学院实行等级制提供了一个过渡契机。疫情期间,很多课程的授课形式发生了改变,学校提倡采用灵活的评价方式,比如采用PF制(pass/fail,即二级制,只得到基础学分,不参加绩点计算)等。北大生命科学学院取消绩点的改革措施在2022年的春天拉开帷幕,生命科学学院很多老师开始实行等级制,这种“粗线条评价成绩”的方式给疫情期间考试评价提供了便利。2022年春季学期,生命科学学院共计有12门课程申请参与试行等级制成绩评定;2022年秋季学期,又有16门课程申请参与试行。

生命科学学院实验教学中心主任贺新强:我在植物生物学实验课程上会和同学们再三强调,不允许照抄教材里已有的原理和方法、不允许修改或课后补充实验记录。为了装饰成“高分报告”,将教材里的植物结构甚至细胞都完美地绘制出来的“讨巧”报告我都会给很低的分数。

A同学:实验没有标准答案。

贺新强:是的,同学们能有这样的思想转变,那我们的改革就在成功的路上了,我们希望看到你们在实验之中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如果只是照着教材和讲义去模仿,那不是你自己的理解。不要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去做“表面文章”,这些时间可以用来观察和思考。

B同学:从小学到大学,一两分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我们的头脑中还是有考试“秘籍”和刷题“套路”。

王世强:如果一个学生长期习惯于刷题和寻找“通关秘籍”,就会不习惯发现问题与分析问题,不习惯解决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A同学:我们学院有近40门课程,包括几乎所有的主干课程开始实行等级制评价,尤其是实验课,我们不需要为了卷成绩,把已经掌握的实验,在实验报告上进行一些细节的雕琢。能够留出更多的精力去放飞兴趣,或探索未知。

粗线条评价成绩,“等级制的安全着陆”

图片

北大生命科学学院与企业开展实地交流活动

回归初心,回归梦想的尝试

A同学:大家对等级制还是需要逐渐接纳的过程。

王世强:我们现在的绩点是二十多年前启用的,逐渐积累了一些问题。取消绩点,采用等级制成绩评定的做法并非我们生命科学学院的首创。北大早年曾实行过5分制,当时学生的整体素质也是很高的。2015年,清华大学等高校就开始尝试使用等级制,后续也进行了调整。国内很多大学,包括北大研究生成绩,已经采用等级制了,我们更多要做的是引导同学们正确看待新的评价机制,也认真倾听不同的声音。

B同学:同学之间不知道彼此的分数,达到成绩优良之后,身边的同学会选择出去实习、做科研、去社团练习舞蹈……大家好像越来越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图片

生科学生协助标本馆老师准备蓝晒材料

等级制无疑是生命科学学院淡化排名,回归素质教育的一次尝试,引导学生将视野放长远,着眼于未来生涯发展和社会定位。 

淡化排名、引导兴趣、提升素质、适应未来是生命科学学院试行等级制、淡化排名的初衷。“从小学到高中,同学们对成绩是非常在意和敏感的,导致大家在大学也会‘卷’成绩,认为高绩点对自己接下来的研究生申请或者出国留学会有很大的帮助。他们会花费很多的时间在提高自己的考试成绩上,但我认为这不是北大学生该有的状态,这其实是走偏了的一种状态。”王世强教授说,“我们的初衷是想让大家不要对这些分数过于斤斤计较,追求蝇头小利,也不因为学分权重不同而区别自己的学习态度。北京大学培养的学生要有广阔的胸怀和远大的理想。希望这次等级制的尝试,能够促进每位同学在北大更好地放飞梦想。”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研究阐述钙钛矿量子点最新进展 7月福利!科学网APP论文&基金最新活动
让屋顶变白是保持城市凉爽的最好方法 他们心里有一盘棋:“精准设计”水稻种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