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秋月 田瑞颖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9/6 20:36:53
选择字号:
博士指控前导师霸凌和抄袭:曾要求一周工作7天

 

据《撤稿观察》报道,近日,世界著名环境学家、美国杜克大学教授Stuart L. Pimm被一名前博士生指控论文抄袭及学术欺凌。

爆料者Ruben Dario Palacio于2016年进入Pimm实验室读博士,自称因项目进度等问题多次遭Pimm的解雇威胁,最终不堪忍受“学术欺凌”更换了实验室。

离组3个月后,Palacio将在组内开展的研究以预印本形式公布,次年10月正式见刊于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s。不到一个月,Pimm团队也在PLOS ONE上发表了一篇论文。

Palacio认为两篇论文非常相似,但自己的名字却没有出现在Pimm团队论文的引用文献中。“这是剽窃。”他称此举是Pimm对他离开实验室的惩罚和报复。

Pimm否认这些指控,并称“毫无根据”,“Palacio声称实验室人员和许多合著者10多年来的想法都是他的,显然太可笑了”。而杜克大学的内部调查也没有发现Pimm存在骚扰和研究不当的行为。

Stuart L. Pimm

Ruben Dario Palacio

愉快的“牵手”

Pimm是杜克大学尼古拉斯环境学院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士,也是当今研究物种灭绝及其预防措施的领军学者,现已发表300多篇论文,是被引用次数最多的环境科学家之一。他曾获泰勒环境成就奖等诸多荣誉。
Pimm与Palacio的师生缘,缔结于2015年。
据Palacio回忆,那是从哥伦比亚伊瑟丝大学取得生物学学士的第二年,他在一场学术会议的实地考察中担任向导,结识了受邀嘉宾Pimm。两人交流多日后,Pimm建议他来自己的实验室读博士。
2016年,Palacio在拿到富布赖特奖学金后加入杜克大学Pimm的实验室。他曾在社交媒体上说:“我很高兴能成为他的学生。”
据《撤稿观察》称,Palacio进组后跟着Pimm开展一个绘制鸟类分布图的项目,旨在帮助美国鸟类保护协会在厄瓜多尔开展保护工作。
或许正是这项研究,让两人关系逐渐恶化。
Palacio称,Pimm当时希望使用自己在2008年发布的一种被称为“a geospatial workflow”的方法,本质上是通过一系列步骤来找到一个物种生活在哪里。
但Palacio并不满意Pimm的方法,他认为这个方法过于依赖专家绘制的地图,并被其他科学家所诟病。Palacio建议通过创建一个基于鸟类观测数据的新工作流程来改进研究。
Palacio称,说服“非常自我”的Pimm需要很多技巧,这花费了很多时间。新方法的介入使得项目进度落后于原计划,而这种“延误”让两人关系日趋紧张。
Palacio在2019年10月的一封邮件中向学校博士生助理主任提到,自己对Pimm施加的压力感到“非常焦虑和紧张”。
Palacio告诉《撤稿观察》,有一天他受Pimm邀请在学校共进午餐,在前往的路上,Pimm说他永远也拿不到杜克大学的博士学位,“你还不够努力。你需要每天工作16到18个小时才行”。
坐下来吃饭时,Palacio更是感到无法吞咽。他回忆说,Pimm当时对自己说:“记住,只要我给富布赖特发一封邮件,我就可以终止你的奖学金。”
Palacio说,2020年1月5日,Pimm在听他描述了正在承受的巨大压力后发了一封邮件。Pimm在邮件中给出了4条建议:一是完全退出小组,二是另寻一位导师,三是5月份以硕士学位身份毕业,四是继续留在实验室工作。
彼此的Palacio已进组3年多,Pimm表示非常倾向于让Palacio留下来工作,但结合经验和Palacio此前的工作状态等,尤其是其所打的“健康牌”后,他认为Palacio不太可能继续留下,“杜克大学禁止我给你施加压力。如果你想留在我的组内,就必须明确表示,我对你的期望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Palacio补充说,Pimm还在邮件中说,为了赶上原计划进度,“你可能需要很长的日子,至少在接下来的三周内每周要工作7天”。


Pimm在接受《撤稿观察》采访时表示自己拒绝“对Palacio发表具体评论”,但强调说:“我个人无权决定学生在杜克大学的去留或奖学金的有无。”
Pimm还补充说:“我觉得Palacio的研究质量欠佳。”

不愉快的“分手”

与Pimm共进那场艰难的午餐后,Palacio决定更换实验室。
2020年1月7日,就在Pimm发送了上述4条建议的邮件后的第3天,Palacio以讨论项目进展为由见了Pimm,并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录音,而后将录音作为欺凌学生的证据提交给了杜克大学。
为了支持自己的指控,Palacio与《撤稿观察》分享了几封电子邮件,以及那段“分手”前的秘密谈话录音。
报道称,Pimm在录音中说Palacio的文章糟糕得一塌糊涂,并抱怨工作进度落后了两个月。Pimm还多次威胁Palacio说,如果后者无法及时提供该项目的一些最新进展,将被赶出实验室。
对于威胁的说法,Pimm并不认同,“在美国,教授劝退学生是正常的事情,不是个例,谈不上威胁”。
报道还称,当Palacio告知Pimm他已经找到一名新导师之后,Pimm说如果他在几天内转交项目最新成果,便答应给他在后续论文中“高级作者身份”,并表示如果不这样做,团队可以在几天内重新创造这些成果并发表,且与Palacio无关。
Pimm希望Palacio思考清楚如何决定,如果按照他可接受的速度推进这项工作,将继续让Palacio主导。否则,Palacio只能选择新的研究选题。
Palacio称,这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时期之一,他担心能否拿到博士学位。
最终,Palacio 离开了Pimm的实验室,加入杜克大学尼古拉斯环境学院教授James S. Clark团队。

2020年4月,在离开原实验室3个月后,Palacio以预印本的形式公布了那篇介入新方法的研究:《A data-driven geospatial workflow to map species distributions for conservation assessments》,2021年10月,文章正式发表于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s。



3周后,Pimm团队在PLOS ONE上发表了题为《Batch-produced, GIS-informed range maps for birds based on provenanced, crowd-sourced data inform conservation assessments》的论文。

“研究内容与我的工作非常相似,但我没有被引用,这就是抄袭。”Palacio在社交媒体上说。
值得注意的是,Palacio发表的论文有4位作者,他是第一作者兼通讯作者,其他3位均与杜克大学无关,Pimm也不在其中。而Pimm发表的论文共有16位作者,除了Pimm和实验室的另外2人,剩下的13位均来自其他单位。
Palacio 告诉《撤稿观察》,他的所有电子邮件非常详细地展示了自己是如何想到新方法、新方法有哪些优势,以及Pimm如何从反对到被说服的过程。


Palacio还展示了他与Pimm所发论文中的一名合作者交流的截图。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合作者说,当知道他发了预印本时,就已经提醒大家注意,但Pimm说,两项研究使用的方法不同,仍然可以继续进行,“我当时并不知道你离开了他的团队,也不知道这是你的项目,你却被排除在外”。
“Palacio对我们的论文没有任何贡献。”面对抄袭指控,Pimm所发论文的第一作者 、Pimm实验室的研究员Ryan Huang指出,两篇论文内容并不相同,Palacio拿出的所谓相似性证据,只是过去大家在一起讨论时分享的观点。
此外,Huang表示,虽然知道Palacio发了预印本,但从未读过,“我不想让其他交叉研究影响我的想法,但我也告诉Palacio,我们不会引用预印本,因为它没有经过同行评审”。


的确,Palacio在论文致谢中感谢了Pimm和Huang在“a geospatial workflow”的初始开发阶段提出的建议。但他坚称新方法是自己创造的,并认为那篇预印本创造了“科学先例”,理应被引用。

“分手”后的“是非”

对于Pimm的行为,Palacio在接受《撤稿观察》采访时说,此前未曾有人敢作出离开实验室的决定,“他想报复我”。
Palacio向杜克大学投诉了Pimm的不当行为。Pimm认为Palacio的指控“毫无根据”,并表示杜克大学的内部调查已经洗清了关于他的骚扰指控,也没有发现他的研究不当行为。
Palacio称学校虽然调查了此事,却不会分享调查结果。但学校发给Palacio的一封调查邮件曾提到,Pimm和Huang于4月在PLOS ONE那篇论文的“读者评论”区有过发言。


这条标题为《相似的工作》评论中提到:“作为文章作者,我们想通知读者和研究社区,有一篇和本文密切相关的文章在我们之前已经发表。”该评论还提供了论文的预印本链接,这正是Palacio在半个多月前所发的论文。
但这条评论后来却消失了,Palacio已经要求PLOS ONE撤回Pimm的这篇论文,该杂志表示将调查该指控。
对于具体案件,出版社的发言人表示拒绝发表观点,但也指出:原则上,评论可用于告知读者PLOS文章中未引用的相关工作。评论是否适合此目的取决于特定案例的细节,例如相对出版日期、相关工作与PLOS出版物的关系,以及相关工作是否引入了需要通过不同方式解决的编辑或道德问题。
至于评论为何消失,该发言人回应称:根据PLOS记录,由于评论系统的技术问题,评论似乎系被错误删除。
如今,距离两篇“打架”的论文正式发表已有近1年之久,随着近日Palacio在社交媒体上的爆料,不少网友对Pimm此举持批评态度。但也有网友认为,Palacio刚加入其他组,就发表了在Pimm组内做了4年左右的论文,但论文中却没有前导师或有不妥。
目前,杜克大学的内部调查表明,Pimm不存在骚扰和研究不当的行为,PLOS ONE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
据悉,2022年,Palacio在Clark的实验室完成了博士学位,现已回到哥伦比亚,领导非营利保护组织Fundación Ecotonos,从事热带安第斯山脉和关键生物多样性区 (KBA) 圣安东尼奥云雾林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他认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幸福的结局。”
参考资料: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23/08/21/exclusive-world-renowned-biologist-accused-of-bullying-student-stealing-his-work/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4818338/#full-view-affiliation-1
http://www.oir.pku.edu.cn/info/1069/2917.htm
https://twitter.com/rdpalacio/status/1684955038156832769
https://nicholas.duke.edu/people/faculty/pimm
https://rdpalacio.co/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111/ddi.13424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另辟蹊径开发“水稻癌症”新型杀菌剂 高稳定太赫兹半导体双光梳研究获新突破
读论文查基金,助你2024申基成功! 粉色饭来了,它是肉还是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